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扬州,浅吟低唱你的模样

南宁臻途旅游圈2018-11-19 16:00:07


烟花三月下扬州

【烟花三月】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唐)李白
      其实一句诗,就是一座城。

       来扬州之前,搜索攻略之余看到这样一段话:到扬州旅游,肚子里不装点诗词歌赋是很难受的。在这座如诗如画的城市,每到一个景点如果不吟出点什么,你会有憋胀感。你可以说:我并不会作诗。但可怕的是:整个扬州城,乃至每一处景点,都已经入诗。不需要创作,只需要背出来。哪怕只是经典的那一句,整个旅行都好了,整个人生都好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看似简单的事情,有时又似乎很难。
       就拿背诗这事说。长大以后,对于儿时朗朗上口的诗词已然忘记许多,但是诗仙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却一直铭记。也是因为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带给我无限遐想,或许还有一点好奇:烟花三月的扬州到底有多美?于是,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它的模样:是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还是暖日凝花柳,春风散管弦;是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还是春光荡城郭,满耳是笙歌?总之对于扬州,我有过一个个幻想,也几次造访江南水乡,往来于苏浙沪上,但最终都与这座城市擦肩而过。其实,对于江南我总是有种种期盼和幻想,那时候蓁蓁总会说,“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共饮一江水。”那时候,便是我和江南故事的开始。


       乙未年农历三月,终圆此梦,也算是应验了另一句诗:“十年一觉扬州梦。”
       记得第一次参加蚂蜂窝活动,巧遇偶像跳姐,她说过一句话:旅行是一生的养分。旅行于我,是生活的必需品。临出发的前几天,校长和我说,你快去吧,知道你在家憋得太久了。于是,一个人出发,在清晨离开北京。以前站台就是一段旅行的结束,现在进站口便是。坐在候车大厅,便开始着回忆,最后化成心底里的思念和留恋。


       旅行中,我喜欢在一座城市走走停停,走是我最喜欢的方式,边走边逛,或穿行于马路之畔、或游走在巷子深处、或找个阴凉地呆上一会儿。走走停停间,既可以随处看看当地人的生活世相,又可以用相机捕捉到一瞬间的美、体味一座城市的春去秋来。坐车或者自驾,总是感觉有那么一点点隔阂,总会有莫名错过的担忧。


       每次旅行,也都会希望是在一个晴天,亦或者是雨天,带着心情,忘记过往,在一座城里游走,和悠闲打交道。其实时间像是一种鸦片,可以让人忘掉不快,但却也能让人失去很多,比如美好的曾经渐渐失去,就会让人变得麻木、空虚、寂寞和落魄。
值得做的是游走于世,看淡喧嚣浮华,心存念想,付之于精神与行动上的游走,其实在路上,旅行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



一座城,两千五百年历史。

【一座古城】


       废话又多了。先说说扬州吧。
       “鲁哀公9年,秋,吴城邗,沟通江淮。” ——《左传》
       一座扬州城,距今2500年的历史。今年,恰逢是扬州市建城2500年。据说《左传》是关于扬州最早的记载。说起扬州的历史,我想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隋炀帝,一个便是李白。其实,按我的思维,还有一个人,叫汪沆。后面我会说到。


       隋炀帝算是扬州的大恩人,开凿大运河,带着嫔妃随从们一路乘龙舟沿大运河南下,在桃红柳绿春风荡漾的媚眼间,看尽扬州的琼花,享尽扬州的美食与美女。相传开凿运河的时候,隋炀帝让人在运河两岸遍插杨柳,并赐与“杨”字,后来就衍生成了扬州之称。真想用小悦的一句话吐个槽:你妹!有钱就是任性!


