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你当导师,你却想控制我整个人生!

格调笔际2018-12-01 15:28:36


悲剧之源


最近又一名名校研三学子陶崇园学习跳楼身亡,家属直接将根源矛头指向其导师。乍一看这一幕似曾相识,前不久西交大在读博士杨宝德也因不堪其导师奴役以及长久的骚扰选择溺亡。当然这些事件只是很多诸如此类事件中被曝光出来的一部分,这些新闻让我们感到悲愤的同时,也应当引起我们无尽的思考。
大致还原陶同学跳楼前经过:

3月26日凌晨2点,一个电话打乱了任霞(陶母)和全家人的生活。

电话那头,儿子陶崇园说身体不舒服,“头胀,喘不过气,脑子里一直在思考问题,睡不着。”任霞问不出究竟,起身准备穿衣服,想去学校看看他。几分钟后,儿子又打回来告诉她不用来,“明早再说”。

陶崇园的宿舍里,刘兵(化名)听到这几通电话,觉得有点奇怪,“有病看病就好了,干吗打给妈妈,又说别担心。”随后,他听到陶崇园又打给了导师王攀,也说身体不舒服。

通话过程中,宿舍室友都醒了。王攀和陶崇园室友也讲了几句,让室友打120带陶崇园去医院,“多看着点他。”三个室友穿好衣服起身,叫了车。陶崇园忽然又说不去了,像小孩一样不愿下床,劝了几次也不听,也问不出到底怎么了。将近凌晨三点,大家陆续睡了。

5点14分,一个室友起床发现陶没在床铺,打电话问他,他支支吾吾了一阵。大约10分钟后,他回宿舍了。吱呀的开门声,是迷迷糊糊的室友听到陶崇园的最后一个动静。再睁眼时,他们已经听到楼下任霞的号啕大哭。

天刚亮,担心了一夜的任霞就出门了,去学校看儿子。任霞在华中师范大学的食堂做后勤,走到武汉理工大学大约20分钟。她一路上都在想,她和儿子有事一般通过微信交流,很少打电话,到底怎么了?

6点20分左右,她在宿舍楼下见到了儿子,“脸色不是蛮好”,说了一句,“妈,来了”。

任霞回忆,两人多数时间沉默,偶尔用家乡话聊几句。听儿子说心里烦,就带他去校门口吃早饭,“一碗热干面没吃完,就说吃不下了”。往回走的路上,陶崇园又说起导师王攀,“我感觉我要崩溃了,我不晓得怎样摆脱王老师。”

任霞劝他,“再忍忍吧,能不翻脸就不翻脸,再挺几个月就过去了”。此前,陶崇园和母亲说起过导师王攀对他的各种要求,任霞都劝他忍。

陶崇园回答,“妈,我的心情你不明白。

然后,他转身就要走。任霞想拉住他,陶崇园没理会,径直往宿舍方向走,之后跑了起来。任霞跟在后面追。

几分钟后,任霞追到男生宿舍楼的院门口,隐约听到有人喊“跳楼了”,灰色水泥地上,一双棕色鞋子让她瞬间慌乱,她挤过门禁冲进院子,儿子陶崇园趴在血泊之中。

就这样,一个优秀的寒门学子决绝又略显仓促的一跃而下,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留给了母亲一具冰冷的尸体。

                               (图文版——来自澎湃新闻)


么是压倒这个只有两个月就要毕业的研三学子的稻草?我们不得而知,也许是导师长期的奴役,也许积压已久的愤懑。据室友回忆,陶同学在跳楼前曾坐在宿舍凳子上思考了一会。只是片刻的时间,他也许做过挣扎,但依然选择了离开这个让他郁闷的世界。他的确永远的摆脱了控制,但是却留给了亲人无法摆脱的伤痛。


我们看完事件经过,一定会注意到此事件重要人物——王攀教授,即陶同学导师。综合陶同学的母亲,姐姐,同学,室友,朋友所述。我们可以将王攀的过错列明如下:
①以每年给予5000元补助,且推荐陶同学出国读博为由劝阻陶保研至华中科技大学,其后却未能实现其承诺。

 ②实施不符合常理的军事化管理,却忽略学生真实感受。


③不能分清学习和生活的界限,过多占用学生个人时间,为其进行私人生活的服务。比如,买饭,洗衣,按摩等。


④以威逼利诱手段对陶同学个人选择进行控制,经常对陶同学进行言语和行为的侮辱。
 


也许他和陶存在更多过节,也许在陶心里他的导师还有更多我们不得而知却让他痛苦不堪的行为。但是这里凭着这几条,王攀教授的所作所为已经远远超过一个导师对学生的管理界限和尺度。尽管你口口声声称,陶同学是你心爱的学生,这不是你想看到的,你曾为其躲过车祸,曾为其给予过帮助,你带他进入足球队。可是,难道你就因为别人做了一些什么,就能成为你一而再再而三无底线无节操的伤害,操纵别人人生的理由?不,你没有权利。


