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老同学,你好

依然小资2019-05-14 12:22:51

 

我最近欠了好多债,文字债,我又进入了不想写的时期,似乎,一年之中,我不想的时间还蛮多的。

 

我看咪蒙,不仅仅是喜欢她的写作功底和视角,很多时候,我佩服她的高产。我一向觉得,文学是闲人的事,是啊,一个字字一个字的敲,真的需要时间,而今年,我的时间,似乎真的比往年都紧。

 

今年,我的很多计划,都还没有很好的实施,唯独,出行,一次都没有耽误。

 

三月扬州,四月洛阳。而且这两趟,我都是和老同学一起。

 

扬州,本来没有规划,可是,有天,和淘姐姐读书,烟花三月下州,突然就坐不住了,一万年太久,我只想抓住,转瞬即逝的现在。于是,约人,定行程。最后定下来,是和中专同学,现在在深圳某医院心内科任护士长的Q一起去。

 

四月的洛阳,是去年,同学群里就在叨叨,因为四月,牡丹盛开,都想去看看,刚好,有同学在郑州安家,更有去的理由了。四月这一趟,加上郑州的同学,一起是有六个人见了面。

 

想来我们那一班,九三年入校,64名女生,护士班,真的,吵吵嚷嚷甚是热闹。我们进校的时候,十五六岁,毕业离校,十八九岁,时到今日,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

 

这么多年,我们没有组织过任何大规模的同学聚会,而且我私下和同学见面也不多。我们班的大多数同学,都在老家的医疗战线上工作,而我这十八年,一直在深圳,偶尔回去也基本行色匆匆,所以,我和我的老同学们,基本,都是在网上互动。

 

去扬州,最后前往的,就是我和琴,我们从深圳出发,飞场州,早上六点的航班。我说在旅行这个领域里,我应该也算是吃苦耐劳披星戴月了,经常我们都是清晨离开,半夜回来,没有其他原因,机票便宜+不占白天可以玩的有效时间。

 

说起来,上学的时候,我跟琴也不算熟,我们的交集不多。但这次,除了沟通一下出行时间,很自然的一个人订了机票一个人订酒店,关于玩什么吃什么,一个人拿主意,另一个人就说好。是我们要求不高,还是真的就是老同学本身的认同和默契?这种感觉,真的特别的舒服。

 

我们玩得很轻松,白天瘦西湖,晚上的关东街,还规定一天只吃一顿饭,但每次都是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一个人说点什么另一个人就说好。扬州不大,第二天早上,我们吃完早餐,就开车去了南京,游了中山陵,明孝陵,总统府,当然晚上也去夜泊秦淮近酒家的夫子庙,还另外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们穿过岁月的沧桑,不说话,挽着手臂,轻轻的走,缓慢的走,怕惊动在苦难的岁月里那些屈死的亡灵。

 

明孝陵正在进行梅花艺术节,现在,每个城市,都爱打旅游这张牌,而且几乎,有个什么花能够成片,都可以整个艺术节。其实当时看上去,并不能感受照片里的繁花似锦,但拍出的照片,却也是异常好看。晚上的夫子庙,春节庙会的红绸还未拆去,没有了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幽怨,用摩肩接踵,歌舞升平,不知道是否足以形容她的繁华。

 

三月的江南,我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草长莺飞,所以,我一直怀疑二月春风似剪刀的真实性。那个时段,基本柳树叶子还没开始长,只是爆出点点的绿,有看到蕴藏的春意。天气倒是热得很,虽然只是三月中旬,但太阳热烈,让我有种汗流浃背的错觉。

 

我曾经和许多人搭伴出去旅行,各种不同的性格,习惯,这是第一次,和我的老同学一起出行。

 

四月的洛阳,是计划中的行程,我们班在深圳工作的,只有我和Q,于是,我们再次相约,一起出发。这一次,还有另外两个同学湖北出发,一个从湖南长沙出发,家在郑州的ZP,已经提前给我们订好了酒店,提前订好了吃饭的地方,提前准备好了红酒,心情。

 

到达郑州的时候天在下雨,ZP的老公去机场接我们,跟我们讲,郑州很长时间没有下雨了。她的老公,年轻的时候参军,后来退伍复员回家,直到现在,军人的气质和身姿都依稀可见。话不多,但热情周到。ZP去火车站接其他同学,没那么早到,于是,他安排我们吃早餐,给我们点了当地的名小吃胡辣汤,又点了饼,汤包,满满一桌子。

 

我还在从机场到市区的车上,就收到了LHX同学的信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好像对ZP没有印象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我,等一下不认识,怎么办?

