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小姐的奇幻旅程

我给你滚出去2018-10-16 11:10:11


跟着朋友的车开始“自驾游”,实际上就是蹭车,去新疆,沿路都是见缝插针的玩,趁他们还没起床上路,趁今天还有时间,趁路过,趁“不要脸”的拖延时间,这一路已经是相当心满意足了。


从开始准备去,一直战战兢兢,不敢太开心,怕有什么事情突然临时变卦,也没有做任何准备,也不知道会经过哪些地方,怕看了攻略没去成心里会失望,也怕自己的开心变成别人的负担,毕竟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是需要各方面的“不欠东风”。

  直到坐上车,我才打开窗户说了一句“出发咯”,心情顿时极度开心,告诉自己,这一路遇到什么我都接受,毕竟,出发就是“前途未卜”是吧。


经过江西到达武汉,第一天,恍恍惚惚还在时差中,到达武汉一早,看下手机,查下时间,没错,计划“出逃”,去武汉大学看樱花,不算是临时决定,只是想碰碰运气,就算看到花骨朵也行,不是说还有一周的时间,写着10号就进入赏花期,可是到达之后,咦,花呢,花骨朵呢,只是一排道路上的枯树,我站在树下,试着想象慢慢一层层的樱花,和出双入对的恋人抬起头的脸,想象风吹着,满地花瓣,想要吟诗一首的境界,只有边上晨起打球的同学的吼声那么真实,它只是大学的一部分,或许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看完花,拍个照,感伤下,也还是一样回归到真实的生活。这样想想,绕着操场走一圈,就接着下一站了。


到黄鹤楼还没有开门,等的时间也在担心同伴叫我出发,怕来不及进去,显得等待特别的焦躁,看看攻略了解黄鹤楼让自己静下心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这是一种再出发,其实不管什么心情,总是一种未知的可能,而“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这种孤单的感觉,大概只有黄鹤楼才能体会,走近它,高高耸立,那份时间存下来的孤独感,愈发让人缅怀。也许是我行迹匆匆,也许是故人已去,其实对于每个来参观这而言,黄鹤楼承载的也许就是两句诗,在小学课本里的那份熟悉感吧。


在武汉街头,如果这样离开不免觉得有些遗憾,看着路上的“大老爷们”,拿着一个一次性碗筷,在大快朵颐旁落无人的吃着热干面,解决早餐还是那种习惯,只是我看了口水直流,真的很美味的样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顾形象的边走边吃,这个街景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可惜,我在店里拥挤下找到位置吃,和在路边吃是不一样的,我应该边吃边走上街去的,或许美味的就不是那碗面,而是轻松的又怡然自得的吃货形象。


下一站,同伴说要去武当山,一到达,就是浓浓的景区城市,路两边都在“景区设置”,吃的住的,听到的话,看到的,都在告诉你这是景区。早早起床,走在街头看到背书包上学的孩子们,想着,能在武当山脚下土生土长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毕竟还那么多人慕名而来。吃了景区的早餐,出发时,坐区间车,坐边上的大姐说还要半个多小时才到山脚,奇怪的是,她跟我聊很多武当山的奇闻趣事,这半个小时着实不过瘾,其实你偶尔不当“pokeface”,偶尔一个微笑,就可以跟陌生人聊起来,旅行让人最放松的地方就是这里,大家都卸下防备和伪装,因为目的地是一样的,风景是一样的。


从开始爬山开始,那长长的,见不到头的路,只有一路下山的人口中的“还要三个小时,还要一个半小时”一路让人泄气,又充满希望,这就是问道之路,一直跟自己对话,直到你一次次鼓起勇气继续前进,没有办法,回不去了。到达金顶,我没有膜拜,我看那些虔诚膜拜的人,这种感觉已经很虔诚了,我希望你们求的都成,而我不是不求,我的简单很多,也许谁都帮不了呢,此时彼时,淡淡的就好。


下山直驱西安,肚子饿到不行,主要是看到街边,脚一箱啤酒,烧烤味浓浓,人们三五成群的样子,好想加入他们,然后对酒吆喝起来,不过被我同学吐槽半死,说这个烧烤完全不如新疆,特别咸,好吧,我也把这份期待保留到新疆再开味蕾。


到达西安的早晨,早早的来到回民街,上次来吃过小吃,但没来过,一早过来,店门虚掩,有些开有些没开,中间那条老石头路,透着油腻还是湿气,搞不清楚,店家的眼神还没放出要招揽生意的光芒,还是一副,茫茫然。倒是走到小巷子里,那个做煎饼果子的老爷,他很兴奋告诉我说,做这个的有好多,但是他觉得他做得最好,要不怎么会那么多人一早来买呢,可不是嘛,虽然不合我胃口,但能几十年服务早起的人儿,可不就是最棒的嘛。


