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消失的100多样东西,每一样都让人泪奔……

武了个汉2018-09-13 15:08:26

在过去近百年的发展里

武汉已逐渐从一开始的物华天宝

发展成现在的九省通衢

在高楼大厦一座座崛起

生活质量一步步提高的时候

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


 已经消失的这些地标……


武汉展览馆(即中苏友好宫)



武汉展览馆原名武汉中苏友好宫,是中国的四大中苏友好宫之一。中苏关系恶化之后改名。北上广的3座同样风格的展馆,至今保存良好,而武汉的展馆在1995年被拆毁,令人惋惜。


武汉大学“变形金刚”



被武大学子们戏称为“变形金刚”的是武大工学部主教学楼。很多建筑、陈设、电气等专业的学生在这栋楼里上课、自习。2016年教师节凌晨爆破拆除,一切都已成追忆。


青山红房子



58年前跟着武钢一起,作为中苏友好的见证之一,“红钢城”的地界上修起了好看的红房子。58年后,红房子不再能满足人们的居住要求,红房子片将建设创意产业园。


咸安坊



以前武汉的高级住宅区。昔日如轮船巨头卢作孚、药业大王陈太乙、汉剧大师陈伯华等社会各界名流都曾在此居住。电影《黄金时代》也曾在此取景。



然而现在已经拆迁,只剩下一片废墟,不知取而代之的会是什么。


武昌车辆厂



武昌车辆厂,是全国500家最大运输设备制造企业之一。后来,636米世界第一高的绿地中心将其取代,在这里拔地而起。


南湖机场



还有谁知道武汉南湖边的老机场?这里有着武汉许多个首航的记忆。还记得那个候机楼吗,弧形外墙上繁体隶书的“武汉”两字还是张学良题写的呢。



王家墩机场



始建于1935年的王家墩机场,不少武汉人也在这里搭乘过班机。

而在2001年初,武汉航空公司的运营基地由王家墩机场转移至天河机场,从此结束了武汉民航的双机场时代。


老通城



一份金黄油亮的三鲜豆皮,配上一碗糊米酒,是几代武汉人过早的记忆。2015年4月1日,因为近一年每月亏损,位于汉阳摩尔城的最大一家老通城关门,曾经的“豆皮大王”招牌走向落幕。(现在新吉庆“老通城豆皮”也回归了。)


汉口饭店 



夕阳西下时分的汉口饭店,这是当时汉口的高层建筑地标,画面左边中部隐约可见的武汉商场,完全无法和规整挺立的汉口饭店相媲美,虽然它已是全国十大商场之一。


中南商业大楼



从开业之初就成为武昌的商业新地标,是武昌人民的购物首选之地。那时中南路的主干道是双向六车道,宽阔的不像话。


武汉商场



武汉商场的前身是友好商场,是全国十大商场之一。几十年来,武汉商场一直是老武汉人心中的购物天堂。2006年,老武汉商场被成功爆破。令人唏嘘。


省二轻工业大楼



老楼仅有13层高,在改革开放初期,也曾是武汉的地标性建筑。那时候这个楼很风光,是这一片最高的建筑。2013年一半楼体爆破拆除。最终化身为这座城市的记忆。


中山公园老门柱



中山公园,是武汉建市以后建设最早的市立公园。老门柱是由留学英国归来的年轻工程师吴国柄设计建成,灵感来源于英国白金汉宫。当时的市民喜欢在大门前留影,并以此为时髦。后来因地铁施工而被拆除。