瘦西湖


        “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清)汪沆
       其实一汪水,就是一座城。

       作者汪沆是乾隆年间的杭州人。在他这首牛逼的诗出来之前,也许没人知道瘦西湖叫什么,也许就是一段运河,正是因为他这句:故应唤作瘦西湖,瘦西湖的名字这才叫开来。如果让我给这两句诗做注解,应该是这样,说:哥们儿,你看这里也是垂柳依依,一直远远地延伸,像画一样。

这么美的风景,怎么能叫炮山河呢?关于这个“炮山河”称呼,我还真的去查了一下,确有其事,这名字土掉渣好么,还好有了汪沆,要不然如今这个国家5A级景区总不能叫炮山河吧,太俗了,这美景就跟我们杭州西湖一样,也是个烧钱的地方,只是相比稍微细长一些,所以我觉得这里应该叫瘦西湖。

       在扬州,最负盛名的景点也莫过于瘦西湖了。到扬州的第二天,清晨6点起床便步行径直前往。路过大虹桥向北一瞥,便被这一湾清水吸引。于是不自觉滴加快脚步。

从南门进入,步入眼帘的便是扬州二十四景当中的“长堤春柳”,杨枝密密,垂柳依依,心中感慨一下,果然烟花三月是瘦西湖最美的时节,古人不是骗子啊。不过,想想那个时候,人口也没这么多,交通不方便,迁客骚人总数少数,谁料想现如今三月的扬州,游客不计其数,想想也是醉了。

插一句,要想领略最美的瘦西湖,建议早起,8点之前还是很美的。我的游记里大部分图片也都是清晨所拍。听导游说,瘦西湖在以前本就是扬州城外的一处河道,也算是运河的一段。到了明清时期,许多富甲天下的盐业巨子纷纷在沿河两岸,挥金如土,构筑了一处处水上园林。

如今,瘦西湖以水上园林著称,全长约4公里,最宽处不到100米,蜿蜒曲折,如飘如风,时放时收,更有一种江南清瘦的神韵。我想,这也便是瘦西湖“瘦”字的神采吧!


       沿着长堤春柳走到尽头,便到了徐园。园子不大,不过园中黄石迭砌的荷池,外有曲水,内有池塘,池水与湖水相通,还有几只黑天鹅在此戏水倒也精致。走出徐园,绕过小虹桥,便可看到小金山。

小金山上的风亭,可以登高望远:环视整个瘦西湖:一池碧水围绕白塔、五亭桥布置开来,园中有园,景中有景。漫步于内,想象着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墨客在此驻足,借景生情,将江南文人的雅趣与细腻都体现在这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长花短草间。


       从小金山向西望去,只见一道长堤伸入湖中,长堤尽头有一座古亭——吹台,又称"钓鱼台"。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可在这儿钓过鱼呢。在这种风光旖旎之处把竿垂钓,是多么悠闲自得,合乎天性。

钓鱼台最令人称绝的地方,其实不是钓鱼,而是借景。从钓鱼台的四个门洞看去,可以看到四幅不同的画卷:五亭桥、白塔、熙春台、大明寺的塔。五亭桥又称莲花桥,是扬州的标志性建筑。

桥上建五座桥亭,中间一亭最高,南北各有二亭互相对称,宛如一朵莲花,因此而得名。亭顶覆黄色琉璃瓦,檐漆为绿色,典雅而瑰丽。据说乾隆帝下江南时,来瘦西湖玩赏,感叹说这儿很似北京的颐和园,只是少了一座白塔。

盐商们听了赶紧连夜用白盐堆起了一座白塔,乾隆帝第二天来游览,果然十分惊讶并大加赞赏。后来因白盐堆的塔易损,便又重建为石质白塔。


       行走在樱红柳绿里,不知不觉二十四桥近在眼前。




二十四桥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唐)杜牧
       其实一座桥,便是一座城。


       这是小杜回忆扬州的诗。特别是这句二十桥明月夜,堪称千古绝唱。有人会说二十四桥具体指某座桥,也有人说是指扬州的二十四座桥,北宋的沈括甚至在《梦溪笔谈》中写出了每座桥的位置和名称。

我倒觉得这更泛指诗人记忆里的扬州美景。其实说到二十四桥,我在百度的时候,还有一首词不应该忘记: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姜夔这阕《扬州慢》也是千古名篇。当时扬州被金人侵袭后,多年来一直是荒城。曾经的淮南左路首府、旅游胜地,如今已经是这般景象,怎么不叫人惋惜?就算杜牧再牛逼,能写出“春风十里扬州路”和“十年一觉扬州梦”那样的佳句,如今看到这番景象,估计除了震惊之外也无法多说什么。那桥、那月、那花都在,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

