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日本航空头等舱极致体验(下)

东京第一时间2019-02-10 15:36:42

“东京第一时间” —永远只为那些“真爱”而写!!!

永远只做最专业的第一手资讯。不定期将为大家介绍东京以及日本相关新闻趣事、不动产介绍、购物指南、美食旅游、日剧动漫,以期带您还原一个最真实的日本



电视上开始播送安全须知。



对准跑道中线顺利起飞。看见机坪上停放的天马航空,也祝愿这家进入破产保护的公司早日脱离财务困境。



很快离开东京市区,进入眼帘的是茫茫雪山,犹如中国水墨画般的景色。



空中服务很快便开始。先是送来了热毛巾。



然后是本次航班的酒水单,请乘客先选择午餐的餐前酒。



小桌板只需要搬动右下方的机关,就可以很灵活的前后滑动。



日航的桌布是深棕色,与头等舱的整体色调保持一致。桌布的细节看起来很美观。



忘记那些被吹嘘的Krug和Dom Pérignon吧!日本航空是唯一供应Salon香槟的航空公司。Salon产量稀少,每个出产年份仅生产不到6万瓶(约为Dom Pérignon的十分之一),所以并不为人所知,但确实市场上最优秀的香槟品牌之一。Salon香槟采用100% Chardonnay葡萄酿制,是极为精品的白中白(blanc de blancs)。



Salon香槟金色清澈、气泡细腻。香气中带有浓郁的蜂蜜味道,参杂了令人清爽的柑橘和香草感觉。入口丰美圆润,回味余香清甜纯净。是头等舱香槟中毫无疑问的最上品。这一瓶Salon 2002,售价近500美元,日航头等舱所提供的高端服务可见一斑。



搭配香槟的是看起来很精致的餐前小点:紫薯鹅肝球、鲷鱼片卷西兰花、鱼籽酿大虾。



餐前小点结束,空乘端来一个篮子,里面是各色日式零食。我随便选了两个。



另外一个空乘迅速拿来一个小碟子,将我选好的零食打开包装,用夹子摆放在小碟中。这个细节做得非常到位。零食充满了日本风味,大虾干吃起来很过瘾。



这时候空乘才送来今天航班的菜单。日航的餐食服务起名叫“BEDD - SKY AUBERGE ”,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名字。"BED"指的自然是完全平躺的大床,而最后一个“D”意味着“Delicious”,“Dine”和“Dreaming”。



笑眯眯的空乘说午餐可以在日餐和西餐中任选,也可以任意搭配两者间的各种菜品。我选择了看起来非常丰盛的日餐,同时加点了一个西餐中看起来很有趣的鱼子酱前菜。



我们的航班这时候也已经飞出日本本土,正在日本海上空。



很快,餐巾和筷子就已经在桌上摆好,同时还有一杯温水。



日航头等舱的筷子使用柏木材料,经过特别设计。筷子用和纸包裹,十分精致,甚至在日航网站还专门介绍。



4位空乘中有3位正在厨房忙碌的准备午餐,另外一名空乘不断巡视客舱,为乘客添加酒水。



点餐后大概10分钟,用黑色漆盘端着的五彩季节小冷盘就摆在我面前了。从左下角开始,分别是松露慢炖野菜豆腐、味增果醋煮扇贝、腌鳕鱼卵、厚切鸡蛋烧和烤淡水鳗鱼配萝卜泥。五碟的摆放顺序与菜单上的顺序完全一致。



五碟小菜,每一道都很精彩。最值得称赞的要属这看起来像大脑一般的鳕鱼卵。口感柔嫩多汁,味道醇厚,第一次吃,很是难忘。



我多选择的西式前菜是鱼子酱配菜花丝绒浓汤和腌渍牡丹虾。与汉莎、全日空等其他提供传统鱼子酱服务的公司不同,日航选择用更加现代前卫的方式提供鱼子酱服务。感觉很新颖。



将鱼子酱浸在浓汤中,是完全不同的味觉享受。与全日空在鱼子酱服务中使用塑料勺不同,日本航空使用的是珠母贝材质的小勺子。



鱼子酱之后,是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盖碗。这又是什么呢?



打开盖子的瞬间我差点笑出来。这也太像一只肥胖的小鸡脑袋了......就连相机在拍照的时候都自动使用了人脸模式。这明显是一道汤,清汤以萝卜泥垫底,中间是一只硕大的糯米丸子。



原来糯米皮里包裹着的是一大团蟹肉!这毫无疑问是我在飞机上见过的最精致的汤品了!造型也十分卡哇伊。



一道美味的蟹肉汤之后,是一碗小巧的日式沙拉。鱼子酱、墨鱼丝和紫苏叶拌在一起,可以清爽一下口腔。奇怪的是,这道菜并没有在菜单中出现。



沙拉之后是搭配海螺、鱼籽和龙虾的日式蒸蛋。蒸蛋质地很细腻,充满清酒香气的汤汁也很开胃。



看起来十分美味的主菜端上来了!



厚切酱烧和牛,旁边的日式咸菜看起来简直美极了!



