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公交上有人猥亵女孩子,你会怎么做?

糗事可乐2018-11-08 13:50:36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天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粗布,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

眼前一条黑乎乎的小路,伸手不见五指。如果没有人相伴而行,一个人是不敢走这里的。

但是却在这漆黑的夜晚,传来了一道大煞风景的歌声。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啦啦啦啦啦………呀,好像又唱错了,看来我不是唱歌的料埃”

这声音听起来很好听,似乎会让人心情一瞬间变好。

“哼,可恶的臭清薇,竟然不送我回家,看我以后给不给你带零食了。”安小暖嘟着嘴说道。

原本今天是阮清薇送她回家的,可是临时有一个同学会,就让安小暖自己回家了。

安小暖一蹦一跳的往前走,面对漆黑的夜晚,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啦啦啦,啦啦啦……

“砰!啊!”安小暖的脚下好像踩是到了什么东西,她吓的大叫一声。

突然之间,一只手拽住了安小暖脚。

“啊啊啊,你是谁,快放开我!”安小暖不断的挣扎着,手脚并用,让拽住她裤腿的东西松开。

就在安小暖挣扎的时候,拽住安小暖的人突然开口了。

“救……救我。”

是个男声,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但是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让人不得靠近。

“你……你是……你是谁?”安小暖颤抖的问道。

“救我。”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说到。说完,男人便再次晕了过去。

安小暖慢慢的蹲下来看着。

黑乎乎的小胡同里,看不清这个男人的面庞。

“怎么办,要不要救他?”安小暖有些纠结。

“可是把他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也不好啊,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安小暖坚定的说道。

安小暖使尽浑身解数,才把这个男人扶起来。

男人看起来有一米九的个子,而安小暖才一米六九。

我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最萌身高差。安小暖吐槽道。

安小暖并没有打车回去,因为再往前走几米就到家了。

她的宗旨一向就是,能省一点就省一点。

等她好不容易把男人带到家的时候,她浑身的衣服都湿了,她不由的手下一松。

“砰”的一声,男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安小暖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男人,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她再次吃力的把男人扶到沙发上,自己跑去拿医药箱。

安小暖的房间不是很大,但是里面被安小暖收拾的很温馨,东西也一应俱全,该有的全都有。

安小暖找来医药箱,跑到男人的面前。

此时她才看清楚男人的相貌。

男人的脸上竟然戴着一个面具,纯金色的面具,上面还雕刻着一条龙,看上去栩栩如生。

这让男人看起来邪魅至极,生生的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安小暖虽然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但是她已经有脑补了。

她撇撇嘴,有些不屑的说:“带着面具,看起来长得是非常丑。”

看着男人虚弱的样子,她似乎想到什么,拍了拍脑门,立马蹲下来,查看男人哪里受伤了。

虽然安小暖学的是设计,但是这些小伤她还是会处理的。

不过当安小暖解开男人的衣服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震惊了。

因为,男人的腹部有一个枪伤,不过幸好没有伤到重要的位置。

“天哪,我这是救了一个什么人呐?”安小暖呆愣的说。

她甩了甩脑袋,既然把人带回来就得帮他解决,想着她开始按照电视剧上面的,慢慢的的帮男人处理。

虽然过程中安小暖手非常的抖,但是过了一会儿便好多了。

处理完了伤口,安小暖再次用酒精棉帮男人的腹部周围消消毒。

然后,她放下手里的东西,伸了伸懒腰。

“我应该做个医生。”安小暖嘟着嘴,有些自恋的说。

安小暖又跑回房间,给男人拿了一条毛毯盖上!

想到男人的身体,安小暖拿出自己的作业开始做!