 

我不禁莞尔,发了一张照片给她,并调侃,等下,你们见面,可以先进行个自我介绍再确认哦。

 

我和Q先吃早餐,边吃边等她们。在我们的等待中,ZPLHX来了。看着她们俩从门外走进来,仿佛从来没有经历这二十多年的时光。我站起身,走向她们,拥抱她们,拥抱着我曾经鲜活的学生时代与青春。我和她们俩,毕业后到今年,二十二年,这是第一次见面。这么多年过去了,再见,仿佛还是初识的那天。

 

外面,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又过了一小时左右,FLHX也到了,后来,LHY也到了,我们吃饭。我们这次聚会的六个人里,有三个人当年住的是同一个宿舍,就是我们宿舍,我们起初住的是212,并且在这间宿舍应该住了一年多吧,后来听说搬过一次,她们说是搬到了五楼,至于五多少,估计大家都记不得了,我是连搬过都不记得,更不记得几楼了。我唯一记得的,好像是毕业前,我们搬了校区,实习返校,所有的仪式都是在新校区进行的。

 

那时候,我们一个宿舍住12个人。全班64个人,分了五个宿舍,还有另外几个,和其他班的校友一起住。大家在一个宿舍住着,都是青春的懵懂阶段,着实发生过很多趣事,甚至还有经常发生争吵,激烈的争吵。这一切,历历在目!我们宿舍里的十二名同学,哪怕在联络如此方便的现在,依然还有四个人,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其实想想,之前,不管大家之间关系怎么样,现在,哪怕是真的天各一方,但我们,有一个温暖的关系,叫同班同学。

 

我们吃饭,聊天,感谢ZP夫妇对我们的款待。这一顿饭,吃的时间特别长,我们敬青春,敬同学,谢款待,212213212集体敬大家。七个人,十瓶红酒,全都见底。特别是LHX同学,边喝边说,我不能喝,我不会喝,我从来都不喝。直到最后,谜底揭穿,她在单位,通常都是最后的那颗子弹,致胜法宝。果然,深藏不露。不过,我们没有刻意去斗,大家就是觉得高兴,应该喝,值得喝。

 

在郑州,一共住了三个晚上,去了清明上华园,洛阳的龙门石窟,看了名满天下的洛阳牡丹。


一辆七座的车,正好够我们乘座。一路上,听歌闲聊,聊到F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张学友,直到现在,她依然是,张学友的演唱会,能去听的,她都基本买最前排的位置。车上放的是一张有年代感的CD,郑少秋的《摘下满天星》旋律响起,车内顿时自觉的进入合唱环节。她们列举了学生时代校广播室放得最多的歌曲。而那几年,校广播室,周一到周五,早上和中午,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我都在值班。F说,每次你去广播前,我都会央你多放张学友的歌。这些,我是真的记不太清了,但对于她喜欢张学友这个事情,我的印象还是深刻的。而且据说,ZP和她老公,在我们的学生时代认识,最开始是笔友,那几年,他们之间鸿雁传书,我们学校,信件都是管收发的老太太统一按班级分好,而大部分时候,这些信件,都是我从收发室拿回班上,发给大家。我至今都记得,大家收到信的各种喜悦。那是一个沟通靠笔的时代,有些信件薄,有些厚,诉说的都是心情吧,还有好多人,别出心裁的把信叠成各种形状,爱心型的拆开时还得费一翻心机。当然,叠的人,是颇花了心思。那时候,电话不普及,不象现在,每个人都有手机,也没有微信转帐,大家的生活费,近的就是每个月回去拿,而比较远的,家长几乎是一个月汇款一次,收到汇款单,应该是同学们最大的期待,因为这意味着,生活品质可以得到改善,可以减少去食堂的次数而多光顾几次校外的小炒店。

 

我们对校外所有的小吃回忆,就是大公安的名小吃——锅盔。直到现在,不管是象我这种离家在外的游子,还是有一些远到我们这里求学的人,对于这个小吃,这么多年,一直念念不忘。

 

景区,我没有太多印象,我们拍的照片也并不多。第一天的清明上华园,因为下雨,每个人穿着雨衣,游玩和行走,都不是特别方便,第二天洛阳时天气还不错,洛阳石窟的人特别多,牡丹园里的花,可能因为怕游人采摘,全部都用围栏挡住,是可以看到她们怒放的姿态,但多了束缚,感受不到自然的放纵。晚上,我们几乎都在房间聊天,聊过往聊现在,聊那些还没联系上的同学,期待也能与她们见面。

 

我们把很多的照片都发到同学群里,同学们和老师都很感动,我们的班主任,那时候带我们的时候应该只有三十多岁,她在学校教体育,但似乎没有带过我们班的课,她瘦,身姿轻盈,英气十足。那时候,她儿子好像刚上小学,这二十多年年过去了,现在孩子已经成家立业,她已经晋级当了奶奶。她看到我们在群里发的照片,说,看到同学们个个都那么美丽,而且生活幸福,袁老师倍感欣慰,祝93级的同学青春永驻。


1993年,64名小女孩组成了一个叽叽喳喳的班级,三年后毕业奔赴工作岗位,如今部分人没有从事本质工作,但大部分人还在祖国的医疗战线奉献而且身处重要岗位。互联网的便捷和交通的便利让我们陆续有了更多互动,没有联系上的那些同学你们在哪里,你们的老同学们呼唤你!

 

恰同学少年,正茂风华;数风流岁月,还看今朝!1993年,懵懵懂懂,相识;1996年,匆匆忙忙,分离;二十多年,我们积极、向上、努力,进取,如今天各一方,再次相聚,青春的记忆扑面而来。不管岁月如何流逝,不管身处海角天涯,我们,都是永远的,独一无二的93护!

  

嗨,亲爱的老同学,你好!嗨,亲爱的老师,您好!有空记得常常联系!

 

不管多少年过去,我们的心里,一定都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留给彼此,留给我们吵吵闹闹的青春岁月。还有,一定记得,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三月,扬州


三月,南京


四月,洛阳


二十二年后的午餐



永远的212


我们,永远都是那群单纯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