       说到花,便不得不说琼花。


琼花



       琼花芍药世无伦,偶不题诗便怨人。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春。
                                                                                ——(宋)欧阳修
       其实一朵花,也是一座城。

       琼花是扬州市的市花,今天的扬州市内琼花观里,生长着最古老的琼花,据说欧阳修为了赏这独一无二的琼花,特地建了无双亭。许多诗人词家都曾题咏琼花,多到可以出一本《琼花诗词》集。


       阳春三月,在扬州随处可见花卉芬芳。万花丛中,唯有琼花不可怠慢。琼花又称“聚八仙”,色泽洁白的花朵大如玉盘,八朵花瓣小花簇拥着花蕊,微风拂过,能闻到一丝淡淡清香。相传琼花是扬州独有,隋炀帝不远千里修运河的另一大目的就是观赏琼花。

没来扬州之前,真的是少见多怪,很多人跟我说,一定要去拍琼花,我这个人对花不是很感冒,因为三十多个年头的生命力,竟然没有被我养活过一盆花(植物),包括据说最好养的绿萝。

花没了,花盆剩了一堆,至今还放在家门口,以示警醒自己再买花花草草可不能买真的。不过大家的说词,却引发我一阵好奇。到扬州的当天下午,便兴致勃勃来到扬州迎宾馆,一睹芳容。
       最后丢下一句话,这花,你值得拥有!


       踏过二十四桥,便来到熙春台。还好,我没错过这个景点。相传这里是扬州盐商为清代皇帝祝寿的地方。为给皇帝祝寿,花费万金建筑如此金碧辉煌的楼台,可见当年扬州盐商的富有。然而,它的宏伟的气势、精巧的结构,却又显示了扬州园林无穷的魅力。


       熙春台本身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兴趣,但是对于爱好摄影的人来说,这里算是视野非常开阔的一处理想拍摄地。走上二楼,小憩一下,品一壶绿扬春,听几曲古筝,瘦西湖美景尽收眼底、一览无遗,让我久久不想离开。





古运河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唐)刘禹锡
       其实一条河,也是一座城。

       说起这句,还有个典故,当时是这样的:这两句诗是刘禹锡在扬州初见白居易时所赠。两人相携遍游维扬古迹,游到瓜洲渡口,白居易又留下了著名的《长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读到此处,谁人眼前没有一幅伤怀感慨的图画,感慨皆因一条河,它的兴衰深深影响着这座城,河叫古运河。


       运河穿城而过,城依河水而建,水让城有了灵性。说起扬州城,我就住在东关街旁一家叫途客中国的旅馆里,旅馆大门旁便是古运河渡口,东关古渡。径直右转便来到东关城楼。

几次站到城楼上,俯瞰古城。它保存的完整性,让我有些惊诧。除了一条贯穿东西的城市主干道——文昌路,穿古城中心文昌阁而过,其余的街道仿佛多少年都没有变。



       从城楼下来迈进古城,便是东关街。古朴石街,飞阁垂檐,见证了岁月多少风风雨雨。站在巷口,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街,不宽,却如此绵长深远,似无尽头。两旁鳞次栉比的木楼,历经了多少岁月的风雨,掩藏着多少尘世的沧桑。依然不倒,依然保存着斑驳的古老痕迹。


       这种痕迹,镌刻在东关街的深巷里,发散在入夜的喧嚣里,透漏在人们的目光里,也融汇在古运河的碧波荡漾中。江南的城市都有水,长居于北方的人,来到江南总会有一种感觉,江南的城市灵动而精致,无处不是亭台楼阁堆砌出来的景致,但是最关键的还是水,水让这里有了鲜活的生命感,水让城市变得灵泛而轻柔。

扬州的水便是这条古运河。运河向远方款款走去,城似乎为河的到来,信守着千年的誓言;河似乎为城的坚守,流淌着万般的柔情。城对河依依不舍,河对城恋恋不忘,城拥抱着河,河缠绵着城,城与河生死相依、难舍难分中成就了一份独特的风景,令天地感怀,令世人神往。


