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生在大陆 冥冥之中剪不断的联系

两岸青年2018-10-10 15:34:28

武汉是深处中国腹地的内地中心城市,同时也是世界上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而我刚好就是这千万大学生中的一位。




两年前我报考了武汉大学,生活便从熟悉的上海一下转到了一个新城市,从此在这个新城市里展开了我的新生活。认真回想下当初,其实我的心里是很开心的,因为又有了一个可以完完全全重新体验一个新文化的机会。


我个人十分崇尚旅游。我一直都觉得,旅游最精髓的地方就是要在当地用当地人的方式认认真真的活一把,把自己融入那个地方去生活一段时间,这样才能够最为真切的感受到当地的文化。因为只有在那个地方日常的生活过了(有别于一般的观光),你才能够看到那个地方最为真实的面貌——才能够收获真正不一样的,独一无二的感悟。这是我一直相信着的,也是我的信仰。


第一次听到自己要来到武汉念书的时候,手上拿着武汉地图,心里感觉非常新鲜,有一种即将要踏上未知土地探险的感觉。那时候拿着地图,没有太多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想象,只是仔细研究着地图,想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将这个城市的各个城区各个地标熟记在心里。


两江之城,武汉三镇,说的都是它——武汉。从小背古诗,诗中写道“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这千古留名的黄鹤楼也在此。同样,这里也是民国政府的往日首府,留下了许许多多与辛亥革命有关的历史遗迹。


上个月好友来武汉探望我,便带她去参观了辛亥革命纪念馆,里面所陈列的历史物品以及历史文献、介绍,甚至包括精美的博物馆室内设计,都让我感受到武汉这座城市作为民国曾经首都来说与其他城市的不同之处。武汉这座城市对于曾经的民国记忆,和别的城市相较起来,确实更具情有独钟的意味。除此之外,从博物馆的室内装修来看,更表现出了武汉人对于这段开创中国新纪元的历史的别样情怀。


而这样的独特性,对于我们这些台湾学子来说,其实是颇让我们感到心灵的撞击与抽动的。箇中原因,我在此做些小小解释。


众所周知,现今台湾仍然保留着中华民国这一政权,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在世界上已普遍不被承认,而对于我们这些从小就耳濡目染,听习惯了“今年是民国几年?”、“我是民国几年生!”的海外台湾学子来说,免不了会有些心酸。而在大陆地区,由于政权的不同导致两岸的历史“差异”,很多我们从小认定不变的像是骨子里的对于历史、自我的认知,在这里却完全变了个样。年纪大一点来求学的,心里或产生些不解与反感;而一些年纪小一点的,则会感到困惑;反反复复的两岸生活交替着,两边不同的历史或价值观念就在左右耳间不停穿梭,反感的久了变得麻木,困惑的久了变得更加茫然。长期下来,大环境的冲击总会让我们这些台湾学子或多或少造成一些自我认同危机,往往让我们身在大陆,心里有时却萌生出些莫名的无力感。


大多数的内地城市,由于不曾是民国古都,少了这层特别的情感,对我们也并不会产生这种共鸣。但是在武汉,甚至于在一些古迹、学校教学楼的墙边甚至长江大桥上,建造时间都会以民国几年做标识。不只是我,我相信很多台湾人如若看到,心里定都会是“此处竟然也会!”云云。


这就是一种在你意想不到的“异乡”找到自己家乡点滴的动人之处,试问这是一种多难得的缘分哪?多少的历史,才能造就出这样的今天。心中的感动,很难用言语形容清楚。


从此对于武汉便多了一份牵挂。也许是心里的触动吧!武汉这个城市的历史,与台湾的我们的联系,让我渐渐感觉这已不是一个单纯我当初选择在此求学四年的城市而已。从一个更宏观的历史层面来说,我们在异乡找到了和自己的家乡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城市。仿佛武汉和台湾就像是分隔两岸的手足一般,而我如今正在此处求学,心里深深的感觉到,我并不是孤身在陌生的地方漂泊着,冥冥之中,这里和我的家乡有着那么多独特的联系,给了我很多慰藉。


除了历史,武汉这个城市的人文,也让我对它产生了别样的亲切感。从小到大去过了大陆的很多地方,每个地方的人文气息都有着很大的差异。四川人的出了名安逸慢生活,上海人出了名的排外(但客观来说其实并没那么严重!)。武汉这个城市的市民虽然出了名的个性火爆,但相处起来,却让人感觉到意外热情与友好,绝大多数时候既热心又淳朴。而且另外一个让我感到很意外的地方是,当我在试着描述武汉市民的时候,我根本不需要把许多在外接触的陌生人、路人与我平日在校园里相处较密切的武汉朋友作为区分,不用特别像上文那样做出备注。若是在上海,那的确是需要,可是在武汉真的不用!因为不论你们是不是朋友,就算只是些一面之缘的人,大部分都热情友善,这一点着实让我又惊又喜。


