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贝加尔湖|温柔与狂野并存的奥利洪岛

Michael的星空后院2018-12-02 15:45:25

凌晨,天刚蒙蒙亮,一群扛着三脚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影友们早早来到萨满山等候,他们的目标是萨满山日出的那一刻。

萨满山上,狂风肆虐

我徒步向前,一阵阵冰冷的狂风席卷而来,睁不开眼睛,也无法呼吸!

岛上的瞬时风力足有六七级,令人十分难受。在同伴们相互无声的精神鼓励下,我们艰难的走过了那一百多米的路程。在拍摄萨满山的黄金机位上,集中摆放着十多台等候日出的照相机。见此情形,干脆换个人少的机位更现实一些。

清晨的萨满山

HD PENTAX 15-30/2.8,ND1000,ISO100,120秒

清晨创作中

阴云过于浓厚,我们无法拍到撒落在萨满山上的金色光芒。这一次,凛冽的北风让我们切身体会到了贝加尔湖的狂野!

在本期游记中,你会意外见到很多戴老师出镜的照片,这在以前几乎不曾有过。这里要感谢同行的影友,尤其是Helen的帮助

Helen在萨满山

摄影小分队来一合影

跟著名的萨满山来一张

人都走了,才能来到最佳机位

来到制高点,对面就是萨满岩,据说这两块岩石之间居住着贝加尔湖的神灵,所有在湖中沉不下的东西,都会汇聚到这里。萨满山与萨满岩之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月牙形港湾,这已经是奥利洪岛的标志性景观了。


奥利洪岛南线

在奥利洪岛的两天,我们要分别走完南、北两条环线。第一天天气不好,武林临时决定走景色一般的南线,把更多的可能性留给北线。

坐上乌阿斯,我们开启了“滚筒洗衣机”模式,风格粗犷的当地司机带着我们“摇滚”在狂野的奥利洪岛上……

萌萌的黄色吉普车

Sprouting yellow jeep.

奥利洪岛,贝加尔湖

一辆很萌的黄色越野车

大家都很喜欢这辆黄色越野车

快乐行摄

秋色松林中的武林老师

奥利洪岛上的大斑啄木鸟

秋季的奥利洪岛,树叶是黄色的,草也是枯黄的,几乎没什么生气。走在树林中,根本不会有昆虫来骚扰你,鸟类也是少的可怜,找了半天只发现一只正在医治松树的大斑啄木鸟。趁周围没人,偷偷接近,抓拍几张!

秋色的山林路

漫步在山林里中,不一会儿就飘起了零星的小雪花,徐徐飘落,宛若精灵。这一点不奇怪,我们在路上遇到的秋雪就够大了。跨过几个小山包,迎接我们的是美味的鱼汤,那味道之鲜美,烘托出大家浓浓的饿意——又到饭点儿了!

美妙的湖畔午餐(野炊)

没想到,这几位开车的俄罗斯大叔们还有这一手,张罗了一桌特色野炊——土豆、胡萝卜炖秋白鲑,一些凉拌蔬菜,主食当然是列巴,不管你能不能咬得动。这贝加尔湖里的秋白鲑,生长于纯天然无污染的水体,怎么做都鲜美,怎么吃都不腻。不一会儿,一大碗鱼汤就见底了,我立刻又上去盛了一碗。

手捧鲜美的鱼汤,眺望着贝加尔湖

看到国内有些人的游记,说这种餐食不够大餐、不够丰盛,他们怎能理解回归自然、品尝天然的真正含义?户外美食的精髓就是粗狂而不失细腻,以天为厅、地为桌,舌尖美味与无限风光在脑海中激情碰撞、有机融合,塑造出一种别致的回归感——那种对原始自由的无限向往。