中山公园过山车



不少武汉伢人生第一次关于过山车的记忆,属于中山公园。然后在2015年被拆掉重建,就在去年过山车又回来了。现在可以带着孩子去玩了。


滨江公园



那个曾经可以骑马、玩碰碰车的公园,它是汉口江滩的前身,也是武汉伢小时候的记忆……


维多利亚溜冰城


@徐楚云

5块钱一张的门票,一双四轮滚轴溜冰鞋,就足以消遣一个难得的下午。这里有不少80、90后武汉伢的青春记忆。

伴随着儿童公园拆迁,武昌大片区的改造,维多利亚溜冰场也不得不说再见。


龟山电视塔旋转餐厅



以前有朋友来武汉,不少武汉人都会带他们登上龟山电视塔,然后在电视塔的旋转餐厅吃饭,赏景。可惜现在电视塔已经不对外开放了,旋转餐厅也不营业了。


东华园澡堂



买完票拿着带钥匙小牌子,推开重重的厚帘子,一阵暖意伴随着雾气袭来。脱掉厚厚的外套爽快滴冲个澡,和按摩大妈聊个天、按个背,这种老武汉市民的舒服日子多久没有过了?如今东华园已经拆除,它也会一直留在我们记忆里。


武胜路新华书店



从前夏天在新华书店蹭书蹭空调也算得上是一种潮流,2012年被拆。不过现在已经开始重建,几年后又能回来了。


“带辫子”公交



很多坐过电车的武汉伢都经历过“掉辫子”的经历,经常看马路上电车司机扯辫子继续开车……近些年随着地铁公交BRT、有轨电车等新型交通工具的引入,“带辫子”电车也逐渐消失。


已经(逐渐)消失的这些词汇……


随着生活节奏的飞快

在武汉忙碌奔波打拼生活的我们

普通话说得越来越流利

却逐渐忘了从小讲到大的武汉话

甚至没有教下一代讲武汉话

你是否还记得怎么用武汉话说出最日常的话语?



在武汉

有一种发工资叫关饷

有一种勺子叫茶食

你还记得吗?



在武汉

有一种问候叫你哖七鸟冒

有一种聊天叫咵天

有一种称赞叫你今天好闪啊

有一种表白叫好欠你

有一种约会叫一漏出克玩



有一种犯傻叫楼了

有一种不堪叫稀烂

有一种木讷叫洋务

有一种不穿衣服叫打糍粑、打挑瓜



有一种傻帽叫燕燕

有一种得意叫的裸

有一种显摆叫发抛

有一种可怜叫照业



在武汉

有一种撩妹叫媚姑娘伢

有一种女人叫嫂子

有一种男人叫老杆



有一种厉害叫有板眼

有一种牛B叫是那个事

有一种傻冒叫嘎巴子

有一种臭美叫吊腰

有一种范儿叫有味


除此之外

还有这些正在消失的称谓

老特 嗯妈 老亲爷 老亲娘

爹爹 家家 幺爹 娘娘(liānɡ liānɡ)

鬏辫子 姨妹  舅公 舅太

拐子 来子 孙娃 外外 



以及正在消失的“脏话们


敲死  斑马日的 苕头日脑 你莫跟老子"翻"

老子信鸟你滴邪 弯管子 岔巴子 小蝻子



已经消失的这些天桥……


江汉路过街天桥



图为1985年春节夜里的江汉路天桥,江汉绸布公司的大招牌也是不少人对江汉路的深切记忆。而在2015年天桥拆除重建,物不是人也非!


六渡桥天桥



六渡桥是老汉口的代名词,老汉口曾流传一句话:“声誉满三镇,购物在六门”,六门在这里特指六渡桥。武汉人亲切地将六渡桥成为“绿豆桥”。2014年12月永久拆除。



钟家村天桥



这座位于汉阳大道与鹦鹉大道交叉路口的人行天桥,是汉阳地区第一座也是当时最大的人行天桥,2012年,服役21个年头的汉阳钟家村天桥,6月9日凌晨开始拆除。


永清街天桥



2015年7月22日,解放大道上“21岁”的永清街天桥正式拆除。


大智路天桥



为配合地铁施工,武汉大智路轻轨站旁的人行天桥于2015年8月初在夜间被拆除,仅剩阶梯。


武昌粮道街天桥



2014年12月19日位于友谊大道与粮道街路口的粮道街天桥正式动工拆除。


武汉理工大人行天桥



为给雄楚大街高架施工让路,2014年2月12日凌晨,曾经横跨雄楚大街上的武汉市第一座由学校投资建设的,以校名命名的“理工一桥”被拆除。


八古墩天桥



2013年5月5日凌晨,位于汉口新华下路的八古墩天桥被拆除,这座人行天桥曾是武汉市第一座可拆卸式人行天桥。当时数位市民在现场驻足数小时,观看天桥“退役”全过程。


十五中人行天桥



已经永久性拆除了!以前走在桥上总是会抖几哈!


