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憾吃记

绿皮红心柚的秘密2019-06-09 11:26:57

距离

从武汉见习回到大西安已有十来天了。说起这次武汉游,收获其实还挺多。在武汉大学多方面、更深入的了解出版业现状和未来发展,油然而生的强烈专业自豪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出版公司,深入了解出版行业的运作和他们的工作氛围;图书市场略略的萧条引起我们从专业角度出发思考图书发行多元销售的必要性;接触了社会的不友好,但也领略了人心本善;原本相处三年还有些生疏的同学们也互相熟络不少。

当然也有遗憾,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和武汉这个城市从相遇到离开,匆匆几天,都没有机会好好感受这座城市的魅力。相较于他人,我的遗憾更甚。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是少数民族——回族。

众所周知,回族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斋戒比较严格。虽说民族融合,但从小到大耳濡目染,我本人对吃食也有一定的忌讳,再加上活动时间不充裕,住的地方地理位置较偏僻,这就注定我与武汉的美食擦肩而过。四天的行程,四天的饭食都依托于离宾馆不远的一家清真兰州牛肉面馆。我和它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老师请大家吃热干面,我一个人去清真拉面馆;室友合伙去吃炒菜,我一个人去清真拉面馆;大家去吃辣爆小龙虾,我一个人去清真拉面馆;自由活动有人提议去吃武昌鱼,我一个人去找清真饭馆。总之,一到饭点儿,我不是在清真拉面馆,就是在去清真拉面馆的路上。

说到这里,我想插段题外话,清真兰州拉面馆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爱的是无论你到中国的哪座城市,都有一家清真兰州拉面馆,能解去有斋戒的人吃与不吃的尴尬。恨的是无论味道好不好,你只要吃东西那就只有这一家餐馆可供选择。餐饮界,我就服兰州拉面,其次才是沙县小吃,桂林米粉和黄焖鸡米饭。但友情提醒,不是所有的兰州拉面都是清真的哦,比如陕师大长安校区对面的那家金味德。兰州牛肉拉面是一个餐饮品牌,没有清真的固有形象,希望大家能正确理性的看待这一餐饮文化品牌。

说回正题,武汉对民族的包容度很高,因为武汉市是一个多民族散居的城市。其中比如2010年9月8日中南民族大学办学近60年来,首次实现56个民族大学生齐聚该校,而这也推动了武汉多民族融合的发展,为其努力营造民族团结、民族和谐的城市文化氛围做出贡献。武汉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多,具有清真饮食习惯的更不在少数,然并卵,我没有机会去寻找那些属于武汉的清真美食。

四天时间里吃的比较好的一次,不是在那家和我有“孽缘”的拉面馆,而是在一家名为“北疆饭店”的新疆饭馆里。味道嘛,鉴于南北口味差异不予评价,但是墙面以穹顶新月的轮廓作为装饰的环境真的是大大取悦了一个在外求“饭”的我。这种信仰的碰撞甚至让我忘记了接连几天的水土不服。

武汉的美食太多了,热干面、三鲜豆皮、炸油条、襄阳牛肉面,最最经典和被熟知的——武汉周黑鸭。我知道的不知道的,反正此次江城游通通都没吃到,不清真是一方面,最主要行程的前几天没时间、没精力。

其实那家清真拉面馆味道挺不错的,起码他家的拉面还算符合我一个外地人的口味。而且除了拉面以外,还有炒饭,盖浇饭,炒面,盖浇面等等,种类繁多,具备一家兰州拉面馆的“基本素养”。还有肉夹馍,本来我想尝尝味道,但被同学笑着批评,说在西安都不吃肉夹馍的人到武汉吃什么肉夹馍,我也就悻悻作罢。

五月天黑的不算太晚,月亮倒是早早冒了头。和温柔的月亮一起走在武汉的街道上,柔柔的月光,点点的星光,居民区的灯火,让我想起家乡:两个月前,我还在家吃火锅,四五天前,我还在师大的烧烤园吃串串,这几天就在武汉的一个清真拉面馆里天天泡着吃拉面、盖浇饭。人生无常啊,指不定啥时候就啥都没得吃了。

最后一天给了大家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动了出去找美食的心思,却没动慵懒的身体,仔细想了想,有始有终有仪式感的仍然去了那家拉面馆,既然武汉的饭是从这里吃起的,那就在这里结束吧。我豪气的和老板说:

“今天给我加个煎蛋。”

江城游自此画上不是特别完美也有一般完美的句号。



图片来源

网络

“手绘武汉美食”源作者:@徐雅馨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