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烹饪大师王黔生 图文/ 郭兴良

曲靖视窗2018-10-10 15:55:24

     曲靖市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会长毛加伟常讲他师傅王黔生如何了得,业内自然众皆尊崇,业外如我等却不免陌生。

  机缘巧合,最近王大师到曲靖,我有幸与他初识,感触良多。

  王黔生是元老级注册中国烹饪大师、中国滇菜特级烹饪大师、餐饮业国家一级评委。被中国烹饪协会授予“中国烹饪大师终身成就奖”。

  未见到他前,我猜想他会是一个气度非凡、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不料一见,这猜想就被颠覆了。他身板壮实,头发浓密而黑多白少,虽年长我1岁,看着比我年轻多了。

  我们是在3月15日晚餐时在晟世仟和餐桌上见面的,此刻前他在厨房亲自做烧麦(我连“烧麦”与“烧卖”都分不清),说一方面为徒儿们作示范,同时也让我们尝尝他亲手制作的东西。


        这就是他亲自做的烧麦,那馅软糯酥香,不像我吃过的只是一团肉。

  由于他态度谦和,落座后我们好像一见如故似地便谈开了。由于我不知道的太多,故我俩的交谈基本上是我问他答,以下就是主要的问答,并附以我从他手机上转拍的照片加以佐证:

  郭:听说你给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做过饭,具体有哪些?

  王:我奉命作厨接待过的有周总理、宋庆龄、陈毅、邓颕超、李先念、乌兰夫、胡耀邦、杨得志、江泽民、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唐家璇等……

  郭:能说点细节吗?

  王:周总理较简朴,特别注意不浪费;宋庆龄喜欢吃西点;陈毅元帅晚上喜欢吃醪糟汤圆……有一次接待李先念,我们做了两小碗狗肾(大师低声贴我耳说就是那个…我理解现在文雅点可称狗鞭)给他与安平生(时云南省委书记)各一碗,李先念问是什么东西,我们告之,他说“那我不吃!”结果他夫人说“你不吃我吃!”(大师说完开怀大笑)


宋庆龄(前排中)王黔生(后排左三)


王黔生位于邓颕超身后左二


楊得志上将(左三)王黔生(左七)


十世班禅额尔德尼(中排右二)王黔生(后排右二)


        吴邦国(中排中)王黔生(后排中)

  郭:听说你还为外国政要主过厨?

  王:是的。外交部曾先后派我到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驻美国大使馆工作长达10年,都是担任厨师长。

王黔生与美国总统老布什

王黔生与奥地利总统

王黔生与陈纳德夫人陈香梅


王黔生(右一)在教外国大使夫人们做花式饺子

  此外,他还为到中国访问的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做过面食……

  郭:你太厉害了!你是怎么把厨艺做到这么高境界的?

  王:我从1955年开始学厨,至今已经63年了。

  郭:1955年我刚刚小学毕业考上初中,虽然一辈子只当老师,却一无所长啊!

  王:你可是真正的教授啊,陈正义老师都这么说。

  郭:不敢当,不敢当!我哪能和你们大师比?

左一为爨体书法艺术大师陈正义

  郭:还是说说你怎么会干餐饮这一行,而且把滇菜包装上国宴,为我们云南餐饮业的发展做出这么大贡献吧!

  王:我是安徽人,从小跟父亲到云南,在蒙自长大。父亲在昆明市政府管的“北京饭店”当厨师,我从小看他的书,尽是讲做吃的,影响很大。我到云南,吃云南菜,爱云南菜,决心学厨做云南菜。学徒时,开头两年实际上尽干杂活,同时学的好几个受不了离开了,我坚持着,挺过来了,走到了今天。

  郭:你快80岁了,还下厨吗?

  王:不做热菜了,但也会下厨,主要是揉面,我揉了几十年面,有感情,再说揉面本身就是锻练身体。

  郭:你收了多少徒弟?

  王:150来个吧,现在能当主厨的有80来个,我会经常去看看他们,当他们的顾问,并作些指导。

这是在“晟世仟和”指导并示范做烧麦

这是在“圆子鸡”店教做biang biang面条

  郭:这个biang字读第四声,很难写:


        笔画那么多,不知道发明它的根据是什么?

  徒弟们对王大师很尊敬,表示要将他所创的滇菜系列发扬光大,推向全国乃至世界。他们向他与夫人献花,我也沾了光:


        陈正义老师另有重要事,第二晚上的活动没有参加,只在布标上留了名。

  王大师的故事太多了,此不赘叙。

  初识王黔生大师,感想有三:

  1、行行出状元,餐饮做好了,照样风光无限,贡献巨大;

  2、心无旁骛,执着坚持,一以贯之,精于求精,数十年干一件事,必有所成;

  3、做人做事要有德,王大师常讲品德、厨德,他的身体力行值得学习并践行。


说明:王大师与中外政要合影,皆笔者临时摄自他的手机;凡有笔者出现及王大师指导做烧麦的照片,皆青年朋友所拍。

(来源:曲靖M      图文/郭兴良)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权责声明:“曲靖视窗”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和合法权益,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和他人合法权益。曲靖视窗投稿、合作联系邮箱:tq@qujingsc.com    联系电话:0874—3256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