我们的野炊营地

餐后大合影

阴云下的贝加尔湖

午餐地附近不远,有一片草地,大多已枯萎。我边走边拍,忽然发现一个超赞的自拍取景点,于是开始在镜头前的各种表演……

这张已经入选形象照了

我爱贝加尔湖

I love lake Baikal

午餐后继续前进,遇到一座石头山,侧面看去跟人面像有些神似。这里就是所谓的“大海和小海”,我也没搞清哪里是哪里,景色也一般,石头居多,显得有些荒凉。

这里荒凉的像戈壁滩

第二个景点才有点意思,武林告诉我是牛头壁,也不知为啥叫这个名字,只是当我站在那片风景中,立刻就从脑海中无数个存储单元里,找到了与之对应的画面与回忆。

队友们登上岩石壁拍照

这里的风光,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伊萨鲁

好怀念啊!但也只剩下怀念了

这景色……真的很像啊!

那岩石上已经干涩的青苔,犹如大自然用画笔勾勒出的点点色块。我独自彷徨在斑驳的岩石群中,思绪万千。近处,满眼是过去;远方,仿佛能看见未来!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Let it go!

那湖水幽幽的告诉我,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岩石上的武林与Helen

牛头壁风光

接下来应该是南线的最后一个景点了,一片不知名的石头林,不过是人为搭建的。据说当地人搭建这个是为了忏悔自己的过错,你别说,有些搭建得还挺有艺术感,是不是有点藏族尼玛堆的感觉?

中间那个好像是裹着浴巾的人

石块之间咬合紧密,大风都吹不倒

南线之旅的最后一站是胡日尔镇附近的制高点,那里有个破损的观景台。我把围巾裹紧了些,迎着呼啸而来的大风走下车。在这里,你可以看见胡日尔镇及其周边的景色。湖对面的皑皑雪山,以及笼罩着它们的层层云雾,为贝加尔湖平添了一些迷离的色彩。

胡日尔镇全景

美味的晚餐

今天的晚餐还是俄式风格,我喜欢。罗宋汤的味道自然不必说,土豆泥与鸡排简直是绝配,怪不得KFC等快餐都是做鸡肉薯条起家的呢。

餐厅里,我和武林各种逗猫,那是一只几个月大的黄狸猫,把自己打扮得很干净,喜欢跳到座位上看我们吃饭。女老板娘打开厨房门,嘴里讲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小猫好像听懂了什么,跳跃着跑到厨房等好吃的。而在餐厅门外,总是聚集着好几条院子里的看门狗,隔着玻璃眼巴巴的看着我们享受佳肴。

晚上阴天,睡觉补充体力,第二天继续迎接萨满山日出!


奥利洪岛北线

凌晨,揉着眼睛摸黑起床,冲向寒冷的户外,目标还是萨满山。

我的工作照

奥利洪岛的第二天,天气还算给面子,朝阳的光芒越过萨满山,撒落在萨满石上——这是武林一直强调的效果,但是我这张没有前景,对那个人满为患的机位也不感冒。

暮光照耀萨满石

拍日出小分队合影

这天早晨的拍摄还算是成功的,既等来了阳光、风也不大。不过接下来的北线之旅,我有点晕头,因为昨天颠簸的不成样子,今天只想坐在乌阿斯里闭着眼睛小憩一下。

穿过松林和村庄,最先来到狮子岛和鳄鱼岛。我本来没打算下车,忽然听到武林在招呼我……到底啥事儿?

原来是一只小白猫呀!于是,痴情于猫咪的我开始跟它各种亲近。

来!让哥亲一个

这猫也足够老实,应该是附近人家所养

Helen你抱着抱着猫咪就睡着了

看起来好可怜的哦

这个是狮子岛,但必须想象成一只游泳的狮子才行

好想跑到那片沙滩上踩踩水啊


三兄弟石的传说

无论哪个民族,都少不了神话传说,奥利洪岛北线的三兄弟石也如此。

相传很久以前,湖边居住着一位名叫贝加尔的勇士,膝下有336个儿子和一个美貌的独女安加拉。贝加尔对女儿十分疼爱,又管束极严。有一日,飞来的海鸥告诉安加拉,有位名叫叶尼塞的青年非常勤劳勇敢,安加拉的爱慕之心油然而生,但贝加尔断然不许,安加拉只好乘其父熟睡时悄悄出走。