已经(正在)消失的这些街巷、小路


刘家棋路



刘家棋是一位在二战中牺牲在抗日前线,山西忻口会战中的武汉籍将军。为了记念他,武汉市将江岸区永清街黄埔路旁一条小街命名为刘家棋路。2003年,因旧城改造,刘家棋路也随之消失,位于现在的武汉天地。


交通路



交通路,这个曾经是大武汉见证的街道,如今已彻底消失了。


老吉庆街



过早户部巷,宵夜吉庆街。夏日的晚上,华灯初上,吉庆街灯火辉煌,人声鼎沸,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辰。重建后的新吉庆街没了从前露天大排档烟熏火燎的尘世味道,从前的吉庆街只能留在回忆中了。


汉正街



曾经的“天下第一街”,小时候不论买什么,都会去汉正街。便宜,种类多。然而在拆了大半之后,爸妈们都不愿去了。曾经的繁华热闹也一去不复返。


汉阳西大街



在武汉,如果提到西大街,老汉阳人会告诉你,这里曾经是汉阳最具风情的街道,是有“汉阳首街”之誉的千年老街。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西大街已在慢慢消失。留下的,是一段属于老汉阳人的历史记忆。


花楼街



花楼街作为汉口保存时间最长的老街之一,就是汉口的缩影。用一句话形容,花楼街简直就是汉口纸醉金迷。可惜的是,这条通幽小巷曲径里份的花楼街,如今已经轰然坍塌成了一片了无生气的断垣残壁。


紫竹巷


2005年6月 图/郁胜文


保成里


图/what plus


董家巷


2005年5月图/郁胜文


百子巷


2004年11月图/郁胜文


苗家码头 


图/郁胜文


已经消失的这些湖泊……


杨汊湖



杨汊湖是近20年来较早消亡的湖泊之一。80后、90后的武汉人大多已经不知道,今天这个以“湖”命名的地方,曾经是一片湖区,面积很大,几近于今天南湖的面积。


沙湖



沙湖,是武汉内环区域内最大的湖泊,曾经有近万亩规模的水域。由于城市的发展,沙湖日益变少、变小、变脏。


范湖



从湖北省测绘局1995年的航摄影像中,还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范湖,犹如一块不规则的璞玉,镶嵌在城市的中央。



到2008年,范湖已经完全消失,淹没于大片大片的房子中。短短几年,范湖就从一个湖泊变成了一个都市中心。


已经(正在)消失的这些匠人……


剃头匠



箍桶匠


补锅匠


钟表匠


弹棉花


磨剪子铲刀


炸米花


修鞋补雨伞


小人书摊


卖货郎


嗨碟摊


收头发


麻木


已经消失的这些味道……


楚天啤酒、武汉啤酒


行吟阁啤酒


二厂汽水(现在有新的二厂汽水出现)


大可乐雪糕


健力宝

酥饺(越来越少)


绞糖


米胖儿


麻秸糖


蒸糕


麦乳精


扬子江酸奶



友芝友


板龙


拉丝糖


口红糖


小浣熊干脆面


朱大哥辣条


诸如此类的变化

武汉还有很多

比如曾经的精武鸭脖一条街

筷子街、打铜街、五彩巷、破布街、

袜子街、剪子街……

曾经的辉煌都已散去

……

都说“越发展,越消失”

不知道未来的武汉还会有什么会消失

请珍惜这座正在“消失”的城市吧


✍️ 编辑/ 葆芩 

?组长 / 小新


部分图片素材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由武了个汉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