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志 | 豆腐飘香

沂山画派2018-09-13 13:32:17

1

小的时候,一进入冬天,村里就经常来卖豆腐的。

“梆——梆——梆——”早上醒来,先是听到一阵阵清脆的梆子声,那便是卖豆腐的来了。伴随着清脆的梆子声,有时还会传来阵阵高亢的叫卖声:“豆腐——豆腐——奥”。

那时候,家里日子过得穷苦,只有逢年过节或是招待重要客人,父母才舍得去割点肉,但豆腐还是经常能吃到的,一则豆腐比肉便宜很多,二则豆腐还可以用自家种的豆子来换,二斤豆子换一斤豆腐。到了冬天,村里来了换豆腐的,父亲便拿着自家的豆子出去换回一块来。豆腐怎么做都好吃,既可以炒着吃,也可以煎着吃,还可以炖着吃,我最喜欢的就是白菜粉条炖豆腐。冬天的晚上,窗外寒气袭人,屋子里则是热气腾腾——一家人围在炉子旁,切上一块豆腐,再加上一棵大白菜,抓上一把粉条,放一个大铁锅里慢慢炖,不一会儿香气就飘满了整个屋子。俗话说“千滚豆腐万滚鱼”,豆腐是不怕炖的,炖的时间越长越鲜嫩,特别是用老家那柴火炉子炖出的豆腐,那个味道可真是好啊!

那时候,做豆腐是个手艺活,几乎每个村里都有几家做豆腐的。一斤豆子能做斤半豆腐,一斤豆子七八毛,一斤豆腐一块五六,中间还是有些利润的,另外豆腐渣还可以喂猪做饲料,所以村里那些做豆腐的,虽然起早贪黑辛苦些,日子总比普通人家还是要好一些的。豆腐虽然都是用豆子做出来的,但不同的人做出的豆腐却是明显不同,李家的豆腐软,王家的豆腐硬,大坡村的豆腐滑嫩,桃园子村的豆腐劲道,村里人往往根据各自不同的喜好挑选不同的豆腐,不同的豆腐又有各自不同的主顾,而且往往是“村里开花村外香”,村里人都觉着自己村的豆腐没有外村人做得好,所以每天一早村里就响起了梆子声和叫卖声,这些叫卖的都是外村里来的,本村的人是从没有在自己村里叫卖的。那时候,常常是这个卖豆腐的还没走,那个卖豆腐的又来了,村人根据不同的梆子声或是叫喊声,出去换或是买自己喜欢的豆腐。

2

除了拿自家的豆子去换豆腐或是买豆腐,父母还自己做过豆腐。

有一年春节前,父母就自己做了一次豆腐。做豆腐的工序非常复杂,要先把豆子挑选一遍,选出籽粒饱满的豆子洗净泡好,然后用石磨磨碎,再把磨碎的豆子装在一个大细网布袋里,放在大锅的一个木床子上来回过荡,把豆汁全部过荡到大锅里,再把豆汁烧开煮沸,烧开的豆汁用卤水一点就成了豆腐脑了,把豆腐脑盛进铺好棉纱布的大竹筛子里,水便顺着棉纱布流出来了,只留下豆腐脑在里面,最后把慢慢堆积起的豆腐脑用棉纱布盖起来用力压紧,有时还要放上一块大石头,最后把石头拿去,一垛豆腐就做成了。记得那时母亲在点豆腐脑时除了用卤水外,还加了一把豆秸灰,据说这样做成的豆脑更细滑,父母不是专业做豆腐的,也许是工序不熟悉或者是工具不齐全的缘故,那次做的豆腐他们整整忙活了一个通宵,半夜里我在睡梦中被母亲喊醒喝了一碗豆腐脑,此前我还从来没喝过一次豆腐脑,所以感到特别好喝。第二天,父亲把做好的豆腐切了一大块,然后扒了一颗白菜芯,炖了一大锅,我算是吃了个够。自家做的豆腐虽然没有换来或买了的豆腐好看,但要比他们的结实很多,不论是煎炒还是炖煮起来,都不容易碎,吃起来也感到更有嚼头。那年春节,因为自家做了豆腐,所以吃的就特别多,几乎每天都吃,吃到最后还剩下好多,都让母亲煮过后撒上盐腌成了豆腐咸菜,吃了将近一个春天。

(农村过年做豆腐,网络图片)

记忆中,父母就自己动手做过那一次豆腐,后来或许是过于麻烦,或许是家里种的豆子也越来越少,父母再也没有自己做过豆腐。如今,父亲离开我们已是将近四年了,而母亲也一直跟随小弟在青岛给他照看小孩,今后也不可能再去自己做豆腐了。那次父母自己做的豆腐,成了我永远的记忆!

3

豆腐既是一种美食,也是一种文化。据传,距今2000多年前,西汉王朝时在今天的安徽淮南就出现了豆腐。自古至今,豆腐的制作工艺不断完善和发展,品种繁多,日益丰富,构成了风味独特的美食文化中的一朵多姿多彩的奇葩,从国内走向国外,成为“世界食品”,如今在一些饭店里,我们也经常吃到一种晶莹剔透的“日本豆腐”,已与我们的传统豆腐大不相同了。豆腐在历代的文人墨客中,也经常被提到。据记载,大文豪苏东坡极其喜欢食豆腐,达到了为其倾倒的程度。他在杭州做官时,经常亲自动手制作美味豆腐,故有“东坡豆腐”的雅号流传至今。豆腐因为谐音是“都福”,所以在北方的春节时是供奉神灵的一件重要物品,也许是为了美好的谐音寓意,寄希望来年全家“都有好福气”。

或许小时候吃豆腐的影响,后来我一直比较喜欢吃豆腐。在临朐七中读高中时,校园的教师宿舍区也时常进来一个卖豆腐的,偶尔我便去买上小块,然后再从食堂打上一勺菜汤或是去邱老师的咸菜店那里买上一点咸菜水浇上,吃起来感到是一种难得的美味。再后来,参加工作以后,不论是自己在家还是出去下馆子,我都喜欢来点豆腐,小葱拌豆腐、干炒豆腐、家常豆腐、麻婆豆腐、大肠炖豆腐,都是我喜欢的菜。前些年,县城南边的冶源镇有个利用现代化工艺生产豆腐的厂子,他们完全用现代机器代替了原来的手工作坊,成本降低了很多,不仅产量很大,品种也很丰富,而且价格实惠,他们用中草药代替卤水,做出来的豆腐口感也非常好,真可谓物美价廉!在他们厂子里还专门开了一个做豆腐宴的饭店,所有的菜都是用豆腐做的,有二三十个品种,我也专门去品尝过,不仅饱了口福,也算是开了眼界!另外,给我印象深刻的一道豆腐菜是博山菜中有个著名的“豆腐箱子”,他们把炸好的豆腐块掏空后,在里面填上肉、海鲜等,然后再盖起来,就像是一个箱子,从外面看是一块儿金黄完整的豆腐,但咬到嘴里却还有肥美的肉虾,色香味俱全,堪称一绝。

(豆腐箱子  网络图片)

虽然后来吃过不同地方的各种豆腐,但回想起来最好吃的最难忘的还是小时候的冬天,父母在自家土坯老屋里用柴火炖出来的豆腐。一想起小时候吃的豆腐,耳边仿佛又传来那阵阵清脆的梆子声和高亢的叫卖声:“豆腐——豆腐——奥。”

2017年12月10日晚

(我家豆腐,岩松摄)

(我家豆腐,岩松摄)

(识别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觉得不错请转发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