虽然现在她才大二,但是该努力的就得努力。不然,还是会被人甩在后面。

想着,她拿出手机,给手机里的一个人发了一条短信。

可是,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回。

“可能是休息了,我先学习吧。”安小暖自我安慰道。

“嗯。”

就在安小暖努力学习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的男人闷哼了一声。

安小暖立马站起来查看,发现男人的额头出了好多细密的汗水。

想着,安小暖就知道男人这是伤口发炎导致的发烧了。

安小暖又开始忙前忙后,从卫生间接盆凉水,用毛巾敷在男人的额头上。

安小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趟,感觉自己的腿都快要断了。

好在,男人的烧已经退下了。

安小暖趴在桌子上学习,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小暖便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早晨的阳光是宁静淡雅的,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我就感受到过那种意境。

阳光撒在一间不大的出租房里,照映着房间里的人和物。

沙发上的男人悠悠转醒,修长纤细的手指摸着额头。

这时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霎时间浑身散发着凌戾的杀气。

当听到一道不符合场景声音的时候,他浑身的残暴的杀气瞬间消失。

“小汤包,虾饺,麻辣烫,冰淇淋,好吃,都是我的。安小暖说着梦话。”

不仅说着梦话,嘴角还流出了晶莹剔透的口水,而且砸吧砸吧嘴。

男人看到这一幕,想到原来是她救了自己。

看着安小暖的睡颜,阳光撒在安小暖的脸上,看起来很漂亮。

其实安小暖长的也很漂亮,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也算是一个大美女了,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高挑的鼻梁。

夜溟爵看着安小暖,冰冷的心好像跳动了一下,不过也就只有几秒钟。

他看着安小暖桌子上的作业,再看看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盖。他鬼使神差的想要帮安小暖盖被子,可是刚起来,由于腹部的疼,夜溟爵身体不由得往前倾。

夜溟爵想要控制身体,可是碍于身上的伤,却没有控制中。

不过,夜溟爵还好用双手撑住了桌面,要不然,夜溟爵恐怕要摔到安小暖的身上了。

虽然没有摔倒,但是夜溟爵的薄唇亲上了安小暖的粉嘟嘟的嘴唇。

 

 

夜溟爵浑身一震,立马离开了安小暖的嘴唇。

可是,安小暖却还是睡得像死猪一样,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好吃,猪蹄。”睡梦中的安小暖舔着嘴巴喃喃道。

夜溟爵听到安小暖这样的比喻,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

“睡得这样死,被人抱走卖了都不知道。”夜溟爵轻声说可是,就连夜溟爵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带了一点宠溺和笑意。

“叮铃铃”

夜溟爵突然拿出手机,把手机铃声调小一点。

刚才还有点温暖的俊脸,瞬间变得狠戾,眼里也充满了嗜血的杀气。

“喂。”夜溟爵冷声说。

电话那头的暗卫夜一听到夜溟爵的话,不由得背后直冒冷汗。

“爷,我们找不到您,不知道您现在在何处?”夜一恭敬的回答。

虽然他们身上都有卫星定位,但是夜溟爵身上却没有。

夜溟爵听到这里,转头看着睡得香甜的安小暖,眸光一暖。

“我把位置发给你。”夜溟爵语气依旧冷漠。

“是。”

夜溟爵挂了电话,转头看着安小暖。

拿起沙发上的毛毯,轻轻的帮安小暖盖上。

随后,拿着一张纸和一支笔,在纸上面刷刷写下自己的大名——夜溟爵。

然后,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便离开出租屋,仿佛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就在夜溟爵给走到楼下的时候,一排排限量版的豪车霸气的停在夜溟爵的眼前。