       从瓜洲湾到东关桥头,约有三十公里,沿岸的古运河是京杭大运河最古老的一段,沿着古运河随处走走,可以看到历史遗迹星列,这几乎涵盖了古代扬州的发展史,运河哺育了扬州城,成了扬州的“根”。“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遥可知当年,诗人陆游所见的沧桑和悲凉。

昔日的古扬州已经无从寻觅,岁月只留住了断壁残砖和斑驳旧影,早已听不见车马喧嚣,战火纷飞,旧时光里的繁华在今天看来不值得多提,这座城又恢复了静谧与安然。江畔来来往往的船只穿梭着,划破夕阳,留下一道道光影,沧海桑田,岁月湮灭了古扬州的繁华。


       几天里,漫步在古运河风光带,常常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位老者放一张竹椅,手持一壶老茶,或拿着一件衣裳走针穿线,或带着小孩戏耍,面容平和,慈祥安宁,用微笑面对过往的行人。

那是经历岁月留下来的闲时,那是沧桑之后的平静,悠然自得,与世无争,真正的安静是心静,这便是扬州城一道最为温馨的风景。


       每天夜晚,我也喜欢沿着运河旁走回住处,夜幕里的扬州是浪漫和安逸的。没有繁华喧嚣,却足矣让人恋恋不舍。随处走走,可以碰见卖唱的艺人,可以遇到正在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也有在运河边静静牵手的情侣,他们衬托出这座城市的浪漫。也会偶遇面色沉静的路人,匆匆而过,也有人望着远方,等待着期待的人出现。

这座城市不需要霓虹的点缀,月光于此最好不过了,这座城市的人有梦想,有憧憬,但却最懂得知足者常乐这个古朴而简单的道理。
一座城市,一个人,一段文字,一片回忆。简单历来如此,喜欢过就好。


舌尖上的淮扬菜



       “扬州鲜笋趁鲥鱼,烂煮春风三月初;吩咐厨人休斫尽,清光留此照滩书。”
                                                                              ——(清)郑板桥
       其实一道菜,就是一座城。

       清代书画家、文学家、江苏兴化人士郑板桥,不仅是美食家,也担当了淮扬历史的证人,他长期生活在扬州,他的诗就有不少与淮扬美食相关联。


       旅行,唯美女与美食不可辜负。
       每次旅行,我都希望能够深入一座城市一个地方,去真正感受那里的风土人情、人文生活习性等等,因此美食便成了一个捷径。更何况这次是扬州。

       说起淮扬菜,两部《舌尖上的中国》已然用太多的篇章来描述扬州美食。其实,我是觉得,对于老百姓来说,很大程度上吃就是生活,用句老北京话,叫今天您吃了么?


       所以这一段游记,我还是偷工减料一下,引用《舌尖上的中国》文案。一是觉得自己实在词穷,没办法用更加准确生动而又鲜活的语言去表达,二是我觉得这个话题,说的再好不如做的好,做的好不如吃到肚里好。 几家传统的菜馆,狮子楼、冶春茶社、富春茶社、花园茶楼,我觉得真的很地道,可以去尝尝。


       先来碗地道的扬州炒饭。这个不用多加介绍,一碗炒饭,让世界记住了中华美食,也记住了这座城,想想貌似每一家中餐馆都有的主食莫过于就是这碗黄灿灿的炒饭了。



       淮扬菜是中国四大菜系之一,这独具特色的风味佳肴如同扬州那清新秀丽的湖光山色一样,不知倾倒了多少海内外游客,难怪人们说,淮扬菜饱含着诗情画意。

淮安、扬州、镇江自北向南以狭长的三角形状连接,地处长江和南北大运河之滨,不仅是南北沟通的交通枢纽,也是富饶美丽的鱼米之乡。淮扬菜肴首推扬州,这座有2500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孕育了扬州的饮食文化。



       中国人的厨房里,除了制作菜肴,“蒸”更多用于主食,包子就是其中一种。用面皮裹上各种馅料,在蒸熟内部的同时,保证表皮的完美。作为中国最重要的菜系淮扬菜的发源地,扬州包子,精致可口,汤汁饱满。第一次品尝的人,也许会吃得很狼狈。

