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早

临江文影2018-09-16 10:19:07

过早

作者 / 林婉

 许多外地人初来湖北,乍一听“过早”这个词都很奇怪,以为我们大早晨地约他们洗澡,其实不然,过早是我们湖北人对吃早饭的俗称。这吃早饭为什么叫过早,我猜是因为这早晨的光阴短暂,吃个早饭的功夫,早晨就过去了,该收拾收拾干上午活儿了。

 清晨被爽朗的雀啼唤醒,洗脸刷牙,穿好衣服,神清气爽地准备出门。这时候啊,家里人是不会问你去哪儿的,因为没人会在家里过早,都出去过早,颇有点广式早茶的风味。街上的早摊,遍地都是。

随便哪一个旮旯,或者是梧桐树下,老板支起一张简陋的麻布顶棚,搭一个大火灶——那是用来放烫面的大铁锅用的。左边排一排小火炉,那是用来煨汤罐的。右边支一块大木板,上面整齐地排放着盛着葱、蒜、酱油、醋、肉末、辣椒、各种面条以及筷筒。这些就是这家过早摊的门面了,人们路过的时候都会瞧一瞧,这家店准备的东西齐不齐全,早饭不齐全的店,我们可是不乐意去吃的。

不过呀,要说过早最好的地方,第一当属菜市场。

 清晨的菜市场,那真的是这世上最热闹的地方。我家住坡上,坡下便有一个大型菜市场。柴米油盐酱醋茶,萝卜青菜大南瓜,猪肉羊肉肥牛肉,你要买的东西啊,应有尽有无所不有。

菜市场的入口在东南角,一般都是卖果蔬的摊贩。春天有绿中带紫甘甜可口的菜苔,夏日有清凉解暑皮儿薄肉多的大西瓜,秋天有红彤彤的甜柿、黄灿灿的沙糖桔,冬天可就要吃那白胖小子——水萝卜了!再往西走,就到了卖肉产品的地方。屠夫的案头上放着一把带点肉末的大刀,有的屠夫还会在你路过的时候故意拿起大刀,使劲往下一挥,发出“咚”的一声——那是到落在案上的声音,一根牛骨便被砍成两半,他仿佛在告诉你,看我这把好刀!

 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水产那边杀黄鳝的大娘。大娘坐在一个窄小的板凳上,双腿叉开,两腿之间放一个大的洗澡盆,里面全是新鲜生活的黄鳝。洗澡盆的边沿放一块木板,木板头处钉一颗长钉,带钉的那头朝着大娘,另一头搁盆里。“黄嫂,给我杀几条鳝鱼,儿子回来了,要给他补补。”顾客上门,黄嫂也不说话,只赤手空拳的从盆里抓起一条黄鳝,举起,瞅准头的位置,使劲往板上一甩,头的部分正好钉在钉子上。黄嫂抓着鳝头,也不需要牵住鳝尾,只顺着鱼身猛地一抽,鳝鱼就被分成了两半,一条鳝鱼就算杀好了。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间隙,让我们看的人大呼畅快。“哎呀,黄嫂杀的鳝鱼啊,就是比别处好啊。”听到顾客这么说,面无表情的黄嫂才稍稍吐出一口气,继续她的生意。

菜市场的最北面就是我要过早的地方了。这里可是一块过早的宝地,我爱吃的热干面、三鲜粉、牛肉面、豆皮儿、滑肉面、豆浆油条儿豆腐脑、面窝粑粑炒河粉……在这里会聚一堂。他们虽不在一家店,但却一起做生意。你可以随便坐谁店里,点谁家的东西都可以,最后钱都一起给,给哪个老板都行,他们会自己分配。

  门口那个最大的火灶,上面一个大铁锅,里面煮着不知已烫了多少面的面汤。“老板,来份一块钱的热干面。”老板就站在大铁锅旁,等着听你说要什么面。碱面是一定会放在大筛子里的,老板右手抄起水瓢大的漏勺,左手掂量着分量抓起一把碱面放入漏勺中,顺手将铁锅的锅盖打开,白色的蒸汽一下子翻滚出来,好似孙大圣的筋斗云,乳黄色的面汤便在锅内咕咕作响,好不神气!老板手中的漏勺和面要一同入锅,但不能全放进去,老板只能将勺拿在手中,手臂稍稍使一使劲,晃一晃勺柄,让碱面充分的和面汤接触,烫好,捞起,手腕再使劲抖两下,滤掉多的水,倒入瓷碗内,加上酱油、醋、肉末酱、葱,你若喜欢辣便给你添些剁碎的红辣椒,保准好吃。

  我吃热干面的时候爱喝香味醇厚的甜豆浆,父亲爱喝微辣热乎的糊辣汤,母亲爱喝清甜的豆腐脑。豆腐脑总是装在一个七十公分高的酱缸内,小时候每次买豆腐脑的时候,我都会担心这满满一缸豆腐脑,卖的完吗?殊不知,我若懈怠偷懒一下,赖会儿床就吃不到这清甜爽口的豆腐脑啦。

  离开过早摊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或许,美好的一天,就是从过早开始吧。

 小作者有话说:

  上周末去听了石一枫老师的讲座——北京,文学与城市,回来后便写了这篇文章。听讲座的过程中我便一直在构思这篇文章的内容,有些想加的东西也并没有加上去,灵感来的时候总觉得力不从心,很多想法都没用上,思想受困于笔力,很可悲啊。

  但其实我想说的是,这篇文章和我以往的风格大不相同,这着实是听完石老师的讲座后所受的影响。我原先喜欢嘉叔那种风格的文章,总想做一个像他那样的网红写手,是石老师的一句话点醒了我。石老师说:“现代的作家都太过冷淡,缺少对朴素生活的热爱。”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无论是张嘉佳、韩寒还是大冰,没错,他们的故事都很精彩,我也喜欢那样轰轰烈烈大快人心的故事,但是,总是缺少一种真实感的。我从前喜欢看嘉叔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可当我想看第二遍的时候,却怎么都对不上味儿,好像故事也就是那么个故事,没有让我可以回味的东西(仅作者观点,不喜勿喷)。但余华先生的《活着》,无论看多少遍,我都会为福贵流泪。我才明白,伟大的作家,都有着一颗对朴素生活热爱的心;伟大的作品,都来源最平凡最简单的生活。我也才真正明白了,何为用眼睛观察,何为生活的细节,何为平凡中的不凡。

  这篇文章算是我的一个新起点吧,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该如何走下去,写自己所想,想自己所爱。在这里,我也希望我们临江文影,能找到自己的道路。我们公众号还处于萌芽阶段,必定会有很多不足,还请各位看官不吝言辞多多指点,共同创造一个更好的文学交流平台。


作者|林婉         排版|木樨            图片|网络

临江文影长期征稿

悄悄告诉你美丽的朋友

欢迎戳↓

征稿 | hey~ 听说你怀才不遇 ?


你可能还想看:

生如夏花 | 泰戈尔(推荐)

简单 | 三毛

许嵩 | 把伤痕当酒窝

约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