还好现在时间还早,人们都没有开始出门,要不然这里肯定会被围的水泄不通。

“爷,您受伤了?”夜一担心地问。

“已经不碍事了。”夜溟爵淡淡的说夜一听到这里也就没有在过问,他恭敬的走到一辆限量版保时捷卡宴,打开车门。

夜溟爵走进车里,掀开衣服,看着腹部的伤口。不由得想起了安小暖的模样,不由得轻笑了一下。

坐在副驾驶的夜一看到,差点摔下去。

谁能告诉他,他那万年都不带一丝表情的爷,现在为什么笑了。

夜一实在是想不通,但是好在爷很快收回了轻笑。

“去给我查一个人。夜溟爵冷声说。

“是爷。”夜一毕恭毕敬的说。

当夜一接到要查的人的时候,整个人都犹如晴天霹雳。

女的,竟然是一个女的,他家爷终于想通了了吗。

但是年龄看起来怎么这么小,夜一想着,还是去仔仔细细的去查。

——

玄魅公司龙城里的掌权者,没有人知道玄魅公司的主人是谁。

除了他的贴身暗卫和身边的几个朋友知道以外,公司里所有的员工都都没有见过。

哪怕是最厉害的狗仔也没有拍到他的真身。

相传,没有人敢惹这个人,就连总统也得让他三分。

没有人知道夜溟爵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也没有人敢偷偷的打听他。

而昨天晚上,安小暖所救的那个人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玄魅集团的总裁。

玄魅集团的顶楼,九十八层。

偌大的办公室里,黑白相间的装修,巨大的落地窗能俯瞰下面的车流。

他们就犹如一颗颗蚂蚁一般。

落地窗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光是从背影,就能感觉到男人的王者之气。

“咚咚咚!”

“进。”夜溟爵低沉的声音响起“爷,这是您要的资料。”夜一恭敬的说“放在桌子上。”夜溟爵冷声的说道。

“是。”夜一放下资料。

就在他准备出去的时候,一道愤怒满腔怒火的声音传进两个人的耳朵。

“夜溟爵你还要不要活命了,老子千辛万苦才把你的旧伤治好,你却又跑出去玩命,要是再这样,老子下次就不救你了。”

不一会儿,便看见办公室的门被推来,一个俊雅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爷。”夜一喊道。

“出去吧。”夜溟爵平静的说。

“是。”夜一走到刚才愤怒大喊的人的面前,停了下来。

“莫少。”夜一喊道。

“嗯。”莫谦邱点点头。

夜一转身出去,恭敬的把门关上。

夜一虽然担心夜溟爵的身体,但是作为下属,有的问题不该多问。

他们都是经过重重选拔,才来到夜溟爵的身边。

只有夜溟爵认可了,那么他们才能真正的成为暗卫。

并且,他们还会冠上夜性,夜,就代表了夜氏家族。

“夜溟爵你的身体还想不想要了。”莫谦邱生气的说。

夜溟爵淡淡的看了眼莫谦邱,便转身走到自己的工作位置上。

当看到安小暖的资料的时候,刚才脸上冰冷的表情,瞬间就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柔情和宠溺,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些,夜溟爵真的觉得自己变了。

伸出修长纤细的手指,他不知不觉的摸着自己的嘴唇。回想起早上的那个吻,夜溟爵不由得笑了起来。

当莫谦邱看到夜溟爵笑的时候,整个人都石化在那里,嘴巴张的能装下几个鸡蛋。

为什么感觉一天不见,夜溟爵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莫非是被人打傻了,就在莫谦邱震惊的时候,便感觉一阵冷气往他的身体里窜!

莫谦邱停止了念叨的嘴,看着低头看着资料的夜溟爵。

此时的夜溟爵脸色阴沉的吓人,作为他的好友,莫谦邱再清楚不过了。

莫谦邱以为是哪个员工做事不尽力,惹了夜溟爵生气,边随意的开口道:“爵,一个员工而已,不要生气了。”

而此刻的夜溟爵根本就没有听莫谦邱讲话,眼睛盯在那几张纸上。

夜溟爵看着安小暖的经历,心底有一丝丝的心痛。

莫谦邱英俊的脸上说不出情绪,就看着夜溟爵。

“喂,你倒是吱一声埃”莫谦邱无奈的说。

夜溟爵抬头,淡淡的看了眼莫谦邱,莫谦邱瞬间就闭嘴了。

莫谦邱看着夜溟爵,心里好奇夜溟爵到底在看什么,便走到夜溟爵的旁边,也准备瞧一瞧。

当看到夜溟爵手里的资料的时候,整个人再次震惊的看着夜溟爵。

 