离开故乡25年后,72岁的居长龙从日本回到扬州,回到熟悉的冶春茶社,和老友一起,再次品味熟悉的味道。早茶桌上除了包子之外,一定会有大烫干丝。这道淮阳看家菜看似平常,却对厨师有严苛的要求。这里,中国厨房的另一大秘密——刀工的作用首当其冲。
                                                            ——《舌尖上的中国》



       自从两千年前中国人发明豆腐,它就有了诸多变种。上乘的白干,细腻紧实,不易断。但即使是这样,要想把一块白干切成几百根干丝也绝非易事。刀法是第二位的,更为重要的是内心的平静。千百根干丝直到浸入水中才真正散开,褪去自身的些微生苦,准备迎接各种鲜味的包裹。清鸡汤、各种鲜味配菜,多管齐下,使得每一根干丝都成了营养和极致鲜味的载体。


       要想像胡萝卜一样,将柔软脆弱的内酯豆腐切成毛发粗细,考验的不止是手、眼、刀的配合,而是要心手合一。这就是文思豆腐。下刀时,要依左手食指后退速度相应起伏,先切片,再切丝,整个过程必须一气呵成,容不得半点闪念。细如毛发的豆腐丝被放入清水中润开,这种云雾般的形态常常被形容成中国山水画。但在今天看来,相对于口感,这道菜更像是对厨师的考较。
                                                      ——《舌尖上的中国:文思豆腐的物我两忘》


       西餐的厨师,每个动作都有相应的刀具;中餐的厨师手中的一把刀,却能行出无数刀法。这道葵花大斩肉,用的是最常用的“平刀法”。葵花大斩肉就是俗称的“狮子头”。为了取得极致的松软口感,厨师将五花肉细细地切成石榴子大小的颗粒。肉粒正是由于大小适宜,很容易在厨师的双手中抱团上劲儿。在事先吊好的鸡汤里,小火慢炖将近两个小时,依然保持完整的形状。这并不是结束。在融合了猪肉和鸡汤的鲜美滋味后,撇去浮油,放入另一锅鸡汤,一道清炖狮子头才算完成。
       平刀、斜刀,有追求的中国菜厨师深知,刀锋上分毫的差异,会直接影响到舌尖、齿间敏锐的感受。中国菜,从来都不以单纯的成熟为标准。
                                                   ——《舌尖上的中国:刀工》



盐商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唐)杜牧
       其实一条路,也是一座城。


       一晚上百度关于扬州的诗句,杜牧的最多,看来他在扬州呆的时间不短。可能这句貌似没有那么出名,不过却也倒出扬州别样的风情。扬州城的兴衰与一条路分不开,“扬州繁华以盐盛”,这便是盐商漕运之路,这是一个被盐业、被商人改变的城市。

明清时期,当时的政府把盐业垄断管理机构两淮盐运史和两淮盐运御史设在扬州,使扬州成为全国最大的食盐集散地。盐业的兴盛带动、促进了扬州城市的发展,然而自道光而后改纲盐制为票盐制,扬州盐商开始中衰,城市也不免随之。成也盐业,衰也盐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今天,盐商依旧会留给这片土地很多回忆。
       扬州园林便是。在扬州的古运河旁,赫然写着“扬州园林甲天下”的宣传语,显然把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苏州拙政园、留园都撇在了一旁。不过,与这些皇家园林和达官贵人的园林相比,扬州园林也有它自己的个性。

这些园亭大多是盐商的府邸,最具代表的便是个园。坐落于盐阜东路,它是清嘉庆、道光年间两淮盐总黄至筠修建的。从正门进入,眼里尽是各式各样的翠竹,据说正是因为竹叶形状像一个“个”字,故名个园。

当年,黄至筠是八大盐商之一,极会摆阔的他砸下600万两白银建造了这个豪宅。前院为住宅、后面是花园,住宅又分福禄寿三条轴线,每路又有三进,是江南地区特有的“三合院”。


