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一)

大雨小时光2018-05-15 22:57:53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近期想陆续把手机里的照片清空,所以会时不时发一些到公众号上。怎么说,当时的随手拍在漫漫长长的以后都是唯一。既然那么珍贵,就留下来,偶尔看一看,想一想,再接着前行。

今天的几张照片,是去年国庆在苏州拍的。都是小景、小物件。

——大雨







在狮子林,

遇见无数怪石,

或嶙峋或圆润或通透。

譬如这块。

瘦,

如清癯的老者。

漏,

而生奇、生怪、生妙。

透,

则明暗相应,细腻温软。

皱,

得石之风骨,耿耿叠出。








休息时,

隔着狭长的门廊,

隔着熙攘的人来人往,

看见一片朴茂的竹林。

枝干修直;

叶子舒展,溢出绿。

对面隐约坐着两个女孩,

她们俯首,

相谈甚欢。

我们在这边,

相顾无言。

一切都是适中的。








这边是一面墙。

那面是假山、清池、落花。

生生精神,

贯注周流。

听闻鸟雀啁啾,

不见其形。

或藏或露,时深时浅。

虚中有实,实中有虚。

分景、隔景,

另是一番趣味。

想起陶渊明诗: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郊外的一个纪念馆,

与无数丝绸相逢。

图案繁复,

花色素雅或鲜媚。

草木行列,

阴阳显晦,

触感愈发细腻。

加之窗明几净,

仿佛扩大了眼界的边缘。

临走时,

日光耀眼,

举目而足。








路过一条小巷,

辘辘饥肠。

买一个玫瑰包和一枚烧麦。

阿姨进去时,

还笑着介绍味道。

吴侬软语,

至今仍觉得好听。

一只胖胖的老猫窝在皮座上,

凝神望着橱窗外的人。

空气里是桂花香,

眼前是日常,

胸中有动心。








平江路。

一家“猫空”。

整一面墙,

都是寄给未来的信笺。

一月、二月、三月,

七月、八月九月;

直至十二月,风雪夜归人。

有时会忘了来时的路,

有时会重新记起;

很久以后的一天,

收到一封来自远方的信,

那是很久以前的自己。








一家小店。

走进去时,

没有几个人。

窗外有庭院,

小、精致,

种着很多植物,

大的叶子小的花,适宜的温度。

镜子上印着一个字,

“弥”。

弥而满,

弥而久远,

弥而缝其阙。








小桥流水,人潮涌动。

树木葱茏。

柳叶翩跹,疏影清且浅。

下午过了一半,

情致未减。

拾阶而上,

穿桥而过,

微风总拂面。

与别的事物相约,再相离;

然后不带走任何。

景贵真,

如人贵诚。








做你喜欢的  做你自己的

“我所遇见的一切,

都造化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