而为什么我会说武汉的人文也是让我对这个城市产生别样归因感的原因呢?是因为在台湾,不知道各位是否常有听说“台湾最美的不是景,是人”这句话。台湾人是世界上出了名的友好亲切善良热情与淳朴!这绝对是能让每个海外台湾学子拍胸脯保证的台湾国际名片!而从小在大陆生活的我们,相信很多人都遭遇过态度不屑的服务生,骂人的出租车司机,不守交通的路人,不会礼让行人的汽车;每每遭受这些“小创伤”,回到家乡,对比一下待你如上帝的服务生,友好又爱跟你聊天的司机,井然有序的马路,随便怎么慢慢走都等你先过的汽车,总会带给我们感动与感慨。


但这些也并不是说就在批评。反观台湾的过去,三四十年以前,也是一样。不成熟的服务业,不够完善的公民意识,经过了全民的努力才换来今天。大陆的这些现状就像是以前的台湾,只要全民一起努力改变,很多年以后也一定会有所改善,毕竟古语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武汉的难能可贵之处是,能在现在的中国,表现出来高人口比重的热情友善。虽然交通规则这一点仍需改进,但是市民的态度却远远领先了其它城市。有时真的让人不禁想着,这个城市就像我们的发源地一般,就是我们的一部分过去啊,这里的人们如此友善,对比现在的台湾,更增添了不少联系,追根溯源的联系。


最后一个让我感觉武汉与台湾有着深深的不可思议的联系的一点因素是——食物。自从来到武汉,我发现武汉这个地方的小吃种类非常繁多。武汉这个城市管吃早餐叫“过早”。著名的过早食物有“热干面”、“汤包”、“三鲜豆皮”、“米酒糊”等等,而这些食物也不一定只限于“过早”时食用,他们同样是武汉人正餐时的桌上餐点。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小吃,例如精武鸭脖,闻名中国的周黑鸭,糯米包油条等等。


糯米包油条其实就是饭团,很多地方都有类似于这样的小吃,但为何看到武汉的“糯米包油条”会让我这么有亲切感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包法和里面所容纳的食物,特别是油条!这都是我们在台湾吃的饭团里也会见到的东西啊!虽然里面包的食材还是会有很多不同(武汉人喜食辣),但是那一根油条却一下唤起了我们小时候的记忆,活脱脱台湾饭团的始祖版一般。


台湾的早餐,不论是学生还是上班族,常常会在路途中买一个热热的饭团,里面包着菜脯,卤蛋,油条,肉松等等,简简单单,却就是一个暖心的早餐,开启一天的元气。而在武汉,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美食,都能找到和台湾的相似之处,这样的联系,不知给我们这样的异乡人心中带来多少惊喜。而三鲜豆皮底下的糯米饭,做法和台湾的“油饭”十分类似,其中也一样加有五花肉沫,豆干等,虽然口感和油饭一定有差,但是这样的做法是在上海或其他地方见不到的。


最后再来说说武汉汤包,也许很多人听说过上海的“小笼汤包”,在上海生活了那么久汤包自然也是吃了很多,但是上海汤包的汤汁和肉馅都是走“偏甜”路线,上海人喜食甜或糖醋,因此也不感到意外。由于历史的安排,台湾成为了一个汇聚大陆五湖四海美食的地方,又经过了好几十年与台湾本地菜的融合与改变,逐步演化成了现在闻名于世的台湾菜与五花八门的台湾小吃。而我们在台湾所吃到的汤包则是保留咸鲜味的。当我在武汉吃到汤包时,我一样又被触动了,武汉汤包的口味和台湾汤包的口味近乎一致。也许种类并不如台湾的多,但却像是台湾汤包最原始的影子。每次来到万松园小吃一条街,都一定要去“今楚汤包”来上一笼,除了体味一把武汉小吃的美味,也算是一解自己的思乡之情。


武汉这个地方,有太多太多的小细节呈现了和台湾的联系。每每回到台湾,和家里的老人或机缘巧合和一些当年的老士兵聊天聊到自己在武汉读书时,经常碰到长者们感叹一句“武汉啊!”,而此时的我心里总会扬起一丝愉悦,那是一种我和你拥有着共同记忆的感动,尽管这份记忆存在在不同年代,不同时空。这些长者们以前都是老国民党士兵,武汉曾是他们昔日的首都,现在留在了台湾,往日的荣耀与革命记忆却从未消逝。


以前的战争岁月,现在的和平年代,不论年代有多少不同,我们都是曾经在武汉这座江城生活过的匆匆过客中的一员,我们都在此缔造了各自人生中的难忘回忆。对我来说,武汉的意义早已不是一个大学四年生活过的城市而已,即使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但是我会打从心底的怀念它,怀念这些冥冥之中的难能可贵的情感连接。



注:以上内容为作者赞助提供,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两岸青年微信公众平台,谢谢。



=========两岸青年========

投稿邮箱:andylaw2443@foxmail.com

投稿内容:关于你和台湾、大陆的所有,字数不限

具体详情可点击底部的“阅读原文”直达征稿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