软藤子缠死硬树,你总有一天发不起誓言

李后主2018-12-15 07:21:45


这是李后主的第194篇原创


1

 

我经常在学校过早的时候陷入选择的厌烦中。

 

能选择什么呢?包子——豆沙包、腌菜包、鲜肉包,稀饭,热干面。每天不是一个包子+一碗稀饭,就是一碗热干面。

 

每天一睁眼,就知道自己今天吃什么?就知道热干面和包子等着自己,嗯,可能还有一碗稀饭。它们是什么味道,不用吃我就已经知道了。

 

这些包子、稀饭、热干面,既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难吃。要是好吃,可以让味蕾感到愉悦,有那么片刻的满足感;要是难吃,可以让人狠下心来拒绝,会让人产生跟它一刀两断的念头。这不好不坏,不上不下,才是最让人无奈的。

 

温水煮青蛙,钝刀子杀人,吃学校的早餐,其实都是一回事。

 

曾经有一个新来的小姑娘,在吃包子的时候,吃出了一颗老鼠屎——也许是两颗,另一颗说不定已经到了她肚子里,她勃然色变,当即扔了包子,在食堂立誓:从今以后,我某某再到学校过早不是人!

 

我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调侃她:你何必跟一颗老鼠屎过不去?只要你还在这个学校里,就免不了会吃包子,只要吃包子,就免不了碰到老鼠屎。你应该这样看,老鼠屎是老鼠屎,包子是包子,你应该学会绕过老鼠屎吃包子,而不是发誓。

 

小姑娘不以为然,气得鼓鼓又呼呼,呼呼又鼓鼓,重申:不会有下次了!我,某某,以后,再到,食堂,过早,不是人!

 

后来,她果然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学校食堂出现过了。有时是提前到外面过早,有时是用面包饼干之类的应付,有时来不及过早,又没东西吃,就干脆挨饿。

 

有骨气吧?

 

可最近,我又在食堂碰到了她。她挺着个大肚子,一只手按着盆骨的那个位置,走起路来一拖一拐;另一只手拎着两个包子。

 

她已不是新来的小姑娘了,马上要升级为妈妈。已经学会了跟老鼠屎和解:1、尽量不跟老鼠屎生气;2、生气归生气,包子照样吃。

 

也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她学会了绕过老鼠屎吃包子。

 

2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身边的人,都慢慢变成了不肯发誓的人,或发不起誓言的人。

 

有一个兄弟A,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摸到我家里来,一脸的悲愤,说要跟他老婆离婚。

 

这样的事,肯定不宜在家里细谈。我和A出去,找了一个吃宵夜的地方,一边吃龙虾喝啤酒,一边听他讲自己的故事。

 

老婆和他吵了架,跑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电话不接,只跟他时断时续地保持短信联系,短信的内容主要就是两字:离婚。

 

A把那些短信一条条翻给我看。他老婆明显是受了韩剧感情戏的影响,短信的字里行间散发着一股肥皂剧的味儿,如:某某,我跟你是注定不会幸福的!你除了性,还能给我什么?一辈子很长,余生,我们不必把时间浪费到彼此身上,趁年轻,放爱一条生路吧。

 

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坚决主张A离婚的,这次也不例外。他找了个糟糕的老婆,过上了糟糕的日子,身边的朋友都知道。那天,我们喝酒到深夜,我对他说:离吧!她都在逼你离了,难得的天时地利人和,再不趁热打铁赶快离那就太窝囊了!

 

A走的时候一脸的决绝:离,这次一定离,不会有下次了!

 

后来,A的老婆回来了,他不再提离婚的事了。日子照样将就过,有时吵架,有时冷战,有时也提离婚,但日子照样在那么过。

 

前几天,另一个弟兄B晚上给我打来电话,说A的日子又过不下去了,A的老婆在朋友圈公然辱骂A的爸妈,A的妹妹见状出来迎战,和嫂子在朋友圈开撕。一时之间,朋友圈狼烟四起、一地鸡毛。

 

那位兄弟给我转来朋友圈的截图,果然,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语言。

 

我问B,你准备怎么办?B说,还能怎么办?A说日子过不下去了,要过来找我,我有什么办法?只能请他出去吃个宵夜。

 

我笑了,说:慢慢吃,慢慢喝。他的架是吵不完的,婚是离不了的,只有酒可以慢慢喝。

 

那天我屈指一算,距离A摸到我家来找我说要离婚那次,正好五年。

 

五年之后,他还在为同样的事烦恼,但不会再像当初那样,斩钉截铁地说要离婚,只会唉声叹气。

 

3

 

我们老家有句老话:软藤子缠死硬树。

 

这么多年来,我是一点一点看到A是如何被一个女人缠死的。从一个意气风发、敢想敢为的青年,变成一个意志消沉,失去了精、气、神的颓废中年。

 

我和A是多年的老友,和B也是,我们是一起玩到大的。当初A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我主张他离婚,B得知后,对我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家人!

 

再后来,A回到了老家,B也在老家。A的婚姻只要遇到问题,过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找B诉说;而A的老婆,也喜欢找B打电话投人(我们当地的方言,诉说对方的不是)。电话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

 

B饱受其苦,对我说:快点离,他们快点离算了,早点解脱,都好!

 

我和B都属于不喜欢打电话的人,平时没事一年到头通不了一两回电话。这些年来,只要B晚上给我打电话,多半都是因为A的事。

 

我们形成了一个怪圈:A和老婆吵架,心里苦,必向B诉说;B承受的心灵垃圾过多,心里苦,又向我诉说。我嘛,听这一地鸡毛的事听多了,心里烦躁,就一次性地批发出来,写篇东西发泄。

 

我一直想给A和B看一篇文章,鲁迅先生的《聪明人傻子和奴才》。

 

可惜A和B都不喜欢看书,推荐他们看也是白看。

 

据我多年的观察,还有生活给予我的经验是:

 

一个经常喊辞职的人,如果两年之内没有辞职,那他多半不会辞职了。

 

一个经常喊自杀的人,如果两年之内没有自杀,那他多半不会自杀了。

 

一个经常喊离婚的人,如果两年之内没有离婚,那他多半不会离婚了。

 

不管是辞职也好,自杀也好,离婚也好,都要勇气,习惯喊喊,找人诉苦的人不具备这种勇气。

 

对婚姻,我也有一点固执的看法,这点看法至今没有改变过。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过得好过得坏都由自己承担。夫妻之间争吵再激烈,也不应该攻击对方父母,所谓刑不上大夫,辱不及父母。

 

如果对方第一次辱及你父母,你就应该结束这种行为,不管用什么方式,不应该有下次。

 

如果对方辱及你父母时,你没制止,就不要怪对方下次用更为恶毒的语言辱及你的妹妹。

 

也不要怪下下次对方会夸张到发朋友圈公开辱骂你的家人。

 

因为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李后主

 

六月二十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