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这18件事,如今已经消失90%,就算重新投胎,也要在合肥做完!

指尖合肥2019-02-10 14:52:46


几天前与好友闲聊

好友突如其来的“回忆杀”

唤起了小薇脑海中的童年记忆



小薇恨不得重新投胎

再次回到30年前,回到更小的时候!



如果我能重新投胎,我想投回儿时,

这样在合肥我就可以尝到...


还记得小时候,

那些令你回味无穷的美食吗?

就是那种吃完后

你仍会情不自禁舔手指的美食


我一定会吃淮上酒家的庐阳汤包!


儿时的淮上酒家可是合肥家庭聚餐的首选地,一进门就会吵着让爸妈点庐阳汤包、肉合饼



虽然每次都会排队等好久,可丝毫不会影响对它的喜爱。



我一定会吃宁国路龙虾!


儿时龙虾界的招牌街仅此一处,一条街上都弥漫着诱人的龙虾味。



因为便宜、实惠,人气旺到桌子都摆到马路中间,连车子都无法进去。



我一定会吃不倒翁酒店!


儿时记忆里,大人们总会在宁国路打包份龙虾,带去不倒翁酒店聚餐。



因为其平价、口味好、装修环境精美,在当时合肥人心中地位不亚于现在的同庆楼,是当时合肥人好友、家庭聚餐的不二之选



我一定会吃肉联厂大三样!


那个年代合肥人记忆中最美味的本土特色:冰棍、速冻水饺、香肠,肉联厂里全都有。


全国第一份速冻水饺——“美食家”速冻水饺。



儿时解暑美味——江淮牌冰棍。



还有令人魂牵梦萦的鱼湖牌香肠。



我一定会小学门口,狂吃这些零食!


校门口的零食总是我们的最爱,比巴卜泡泡糖、大大卷,每颗泡泡糖要嚼到变硬才舍得吐掉。



五颜六色的冰袋;雪人造型的娃娃雪糕;神奇Q弹的绿舌头都是儿时的心头好。



“噼里啪啦”在舌尖上跳跃的跳跳糖;捂化了也舍不得吃的大白兔奶糖,都是儿时最珍贵的零食。



我一定会再去路口,炸一袋爆米花!


那时在合肥没有那么多花哨的零食,爆米花机是让合肥侠们又爱又怕的。



带着自家的米去,捂着耳朵守在爆米花机器旁,等待着“嘭”的一声巨响,然后心满意足的带着零食回家看动画了。



如果我能重新投胎,我想投回儿时,

这样在合肥我就可以玩到...


还记得小时候,

那些令你乐不思蜀的游戏吗?

就是那种无论玩多少遍

你仍会乐而不厌的游戏


我一定会去董铺水库、大房郢水库玩!


儿时家里不太富裕,去游泳馆游泳只能是梦想。



因此水库是大部分合肥人儿时游泳去处,也是合肥人游泳启蒙之地



我一定会去城隍庙玩!


合肥人童年时的商品大世界,非城隍庙莫属。在那儿不仅可以淘到文具、饰品等精美的小商品,还可以淘到各种好看衣服。



我一定会去逍遥津公园玩!


在那个游乐设施匮乏的年代,逍遥津里的大象滑梯、摩天轮等几乎是合肥侠们的全世界



逍遥津也是当时合肥的地标,合肥侠们童年必定留影之处。



我一定会去裕丰花鸟市场玩!


裕丰花鸟市场是合肥最早的花鸟市场,也是被合肥侠们最早期待的动物小世界



大人们来这儿买花时,小孩们就会想法设法的让父母给自己买心仪的小动物。



我一定会去楼下空地上玩!


儿时虽没有游乐设施,但我们依旧玩的很开心,叫上几个小伙伴,随便寻块空地就可以玩,一起弹玻璃珠、丢沙包、拍画片、跳皮筋、抓石子...



玩累了,我们还会唱童谣:车水,摇水,大河湾来水。车半塘留半塘,留给大姐汰(合肥方言,读dài)衣裳...



如果我能重新投胎,我想投回儿时,

这样在合肥我就可以用到...


还记得小时候,

那些与你息息相关的日用品吗?

就是那种无论过多长时间

你仍会赞不绝口的日用品


在合肥,我一定会用合肥的芳草牙膏!


合肥人儿时家家都有一只芳草牙膏,这款安徽本土产品脍炙人口的广告语,“牙膏还是用芳草好”,如今仍令合肥人记忆犹新。



在合肥,我一定会到郢子里的小店

买郁美净、蘑菇面霜!


儿时擦脸必用两款面霜,号称当时儿童面霜界的“高档货”



当时两款面霜包装都很精美,尤其是后者特别的蘑菇造型,总能令合肥侠们走不动道。



在合肥,我一定会去南七旧货铺

挑一颗蛤蜊油!


当年的蛤蜊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平价护肤品里的战斗机



天然蛤蜊壳里盛放着护肤品,儿时总会被特殊造型吸引,买回家冬天用来抹手。



在合肥,我一定会去市里买雪花膏!


儿时记忆里,妈妈用的护肤品。外表花俏的铁盒,一打开就能闻到浓厚的香味。



儿时总会趁妈妈不注意,偷偷往自己脸上抹点雪花膏。



在合肥,我一定会去村口用牛骨头

换针线!


儿时记忆里,还会有卖货郎挑着扁担走街串巷,各家各户总会拿着自家的牛骨头,去跟卖货郎换些针线、皮筋等日用品。



如果我能重新投胎,我想投回儿时,

这样在合肥我就可以看到...


还记得小时候,

那些令你无法自拔的动画片吗?

就是那种无论看多少遍

你仍会百看不厌的动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