日航头等舱的米饭是在飞机上现场制作,绝不是二次加热的产品。大块的和牛肉,蘸着温泉蛋橙黄色的蛋液入口,味道香浓到极点!和牛肉的油脂非常甜美,搭配白米饭很能引起食欲。



点一杯Shiraz配牛肉,真是飞行中最好的饮食体验。



这一顿主菜的味道如何,已经无须解释。



餐后是同样丰盛的日式甜点:冻酸奶配香橙果冻和糖水、干邑白兰地口味的日式红豆糕。尤其要推荐的是中间的六木本蒸布丁,是东京米其林三星饭店“龙吟”的招牌甜点。



搭配甜点的饮料是日本航空独家供应的“Queen of Blue”发酵青茶。茶水用红酒瓶灌装,也使用红酒杯作为饮茶器具。



茶色橙黄透亮,茶香浓郁扑鼻。这款冰茶与Salon香槟一同成为日本航空的特色产品,价钱也是令人乍舌的4000日元!甜点很快吃完,结束非常令人满足的一餐。



用餐大约一小时,时间掌握的很好。餐后,收起小桌板。一名空乘向每位乘客分发带有日航标志的小袋子。



袋子中装有日航洗漱包。日航头等舱采用西班牙著名品牌LOEWE作为洗漱包供应商,从日本始发和从海外始发的航班采用完全不同的洗漱包款式。随洗漱包一起的还有面膜和资生堂护理套装,非常齐全。



之后另外一名空乘送上睡衣。日航的睡衣质地较厚,款式很美观,穿在身上也很舒服。这时候头等舱的服务基本结束,客舱熄灯,方便乘客休息。



去洗手间换上睡衣。日航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曾经推出面积达两平方米的大型洗手间。不过如今头等舱洗手间的设计也与经济舱无异。飞机上所有洗手间都配有自动马桶圈(我其实用这个有心理障碍......)。



回到自己的座位,窗户已经被空乘全部关闭,座位旁边也放好了一瓶水。



座椅放平,两侧的扶手就会自动下降。这是目前最宽大的头等舱睡床了。看起来就很舒服呢。



由于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所以空乘妹妹建议我保留原座位,用旁边的座位当做睡床。我当然不会反对啦。这也算变相享受头等舱一室一厅的待遇。



日航在客舱提供了Tempur品牌的记忆枕头,床垫也分硬软两面,躺下来非常舒服。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因为是白天的航班,所以总睡不踏实。在俄罗斯中部就醒了,完全没有困意,于是打算就看看客舱。



在商务舱的前后舱之间,日航设立了一个小型的餐吧,放置了酒水和一些零食,以及方便取用的入境卡。



商务舱的大多数乘客也正在睡觉,少部分在看电影。日航商务舱的隐私看起来太棒了,电视的尺寸也很大。商务舱上座率目测大约有3/4。



商务舱之后是5排豪华经济舱,硬件看起来也算不错,不过上座率不算高。有关日航的豪华头等舱,小丁同学有过一篇十分详细的游记,请大家参考。

日航77W的经济舱仅设置135座,当天上座率大约只有一半。不过两舱的上座率已经算高了。日航的新经济舱被命名为“Sky Wider”,减少了座椅的厚度,增加了约4厘米的座椅宽度和7厘米的腿部空间。



回到头等舱,失望的发现这里的餐吧为什么有点寒酸的样子......不过头等舱的客人可以随时在座位上点餐,餐吧更多仅仅是起到装饰作用吧。



日航的娱乐系统十分一般,电影的选择并不丰富。为了打发剩下的飞行时光,我毅然选择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乱世佳人》!看老电影自然要配点零嘴。日航的手柄功能十分强大,其中就包括了点餐服务。



首先尝试了一下日本航空的龙虾三明治。六块肥嫩的龙虾肉与生菜和芥末蛋黄酱一起夹在烘烤过的法式酸面包中,搭配薯片。龙虾肉汁水很多,口感新鲜不油腻。好吃!



接下来,看一会电影。居然又有点饿意......

点了酱油拉面,配卤蛋、海苔和大量葱花。这个面说实话没有想象中好吃,主要是因为没有肉......



没吃到肉,心里不爽,于是又点了炸猪排三明治(我知道我要肥死)......真心好吃啊!猪排还是脆的,好像新鲜炸的一样。后面配的芥末蔬菜沙拉也非常够味。



连吃三盘之后终于有点塞不下的感觉,于是要了杯绿茶,专心看电影。空乘推荐我尝尝日航独家订制的Jean-Paul Hévin马卡龙,一吃果然好味!于是三盒下肚......



边吃喝边看郝思嘉白瑞德悲欢离合,期间还与1A日本大叔遍喝酒遍讨论了会儿人生。不知不觉,距离伦敦只有一个小时了。



热情的空乘妹妹又跑过来问先生您要不要吃早餐啊......经受不起诱惑,又点了日式早餐。甜味增酱烤和牛和炸豆腐、白饭、清汤和日式咸菜。和牛一如既往的喷香好吃,蘸着酱料配白米饭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清汤看着不起眼,里面的鱼丸居然又是包着满满蟹肉!