 

“爵,你……你你……你竟然……竟然在看女人?”莫谦邱整个人都震惊了。

夜溟爵看着莫谦邱在自己的旁边,伸出脚,直接把莫谦邱踢到一边。

平常,他最讨厌别人离他很近,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

“啊,你干嘛?”莫谦邱无辜的撇撇嘴。

“你有什么事?”夜溟爵冷声说。

莫谦邱揉了揉腿,随后调侃的看着他。“你还没有交代呢,这个女人是谁呀?”

“和你没关系。”

“你是我兄弟,我关心一下兄弟没有错吧。”莫谦邱势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没事就滚!”夜溟爵却放下了手里的资料,开始看文件。

“啧啧啧,爵,没想到你口味是这样的,竟然老牛吃嫩草。”莫谦邱想着刚刚看到的女人的照片,不由调侃道。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夜溟爵平静的说。

莫谦邱听到这里,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这你就不懂了,作为一个男人,没有女人,这还叫男人吗!”莫谦邱一本正经的说。

“哼,天下之大,大不过你那颗花心。”夜溟爵毫不客气的拆台。

莫谦邱听到这里,嘴角直抽搐。“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找你女人玩去。”夜溟爵沉声说。

“但是我想找你玩。”莫谦邱一张脸笑嘻嘻的。

“没空。”夜溟爵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莫谦邱看着夜溟爵,无辜的撇撇嘴。

“没事可以滚了。”夜溟爵冷着一张脸,继续赶人。

莫谦邱的嘴角再次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亏他好心过来关心他的身体,这任却想把自己赶走!

“算了,我来是有正事的。”莫谦邱突然严肃了起来,收起了刚才的嬉皮笑脸。

夜溟爵听到这里,才把手中的钢笔放下来,抬头看着莫谦邱,平静的问:“什么事?”

“昨天晚上袭击你的人是谁?查到了吗?”莫谦邱冷声问道。

“哼,只不过是黑鹰帮太过自信罢了。”夜溟爵瞳孔一缩,淡淡的解释。

虽然他还带着面具,但是眼睛里充满了嗜血残忍的杀气,让人看了都忍不住颤抖。

“他们?他们怎么会突然袭击你,我看他们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莫谦邱狠厉的说。

他眉宇间染上滔天的怒火,就犹如猛兽来袭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他们想要那批货,但是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了!”夜溟爵眼里充满了寒冰,让人不寒而栗。

“这次打算怎么做?”莫谦邱严肃的问道。

“敢惹我,那就要付出代价。”夜溟爵的语气狠厉,脸上的面具更衬得他邪魅狂傲。

“放心,我会去安排人做了。”莫谦邱说道,就他们那一点小角色,根本不用他出手。

夜溟爵点点头,继续低头开始工作。

“你可以走了。”夜溟爵突然说。

莫谦邱看着这样的夜溟爵,心里想着,怎么会跟他这个闷葫芦不解风情的人做朋友呢。

“用完我就把我踹了?”莫谦邱抱怨道。

“是你自己过来的。”夜溟爵平静的说。

“我……”莫谦邱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慢走不送。”夜溟爵平静的说。

“哼,走就走。”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可是刚走两步,他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戏谑的看着夜溟爵。

“爵,你刚才看的那个女……女孩是谁?”莫谦邱好奇的问道,他原本想说女人的,可是看到有点小,就改成女孩了!

“我看你很闲,我记得安德鲁去非洲已经三个月了,我想是该有人……

“我还有事,先撤了。”莫谦邱打断夜溟爵的话,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他怎么会忘记,就因为安德鲁说错了一句话,直接被夜溟爵发配到非洲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适合他。

夜溟爵看着莫谦邱落荒而逃的背影,摇摇头,继续低头工作。

莫谦邱跑出来以后,便看见夜一拿着东西朝这边走过来!