陶同学的一个同门在采访中说道,王攀教授对于陶确实是过于偏爱,因此也给予了过高的期望。可悲的是,王攀教授他都不知道他自己错在哪里了。当看到这里时,我甚至不禁动容了片刻,是否王攀教授真如其所说,他和陶认了义父子的关系,由于其个人无子嗣因而角色代入太强。是否他只是太渴望陶同学在其规划下成为人中龙凤?只是一颗极端的父母心。是否我们对他的指责也有失偏颇?单从事发前的经过,可以看出王攀教授对他的学生还是存在关心的。然而事后,王攀教授没有一丝悔意,面对陶同学亲属和广大网友的控诉,他没有意识到是他自己教育失当,间接造成了陶同学的悲剧。


他的回应全都是逃脱罪责的一面之词。己所欲,施于人已经是难逃其咎!王攀教授,社会不欠你一个宽容,你欠自己一场修行!


校方态度



悲剧刚被曝光时,校方甚至拿出了唬三岁小孩的说辞,狡辩陶同学是晒被子由于风大不慎坠楼。后来见事情愈演愈烈,经不住广大网友的声讨醉又改称学校和老师对此事不承担任何责任,出于人道主义会拿出五万块补偿。不知校方这前后截然不同的行径自己可否觉得打脸呢?从近日曝光的一份校方会议录音来看,(可以去网上搜)校方把责任已经推脱的一干二净。校方声明,没有发现王攀叫兽有明显不符合师德师风的行为。甚至说家属可以通过司法渠道解决这个事情,然而事实是警方判定为自杀不予立案。作为教书育人的公共单位,丑事曝光选择的不是面对,不是声明,而是逃避,推诿甚至用自身的势力去淹没这件事。可是有时候真该感谢这个高效的网络,让好事可以出门,丑事也可以传千里。


有人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黑暗的不公平的,你无法左右也无法控制。是的,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无法耳闻目见的败坏,但是只要它被曝光了,它就应当被合理的处理!这不仅是给当事人的交代,也是给社会的交代。让我们这些无法身临其境感受的每一份子能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是有温暖存在。


学会调节


让我们在回顾下事发经过,圈几个重点:

(1)陶崇园和母亲说起过导师王攀对他的各种要求,任霞都劝他忍。

(2)陶向其母说“妈,我的心情你不明白。

(3)对于此前研究生跳楼的事,陶表示好玩。

不得不承认,陶同学已经积郁已久,父母也存在不恰当的劝导,找不到出口。至于众说纷坛的陶同学因家庭贫寒自卑我倒觉得不太真实。更愿意相信向陶同学这样内向又优秀的人,反而越不愿意表现自己的难处。久而久之,愤懑不得宣泄,痛苦不得诉说,悲剧的发生看似荒唐突然实则成为必然。本有一腔抱负却被现实牵绊,本有雄心壮志却被琐事缠绕。但是陶同学不明白的是他真正要摆脱的不是他的导师,而是自己根深蒂固的顺服和恐惧。 最开始,我对于所有轻生者都表示不理解,甚至觉得他们不负责任。 后来自己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日子也曾想过一了百了。挺过来后觉悟,死亦不惧,生又何惧?


对于陶同学的做法,有人说,陶同学生性懦弱,不知反抗。我们可以不理解不赞同,但是请不要指责。不能感同身受的道理都是苍白无力的。 随着网络功能的愈发强大,北电事件,北航事件,西安交大事件,此次的武汉理工事件,无一不在震慑着世人的三观,美好的象牙塔竟然还有如此丑陋的事,满载荣誉的堂堂教授竟如此龌龊不堪!是的,这些事情的曝光警醒着我们每一个角落都会有黑暗。我们在学习如何提高自身学术能力同时,更应该学会如何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不管是男生女生都应如此。那些准备考研的小可爱们不要怕,因为中国大部分的导师都是本着初心为你授业解惑。但是如若你真的不幸遇见学术与人品不能等同的导师,调节自己的情绪很重要,首先认知调节:面对同样的问题,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可以产生不同的态度与想法。其次是理智控制:当我们对于某种现象还来不及思考或想不通时,当我们情绪冲动时,都要理智控制。最后是合理宣泄:我们心情不好时,可以向同学、朋友、亲人等倾诉自己心中的烦恼。或者写日记。对于事情的处理结果,李银河做了以下回答:


后记



还有很多内容不知如何整理。有的只是网友的个人猜测,有的是目的不纯的一些人的胡编乱造。我只是选择了真实的部分,尽可能的还原事情。文中所有观点均属个人观点,所有图源自网络整理。不管怎样逝者已矣,恶人不会因为我们的冷漠而退让半分,让我们每个人依旧怀着善良看待世界,也许世界刚好缺的就是这份美好呢!

陶同学,愿你已经如鱼一样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