       中午过后,我从冶春茶社一路走到个园,感慨于三月的扬州是旅游旺季,人真的很多。我是不太喜欢嘈杂,走入园中,匆匆一瞥,到处都是游人身影。个园不大,但是感觉却十分精致,亭台楼阁无论布置还是用料都十分考究。

可是,最终没有耐着性子,望着一批批游客纷繁沓来,便匆匆告别。总得留点遗憾,总得给自己留个再来的理由。走出园林的一霎,我在想,其实扬州就是一本书,道尽繁华与沧桑,个园便是其中的一篇小文,细品满读,才能回味无穷。


三分明月,二分无赖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唐)徐凝
       其实一轮明月,就是一座城。

       唐代诗人徐凝或许并不为人所知,但是这句诗却流传了下来。后百度了一下其人有才,且不屑攀权附贵、经营名气,不为三斗米折腰,这也是我喜欢的范儿。


       说是“忆扬州”,实际上是这哥们追忆当日的别情。不写他自己的殷切怀念,而写远人的别时音容,以往日远人的情重,衬出诗人自己情怀的不堪,这是深一层的写法。诗里,诗人把扬州比作少女,娇嫩的脸上藏不住泪痕,纤细的眉头颦蹙着忧愁。简言之:就是多愁善感,招人疼。

对“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一句的理解有很多不同意见。我更倾向于这是诗人在借风月寄情,大概是:你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以致于天下三分风情被你占去了两分。类似于今天的: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生命的四分之三!好吧,不管徐凝要表达什么,反正我们就认定,诗人都说了:天下三分明月夜,有两分都在扬州,你来不来看吧。


       在扬州有句老话,大家都知道: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说的是扬州的汤包和修脚,汤包几天下来倒是吃的不少,修脚由于个人原因,却一直没敢尝试。不过到了晚上,倒是建议可以听听扬州的弹词和评话。这不仅仅是扬州历史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中国文化的坚守。

毕竟现在太多喧嚣的声音,太过快速的生活节奏,已然让人变得麻木而躁动。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多传统的剧目戏曲形式已经岌岌可危。扬州却是个例外。真的,作为一名国人,需要到这样一座安静的城市,慢下来,去感受原汁原味的东西,享受那一份中国味道,那是家的味道,是心里的滋味儿。


       唐诗、宋词、元曲,还有明清故事,游记写到最后,还想引用一段现代的语句。





思念是一种病


       想念是一种病。这一回,我病得不轻。就在这里码一堆文字,给一段时光,给在那些时光里出现的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边听音乐边胡乱敲打下一堆文字,而且必须单曲循环模式。也不知从什么时候,总是要等到夜深人静,点开台灯,仿佛只有温柔的灯光照在键盘上,才能有力气地、清晰地敲下每一个按键。然后燃上一支烟,撮一口云雾缭绕,闭上眼,周围被音乐环抱。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我会特意去选择切合心情的歌,让写下的每一个文字、每一段故事都被感染着情绪,直到曲终人散。


       这一次,我选择的是《漂洋过海来看你》: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这首歌《漂洋过海来看你》本身就是一个故事。李宗盛听了娃娃不到五分钟的感情经历后,在牛肉面馆带有油渍的餐巾纸上写了这首歌。


       也记得周雨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李宗盛。我想,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回忆,一些故事。有的时候,我们或许以为已经将它遗忘,但是旋律一想起,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尘封的回忆,那人那景都将历历在目,无论是喜剧还是悲剧,你无法逃脱,这是一种叫无能为力的宿命。我喜欢这首歌,因为听着这样一段歌词,我会想到你。


       还好,没有大江大海、没有那么远的距离阻隔我们。我知道,对于你,我更喜欢重逢。当然这个你,不仅仅是江南。这个你,也是在最美的时光里,遇到那个最真的你

摘自马蜂窝:山峰不会写游记(山水洲城)



回复关键词查看近期旅游路线

日本济州岛台湾云南埃及

韩国迪拜】【柬埔寨斯里兰卡】【首尔

吴哥窟土耳其】 【肯尼亚】【新加坡

美国靖西】 【巴厘岛甲米南非

垦丁马尔代夫】【清迈普吉岛象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