吃过最后一餐居然有些困,于是喝杯咖啡。日本航空的咖啡服务极其讲究。端上银色滤压壶的同时,还送上一个小巧的沙漏。待沙漏中的沙子完全漏下,即可按下过滤网,享受香浓蓝山咖啡。赞!



窗外透过厚厚的云层,已经进入英国境内。



窗户都已经打开,客舱很明亮。空乘们都在做降落前的准备工作。



这时候机长广播,由于希斯罗机场航班繁忙,我们需要在伦敦北部盘旋等待大约15分钟。



这倒是个观赏伦敦市区景色的好机会。伦敦的金融区“金丝雀码头”以及2012年奥运会场都看的十分清楚。



经过近15分钟的等待,我们终于开始向机场方向前进。



很平稳的降落在希斯罗国际机场。本次航班停靠三号航站楼,路过一群维珍大西洋航空的长途四发大家伙。“4 Engines 4 Longhaul”曾经是这家公司的口号呢。



顺利停靠在T3的1号门,这正是之前澳洲航空前往迪拜所使用的登机口。向空乘们道谢,也与乘坐头等舱的各位土豪道别。



希斯罗机场的T3航站楼内部急需升级改造。走廊狭窄黑暗,移动布道都是坏的。



顺利入境并提取行李。与其他行李带上东倒西歪的箱子不同,日航的9号行李带上,所以箱子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手柄一律向上。一位日航地勤人员正在指导两名行李搬运工不断调整行李的摆放位置。看来日航的优质服务不仅仅只停留在客舱中。服务的细致入微可见一斑。



在伦敦停留一夜,晚上和一个朋友在Covent Garden的Belgo吃比利时菜,喝白啤酒。餐厅在地下,早已排起长龙,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与人拼桌。穿过喧闹的大厅,惊讶的发现和自己拼桌的居然是之前航班上1A的日本大叔!大叔看见我,眼神中也全透着“短路”二字。我与大叔仅仅点头示意,然后各自继续与朋友的谈话。世界有时很大,有时很小。在偌大的伦敦,能够与前座的乘客再次相逢,也许是我与这个航班的缘分未尽吧。这是我旅行中经历过的最有趣的一个小插曲,也让我对这个日航航班印象深刻。


16年后,我再度搭乘日本航空,依然感到满意。日本航空在头等舱所提供的服务可谓精益求精。无论从座椅的舒服度,客舱配色,到餐食的摆放装饰,到每一位空乘人员的素质,都几乎无可挑剔。日航头等舱的餐食标准之高,摆盘之精美,选择之丰富,都是其他航空公司学习的榜样。本次航班中,每一位空乘都永远带有发自内心的亲切微笑。航班全程,空乘人员一直保持定期巡视客舱,并且能够注意到每位乘客的细节需求,英语水平也显著比日本其他航司更优秀,服务精神着实可圈可点。日本是一个容易服务过度的国家,我在日本也最害怕不断鞠躬和道歉式的客气。作为日本的顶级服务企业,日本航空的空乘在这个航班居然能够巧妙的避免过度暧昧的日式服务。特别是起飞前,所有头等舱空乘都一一向乘客作自我介绍的举动,带有一丝西式服务的个性化色彩。四位头等舱空乘中,有一位的年纪应该已经在40岁左右,但是依然态度亲切,服务一丝不苟。在参观客舱的过程中,日航空乘并不会如同之前澳洲航空的空乘一样主动介绍客舱内的设施,而是在微笑问候之后悄悄的退到帘子后面。这也许就是亚洲与西方的文化差别,西方式的服务讲究相互交流,而亚洲更多的是奉行“顾客就是上帝”的服务宗旨。从心里,我有点希望日航的空乘能够更多展现自己个性化的一面,与乘客的互动更多一些。不过,那也许就丧失了日航的服务传统了。我们心目中的日本航空,还是那个眉目间充满了水莲花般娇羞的款款身影。如同鹤丸标志一样,经典而内敛,翱翔于九霄云上。离开日航的客机,耳边传来的那句绵软羞涩的“沙扬娜拉”,顿时就让每个人的心里充满了五味的回忆。



我们的梦想是每一篇“东京第一时间”所发出的文章都能被你们所喜欢,所关注,所分享,所收藏,那就此生无憾了。无论关注与否,也恳请你们通过文章或者后台留言的方式多多给予中肯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如果有想了解的东西,也可以留言哦。我们一定会尽快以文章的形式发出来。

 愿不将就的我们,收获幸福,过得圆满。

 愿不将就的我们,不忘初心,活得漂亮。


知道你要去很远的地方,但是一定记得回头看看我。

 
就算我不在你的视线里,也请偶尔转过身, 

说不定带着你呼吸的空气,会漂洋过海,会横跨星空, 

会被季节轮换时带起的风,一直吹到我身边。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让太阳拥抱你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约稿写作、商务洽谈请于文章或后台留言,我们一定尽快回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