直接把夜一拉到自己身边,双眼盯着他。

“莫少,你这样看着我,我会认为你喜欢我。”夜一面无表情的说到。

“去你的。”莫谦邱推了一把夜一。

夜一看着他,不由得轻笑了出来。

“夜一,我发现一个问题。”莫谦邱双手环胸,右手摸着下巴。

“什么问题?”夜一问道。

“我刚才发现,爵竟然在看一个女孩的照片,而且还笑了,只不过年龄吗太小了。”莫谦邱的语气意味深长。

“莫少,这是爷的感情生活,我插不了手。”夜一沉声说。

莫谦邱听到这里,忍不住拍了一下夜一的头,说:“你傻啊,你家爷都吃了二十六的素了,该换换口味了。”

夜一脸色铁青的看着莫谦邱,他最讨厌别人拍他的头。

“莫少,我看您现在没有事做,不如和我练练怎么样。”夜一突然冷声开口。

莫谦邱听到这里,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不要!”莫谦邱连连摇头。

他跟夜一交手,从来都没有赢过,从来都是被被打的惨不忍睹的那个。

夜一虽然是夜溟爵的下属,但是跟他们出生入死,像亲兄弟一样。平时也和莫谦邱他们几个切磋什么的!

叮铃铃,夜一的手机突然响起。

“坏了。”夜一脸色一变。

“喂,爷。”夜一恭敬的说。

“你是死在路上了吗?”夜溟爵大声的说。

“不是,莫少把我拉住了我。”夜一实话实说。

一旁的莫谦邱听到,脸色大变。

“夜一,你帮我转告莫少,明天让他去接替安德鲁。”夜溟爵说完,利落的挂了电话。

夜一挂了电话,似笑非笑的看着莫谦邱。

莫谦邱看着夜一,心里顿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夜一的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开口说:“莫少,爷说了,让你明天去接替安德鲁。”

莫谦邱听到这话,简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我不去。”莫谦邱大声的喊道,说着还想去找夜溟爵。

“你要是想一年不回来的话,你大可去进去找我家爷,你不是不知道,我家爷最不喜欢别人耽误他的工作,你还偏偏拉住我。”夜一笑着说。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莫谦邱说着。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我家爷还有事找我。”夜一说完转身就走。

莫谦邱看着夜一的背影,气的在原地跺跺脚。

好歹他也是莫氏集团的掌舵人,竟然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要打打不过人家。

莫谦邱只好先回去,等晚上过来再求情,不要让他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爷,已经都查清楚了,安小姐就在帝都大学上学。”夜一恭敬的说。

“嗯,我知道了。”夜溟爵冷漠的说。

“您今天是需要吃什么,您现在受伤,需要吃一点清淡的饭菜,我会让金伯安排。”夜一恭敬的说。

“随便。”

夜一跟夜溟爵汇报了工作,便拿着东西退了出去。

夜溟爵这会突然抬起头,殷红的薄唇,轻轻的吐出三个字。

“安小暖。”夜溟爵轻笑着说。

——

远在出租房里的安小暖,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是谁说我坏话了?”安小暖嘟着嘴说。

叮铃铃!