贝加尔发现后后,便叫三个儿子去追,可儿子们都同情自己的妹妹,故意拖延时间,使安加拉安全离去,投入了叶尼塞的怀抱。父亲知道后非常生气于是将老大、老二、老三变成了三座石山,从此就屹立在奥利洪岛的一侧。

既然主角是石头,那么前景就加几块石头看看

前景换成树来看看

回首看看来时的小路

武林取景,Helen围观

艾玛,远处的不是我么?想不到能如此妖娆

走近了一看,还是很不错

捉了一只幸存的小蚂蚱

这种颜色的衣服才叫醒目

而这种呢,叫做浑然一体

戴老师这是要干嘛?

我要呼风唤雨

蓝色的贝加尔湖啊!


北线最著名的景点——合波角。

又是一个颠簸到吐的行车过程,终于把我们送到了奥利洪岛的最北端。这里山脊海拔高度为1746米,地势较陡,悬崖峭壁,恐高症者慎入。它与奥利洪东岸多山地势连为一体,大大小小的石丘形成一处独特的自然景区。

从停车的地方开始,要徒步走一公里多才能到最北端,路的右侧就是悬崖,看起来挺揪心的,左侧是缓坡,相对安全。夏天如果运气好,还能在这看到地球上唯一的淡水海豹。

到处都有系有彩色丝带的萨满图腾

从这里看去,像一个鳄鱼头的形状

这里也有萨满教的图腾

从合波角回来的路上,拍到了一只极北柳莺。这个小家伙不太怕人,但十分机警灵活,想接近些拍需要耐心。使用70-200镜头,只能拉进到这个程度了(裁切后),过往的游客也为拍鸟带来了麻烦。

极北柳莺(Phylloscopus borealis)

团友们返回去准备午餐

合波角徒步一个来回,我们返回停车场附近的松林里午餐。还是昨天中午的土豆烧秋白鲑,我们搞摄影的比较累,在外面的每一口饭都算是佳肴了。这一点我觉得比娇气的旅游团好太多。

饭后,一群小家伙们来收拾残局啦!来到俄罗斯,打鸟也是要继续的,只不过70-200在全画幅上焦段不够,只能等待它们足够接近才行。比如说下面那只捡食饭粒的普通䴓。

普通䴓(Sitta europaea)

这种鸟俗名“蓝大胆儿”,足够说明胆子够大了吧!这是唯一能头向下尾朝上往下爬树的鸟类,很牛,主要食物是昆虫和松树种子。

好冷啊,我和武林在烤火

饭后继续坐在铁皮车里面颠簸

午餐我尽量不吃得太饱,以免上车后被颠簸的吐出来,那就囧了。接下来是一个浪漫的大石头山,名曰爱情山。

两边的山头像雄鹰的两翼,人在这里一站就象生了翅膀一样。还有个名字是男孩女孩山,如果想生baby的可以来这里祈祷下,想生男孩的去左边,想生女孩的去右边。

问题是,想要龙凤胎的怎么办?

爱情山

对于儿女双全的我来说,去那边都无所谓了,索性挑了个地形最刺激的。在爱情山上面游走,要时刻注意脚下,因为两侧都是悬崖峭壁。风景很不错,安全最重要。

我去了左边的山,因为觉得比较险

从爱情山上看到的峭壁风光

在奥利洪岛上颠簸了两天后,我终于在晴天钟上看到了曙光!如果夜里真的能够繁星满天,该怎么折腾好呢?

寒风中的奥利洪岛,随着最后一抹晚霞的消失,开始变得安静起来。我备好热水壶、带上所有御寒衣物,扛着设备蹒跚着向萨满山进发了!这个夜晚,注定是属于一个人的狂欢。

(未完待续)


研学游记|天文摄影|教程攻略|精彩活动

中科科学天文科普教师

中科科探摄影总监

中关村中学天文社团导师

微博|Michael戴明

微信|eastower

图虫|https://tuchong.com/1689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