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阳图斯特拉说明史(一):负心多是读书人

楚阳图斯特拉如是说2018-12-05 14:44:18

按:1.楚阳图斯特拉今日学法甚觉低效,故冒个泡出来写个文章舒缓一下!下次不知道啥时候!


       2.楚阳图斯特拉出来说话肯定是疯言疯语,和主流观点不同!看看就好!

 

(明朝旧都--金陵徐达府邸后院,今白鹭洲公园)


取这种骂读书人的人标题,我觉得我是很有风险的。

那先讲个小故事,楚阳图斯特拉是正宗的文科出身,行走江湖与人交谈,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是文科生,可能是楚阳图斯特拉的文采不够好吧哈哈哈!

当年,我也写过温婉柔情的江南小镇的散文,后来变成了被姑娘们嫌弃的豪放派感怀;

当初,我还是一个抄下甜蜜腻耳的唯美动人的情诗的小文青,可惜后来变成了栉风沐雨的旅人没了闲心;

当年,我还是一个针砭时弊的搜罗角料的说话滔滔不绝的愤青,只是现在变成了现在疯言疯语,不说废话的楚阳图斯特拉。


 当然啦,我下面的内容不针对什么文科生理科生,但凡会文者皆多多少少有这些毛病,只是能把控的得当与否的区别耳!

最近我有几个盆友都发现历史很有用,这其中的明史更是有强烈的比照意义。

楚阳图斯特拉爱看历史,但是基本不看连贯的明史,太憋屈了。只喜欢截取片段,再通过自己的逻辑性相关联,而不是史家的赘述。(推荐黄仁宇的小说【万历十五年】)


但是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明史,明代估计是和当下中国最像的年代了,也是让无数中国人扼腕叹息的朝代。从朱元璋的逆袭、土木堡之变的惊愕到崇祯的吊死煤山最后南明的短暂覆亡,这个朝代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

 

今天,楚阳图斯特拉如说是----负心多是读书人的“东林党”

 

首先搬出我的一个观点,我们大多数的高考生都被课文《五人墓碑记》和众多无节操的历史剧渗透进了不正确的史观和历史的真相,至少是先入为主的先行价值判断。

 


《五人墓碑记》说的是什么呢?就是天启年间,九千岁魏忠贤迫害东林党人的事。

魏忠贤么大家电视剧上都看过,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说。


今天先说说魏忠贤的施政方针:

●  第一件事情就是干掉东林党,他每天看到这一帮傻逼,叽叽歪歪,不干正事,特别烦。

●  第二件事情魏忠贤大力收税,魏忠贤是农民出身,基本上没有对农民加税,关键农民也没钱加税,张居正改革的时候,大力发展工商业,魏忠贤就对工商业进行征税,天启帝的时候江南光茶税一项就有20万两进账,而崇祯帝的时候连十万两都收不上来。

●  第三件事情魏忠贤在的时候关宁防线得以组建,孙承宗、袁崇焕、满桂、祖大寿委以重用,甚至魏忠贤还能以国事为重接受东林党人推荐的熊廷弼,《明史》本传载,御史侯恂请朝廷破格任用袁崇焕;魏忠贤把持的朝廷还是破格录用了袁崇焕。

 

东林党人是什么呢?


就是一群以无锡东林书院为中心的知识分子。大概萌发于万历二十年左右。代表的是江南商人的利益,自然一上台就取消东南商业地区的税赋,这还算了,他找西北的穷人收税;其他政策的畸形可想而知。


其实人家挺有名的,但凡我去过的学校,几乎每个都有一句话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个是东林党的口号,一堆读书人集中在一起,天天读书和讨论天下事,结果呢?结果本质其实都是一堆傻逼堆在一起瞎几把扯淡。



尽量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这群人,楚阳图斯特拉如是说:有一群人,天天抨击时政,批评朝廷,反对阉党,自命清流,自吹以天下为己任,日积月渐,就成了一个固定的朋友圈。慢慢的,这个群体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在政治上成了一个谁都不可忽视的政治利益集团。这时候,有利可图了,就有人开始混进来投机。


投机者往往都是聪明人,怎么做涨粉快他就怎么做。上奏折弹击大臣涨粉快,他就猛上奏折弹击大臣。你敢批评内阁大臣,我肯定就敢骂皇帝。要是写诗文涨粉快,他就狂写诗文。实在不行,就花钱收买水军。


总之一句话,就是要尽快涨粉,尽快混成大V,然后就可以赶紧掌握权力,收回投资。



楚阳图斯特拉如是说

在东林人党人这群理想的知识分子形成和得势之前,铁腕宰相张居正给这个小群体打压过。在东林党人正式形成之后,那位“九千岁”魏忠贤又给东林党严重打击。

(提示:

1. 虽然张居正他也是一个文人,但他的成长经历和自我扭曲贴合现实社会与东林党人的空想光说不做不同。

2. 张居正死于万历十年,东林党形成于万历二十年,张居正的夺情覆灭的是它的萌芽态)