闲逛等着开门的时间去看高家大院,看皮影听秦腔是不能了,因为还计划着去大明宫,走进高家大院有一种电视剧里那种刻板的严肃,里头的提字都在对自己和后人的寄许,早起走走看看,最舒服的地方是人少,你不用听旁人说“这有什么好看的”之类的闲言碎语,穿过一个个房间,一层层厅门,好像进入到某个人的心脏,其实住宅是很私密的,除了访客,最宜然的应该是后辈小孩们在打闹的场景,被爷爷或者太祖,喝住“别闹,温习功课去,太没规矩”,想想觉得有趣。


匆忙赶到大明宫,就像匆忙看大明宫一样,完全没准备,也没有提前看资料,豪无头绪,因为实在太大,骑着小黄转一圈,拿个资料先看,实在抱歉,我只能将此场景印在脑海,回去在添加,大明宫的繁华,依旧只能俱往矣。


继续路上,出陕西,过甘肃,进宁夏,来到一个陌生的名字中卫,路上的风景一直在变,或者看起来一层不变,只有车里的歌曲一直在换心情,吃完西北餐,第二天,又偷偷起床,今天决定去沙坡头,没见过沙漠,我告诉自己就在门口看一下就好,先去高庙,对于庙宇类的,我看不懂,看城市里的人踢毽子,来人锻炼,这是每个城市最最平凡的清晨,只要你停下来都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只享受着初升未升的太阳,不管来自何方。


赶到沙坡头,看到黄河流域和筏子,走在一堆金黄色的沙漠旁,我傻了,人生第一次见到“大漠孤烟直”此刻就在面前,风吹起都发,走上细软的沙里,人何其渺小,好想躺下来,任风沙吹,好多电影的情节浮现,骑上骆驼,想象商人在赶路在归家,不自觉抬起头,往前看,路在何方啊?此刻谁最清楚心里的那条路,一直走下去。离开沙漠前,回头看茫茫大漠,对于迷路的人来说,还美吗?风沙吹起的会不会不再是美感,而是绝望呢。


下一站张掖落脚,主要是第二天去敦煌,没有提前订票,心一直悬到9点,如果到了去不了,我会怪自己,很谢谢同伴牺牲赶路时间,陪我“走走”,他们没去,我穿上自认为尊重的裙子,到景点,可以想象国庆五一假期的人流,此刻像人潮褪去,不能说是冷清,是非常安静的空间感,看完电影的介绍,跟着导游慢慢听慢慢看,每一间被打开的窟,就像打开历史的尘封,挥发出来好多无奈和时间的刻痕,遗憾是有的,如若不然,现在我们保护的是什么呢?是残骸吗?不过是一份尊重。余秋雨说,看吴哥窟,不是死看一千年前的标本,而是活了一千年的生命。的确,它就像生命一样有开始,有过程。Ps:人少的地方,拍出来的照片,每一张都格外好看,毫无修饰,没有添加。



被我耽误了好长时间,晚上赶起路来,心里特别不安,茫茫高速路的无人区,夜幕下进新疆,横风吹,一路上,大卡车,来来去去,都是夜行的人。极少服务区,只能是一直往前走,直到哈密。


哈密的清晨,还是不习惯每个店铺都有安检,找到一家凉皮店里吃烤肉串,20串妥妥的,冷风吹的哟,好想来几瓶啤酒,再来个一二十串的,才过瘾。

吐鲁番早晨,去当地市场走走,抽空去了博物馆,比邻图书馆,就是想看看,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


乌鲁木齐,到达终点站。定好回程时间,去看天池的雪景,看了大巴扎的人景,吃了同伴们做的家常菜,当地朋友做的新疆菜,喝喝小酒,就是准备回程的心情。


这十天来的匆忙,都在下雨的乌鲁木齐未天亮的清晨里,在飞机里,一点点释放出来,放松的神经,让整个飞行时间缩短到一个梦境一般。回程的路又显得那么短,而这段记忆又那么长。

这一路我认识好多人,跟好多人讲过话,打过招呼,最喜欢他们说“小姑娘,自己一个人出来玩啊”。


我不喜欢说旅行,我说行走,不可语冰的夏虫也不可怜,用脚步去丈量的土地,都是有厚度和温度的,不在乎是哪个城市哪个国家,当你愿意走出去,每一刻接收的感动,都是来自内心真实的感触,没有看到雪,的确是感受不到那种浪漫,没有看到月牙泉,想象不到它的美,“到此一游”才是行走的意义,“春风不度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故人西辞黄鹤楼,”这些诗句也不是靠想象得来的。行走丰富的是自己内在而已。


而此次行走,真的就是穿过大地的一次奇幻旅行,吃喝玩乐在其中,都各有滋味,留下来的记忆和感受,我想等到下次行走再去温习。而此刻还依然能听到心跳加速的声音,蠢蠢欲动的是浮现于眼前的一个个片段,加深了人生的刻痕,而生活,依旧继续。








我给你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