“喂。”安小暖模模糊糊的说。

“安小暖,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今天可是灭绝师太的课,你竟然还敢缺课。”好友阮清薇大声的说。

“噢,啊啊!!!!”安小暖回过神,开始慌乱的不知道该干什么。

“现在知道急了,你早些时候干什么去了,你怎么回事啊?”阮清薇恨铁不成钢的说。

安小暖听到这里,想到昨天晚上救了一个人,转头看了看,开始沙发上的人却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走了。”安小暖小声的嘀咕。

“你说什么,什么走了?”阮清薇不明所以。

“一只小猫。”安小暖撒谎,她才不会傻到把事实说出来。

“你赶紧给我来学校,灭绝师太肯定饶不了你。”阮清薇还在那边大声吼。

“好好好。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安小暖好脾气的说。

挂了电话,她才开始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

“都怪昨天那个男人,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迟到,待会儿肯定被灭绝师太骂,怎么这么倒霉。”安小暖手上动作不停,嘴里也不停的埋怨着。

安小暖收拾好已经都十点了,拿着书包赶紧朝帝都大学去。

安小暖考上帝都大学,学的是珠宝设计,这一直是她想做的事情。

等她到了学校,直接被她口中的灭绝师太叫到办公室。

“老……老师。”安小暖心虚的喊道。

安小暖所说的灭绝师太,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带着眼镜,身体有点瘦,穿着职业套装。

“啪!安小暖你看看你数学才考多少,考的少也就罢了,你竟然上数学课还旷课,你说说你该怎么办。”灭绝师太李美凤严厉的说。

安小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李美凤,想要辩解:“老师,我是有原因的。”

“不管什么原因,把家长叫过来。”李美凤完全不想听她的解释。

安小暖听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老师,他们没有空。”

“那就明天,小暖,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数学这一门要是学不好的话,将来是会后悔的。”

“我知道了老师,明天我就让家人过来。”安小暖无奈的点头答应了。

“好,你先出去吧,这张试卷全部订正一下。”李美凤说。

安小暖拿着试卷走了出去,刚走到楼下,准备去找阮清薇的时候,便看见一个她不想看见的人。

一个身着淡黄色连衣裙,脚踩几公分的高跟鞋,头发散开,披落在下面,涂着红色的口红的女人,反正,这女人身上的东西没有一件是低于三位数的。

安小暖看着,想也不想就想转身离开。

“妹妹,你等一等我埃”林子岚嗲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安小暖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但她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

“喂,你站住,没有看见你姐姐在喊你吗?”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喊道。

“就是,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粉丝衣服的女孩也说话了。

安小暖听到这里,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话。

她不懂礼貌,呵呵,从小到大,只要是自己喜欢的,林子岚都要和她抢。

抢走了自己的父亲,设计陷害自己,让爸爸对自己失望透顶。

小时候明明是她偷了人家的东西,可她梨花带雨的哭着,说是自己陷害她的,害的她被爸爸打。

安小暖真的想不明白,她明明不想和人作对,为什么那些人偏偏要过来招惹她?

“宇晴,姗姗,你们不要这样,我妹妹肯定是有事情。”林子岚哽咽的说。

安小暖已经看惯了林子岚这个样子,所以没有说话。

“哎呀,子岚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你这个妹妹欺负。”周宇晴说。

“是啊,你好言好语的跟她说话,她都不理你。”裴姗姗说。

林子岚听到她们的话,心里很得意,在她们没有看见的地方,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继而又开始说。

“不是的,我妹妹肯定是心情不好,所以你们不要怪她了。”林子岚说。

“林子岚你说够了吗?”安小暖沉声说。

“安小暖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姐姐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知道知恩图报呢?”周宇晴不满的说。

“果然是个下贱的小姐。”裴姗姗讽刺的说。

“神经病骂谁呢?”安小暖冷声问,不动声色的下套。

“神经病骂你呢。”裴姗姗说。

“噢,你原来是个神经病埃”安小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裴姗姗这时才反应过来,脸色扭曲的看着安小暖。

“贱人,你敢骂我!”说着,她就要上前去扯安小暖的头发。

周宇晴和林子岚在那里看好戏,现在林子岚的心里是非常痛快。

“安小暖,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你身败名裂。”林子岚心里冷声的说着。

“住手!”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

安小暖和裴姗姗才松开,安小暖脖子上有擦伤,而裴姗姗的脸上被安小暖抓伤好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