魏忠贤弄了个东林党点将录,给各个人编号,用了三年时间,一个个弄死他们。这个就是为什么魏忠贤会是个大奸臣最直接的原因,因为历史是活着的文人写的,崇祯当皇帝的时候,东林党又上台了,这帮人死命用手里的笔写各种魏忠贤的坏话,把他写成古往今来最大的奸臣而魏忠贤死了,无法替自己说话,所以,话语权的重要性就体现在这里。(所以现在朋友圈说,千万不要得罪有公众号的朋友,分分钟给你弄个10W+,就是说明了话语权的重要性,有话语权的人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扭曲事实的)

 


钱谦益的故事


其中以后期的代表人物钱谦益为例,钱谦益在明末也算一时名士,诗文可观,又曾经在反对阉党的斗争中立过功,还被处分过。这就很符合东林党人士的标准了,于是成了东林领袖之一。


但钱谦益本人只是一个有点文学才华的文人,政治素质很低。他能混成东林领袖,除了前面说的原因和套路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自己也很会经营自己的朋友圈,涨粉有诀窍。


东林早期还是有些有政治才能的人的,但到了后面,就是钱谦益这种心智不够坚定的文人为主了,政治能力不怎么样,长项主要是吟诗作对顺带泡妞。钱谦益成大V之后,果然成功吸引到一个重量级女粉丝,也就是柳如是。


如果是太平盛世,钱谦益这种人大不了政治上随便混混,写点诗词歌赋,泡几个妞,平平安安过个士大夫文人的生活也就算了。

钱谦益,教导大家礼仪的礼部老大,59岁娶了23岁江南名妓柳如是,非议四起,婚船上被人扔了很多砖块,这个人号称明末文坛领袖,与吴伟业、龚鼎孳并称为江左三大家,当清兵临城下时,柳如是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沉思无语,最后说∶“水太冷,不能下”(楚阳图斯特拉如是说:钱谦益跳水是南京的五月,公历应该在五月末六月之间,那时候秦淮河的水不冷啊,前几天楚阳图斯特拉还洗冷水澡了呢!

她老婆柳如是都看不下去这窝囊废了,还文坛领袖。柳如是“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谦益拉住。最后钱谦益率诸大臣在滂沱大雨中开城向多铎迎降,之前人家还在觉得清军多么爱民如子,结果清军进了南京城就大屠杀。

但是,倒过来想想,这种人组成的东林党都成了这个国家影响最大的政治集团,这个国家还能好吗?就算是盛世,也得被这些人败家败到亡国,更何况他们赶上的还不是盛世,而是恰逢多事之秋的明末。

东林党的人都是一身正气的道德楷模,类似西方的极左人士,操好心办坏事,我真的是无话可说。东林党人里最后应该说大部分是没有气节的人,而且关键问题他们的道德都是建立在别人必须遵守,而他们可以不遵守的基础上的。


东林党人,大多数满口文章,脱离实际,这就是“文人误国”。长期的上层生活,使得东林党人严重的与支持整个农民阶层脱节,不知道民间的疾苦。讲起大道理有一套,真的实际行动没有,对整个国家的挽救政策一个都没有,可笑的是,他们掌握着整个国家的权利,这样明朝灭亡也是符合历史潮流的。


楚阳图斯特拉如是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读书人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群体,如果他们精神世界的扭曲不贴合现实,就会造成不同的危害。小到伤害女生、家庭的渣男,大到社稷兴亡的人祸。

怪不得闽中才子长叹:负心多是读书人!


在封建社会,整个国家没有明确的民族观念。在这些东林党眼中,只有自己,没有国家。朝廷亡了,在换一家做,他们还是官,还掌握着整个国家的统治权力,不断重复上演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精彩篇章。这不是新鲜事,这种思想一直贯穿于整个封建社会时期。


你看,那些向清朝投降的人,大多都是东林党人,阉党一个都没有。面对侵略者的刀枪,那些礼义廉耻都忘记了,气节还不如一个普通的百姓,反而洋洋自得,唉,可耻啊!明末的东林党,可以说是整个国家的精英分子,可是就是这些人,罔顾民族大义,享有各种特权,反而成为整个国家的“蛀虫”,明朝亡于东林党也无可厚非。

 

但是要说明朝完全亡于东林党,我也是不认同的,朝代的兴亡更迭自有其内在的本身规律。但是空谈误国是不可否认的,一定要找现实的例子,大概就是我们的宝岛台湾了,蓝绿两个阵营一天到晚瞎几把傻BB,不知道吵什么,有利于台湾人民的事情么一件都没做,做了呢也执行不知道哪里去了。


台湾在蒋家父子一党专政的时候那个执行力直接跻身亚洲四小龙,现在却频频错失发展机遇。蒋先生是很难过的,可他还要在慈湖看着这帮孙子瞎搞,大陆是欢迎他回溪口老家的,可是台湾方面就是要横插一刀竖插一缸,这是人家蒋家的家事儿!

 

今天的台湾,我也就唏嘘一下吧!

不过台湾的东西挺好吃是真的。

 


楚阳图斯特拉这个傻子文人今天的评判就扯到这里。改日在继续来说明史~


为了避免真的读书把自己读傻了

我决定

本月底去武汉看樱花!

小二,来一碗热干面和葱烧武昌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