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大吃一江:回味武汉的好食物

豌豆的自我表达2018-04-15 16:03:52

文末有彩蛋,我写的时候也并不知道它会出现!生活太奇妙了!


一转眼离开武汉来杭州已经大半个月,毕业的时候笛子跟我说,你写了“大吃一京”,为什么不写写武汉版,我说对哦,那我写嘛!

说到毕业,整个毕业季我都没什么离愁别绪,年轻人各奔东西,虽然未必前程似锦,似个亚麻布还是不成问题吧,不至于似鲁缟,到底是颇有希望的。所以我觉得是好事。而且毕竟已经是2017年,网络通达,随时联系。

不过食物就不太一样了,除了连锁店,很多东西要在当地才能吃到。我对于师友们的回忆主要是一起聊的天,上的课,做的事,我对于武汉这个城市的回忆,除了狂野的公交车,大概就是这些食物吧。

所谓“盖棺定论”,在武汉吃过三年,我已经走了,摆脱了身在此山中的境况,才能真正过滤出好吃的东西,所以很可以拿出来聊一聊。那就聊聊。

(注:没照片,于是我随手涂鸦了,灵魂画手,凑合看吧)


1

周六难得不出门,那就窝在家里连超市也不要去,我用豆浆机打了“薏米绿豆红豆黑米汤”早晚喝,午饭还是决定叫外卖。然而,我并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吃的外卖。最终只能胡乱地买一份,味道很差,勉强可以下咽而已。

这时候就不得不想念晓丹,一家坐落在东湖村小巷子里的小店。

晓丹是一家人开的,所有的菜都是老板一个人炒,干净,实惠,味道很好,发挥稳定。代表作是……看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宿舍有句话叫作“晓丹养活了我们”

我喜欢酸辣土豆丝,玥玥喜欢肉末茄子,雨涵喜欢土豆鸡块,六光仔喜欢蒜烧牛蛙,荣誉舍友雪雪喜欢小龙虾……哎呀其实这些我都喜欢。但我还是最喜欢酸辣土豆丝,开胃且没有肉,饭量大的时候一顿可以吃掉一饭盒土豆丝,饭量小的时候剩一些正好可以当晚饭。赶论文的那两周,我跟玥玥隔天点一回晓丹,一份茄子,一份土豆丝,一份米饭两人分,偶尔来个土豆鸡块少放鸡块或者牛蛙。所以晓丹是陪着我们经历过战争的,这是革命友情

是的,这是一家可以反复吃的店。我从来没有这样频繁而持久地吃过同一家店,因为我其实不喜欢经常吃同样的东西。但是晓丹很好,它可以反复吃。

毕业的时候我特意从那边走,最后一次买一份土豆鸡块少放鸡块,又跟老板合了影,祝他生意兴隆。

不过本来我还和雪雪约了要再吃一次他家的小龙虾,毕业季吃来吃去没吃成,宿舍想再一起吃个晓丹,结果也没吃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上了。



2

离晓丹好像都不到一百米,在东湖村巷子口,公交车站牌后面。

第一次来是我导带我们来吃午饭,那是我第一次听闻“酸萝卜老鸭汤”这种东西,一个大陶锅端上来,里面是一只煮到骨头稣软的整鸭,鸭子下面铺了一层酸萝卜。酸萝卜已经煮到透明,因为腌过而微微发红。我吃一吃,惊为天卜。

从此跟很多朋友去吃,其实他们家还有别的老鸭汤,我每回都想“要不要试试别的”,可是有什么能比酸萝卜更好吃呢?没有的。于是每回都还是“酸萝卜老鸭汤”,其他的汤,嗨,我连名字也没记住。

四月初爸妈来武汉玩,一家三口日行两万五千步,在长江两岸狼奔豕……狼奔豕突,父上母上健步而行。我带他们去吃武昌鱼啦,锅盔啦,烧梅啦,热干面啦……他们统统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他们一致认为在武汉吃的最好的一顿,就是在千方老鸭汤。爹同志兴致勃勃地边吃边说,这个咱们那里没有,要是有应该能挣钱;妈妈对老鸭汤和酸萝卜兴致缺缺,但她很喜欢大拌菜,觉得这是武汉最好吃的了。

我们专业的散伙饭也是在这里吃的,唱了六小时KTV的文献狗们太需要吃饭了,而最近的就是这家。虽然那天萍姐姐下午就走了,但是她的倩影在我们心头荡漾,所以算是人齐了。不知道我们八个人下回一起吃饭要多少年之后。



3

我在武汉吃的第一顿饭就是武大门口的矮子锅盔。薄,脆,料足,虽然是个连锁店但是我竟然没在武汉见过第二家。我觉得怪味和梅菜的都很好吃,辣的那些口味对我来说太辣了。

说起这个锅盔,杭州的胖子烧饼也是好吃到爆炸。胖子烧饼在文三路,门头是老板的半身像,非常瞩目,上宁桥公交站附近。胖子烧饼里面基本都是肥肉,但是好吃,不喜欢吃猪肉更不喜欢吃肥肉的我想到了会流口水路过了会想跳车。甜胖子特好,再次证明肉脂要与糖同吃,脂肪与糖分会带你回到人类的原始岁月,感受本能的快乐。

以后吃胖子烧饼的时候,也经常会想起矮子锅盔吧。



4

这家店是六光仔发现的,广八路上小小一家,竟然品质甚好。

奶油总体是质量很好的,好到吃好几个也不会腻,香草泡芙里真的有香草籽,各色西点比皇冠、仟吉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不时有一点新品,比如六月份的时候出了迷你豆乳盒子,之前还有季节限定的抹茶大福什么的。常驻的包括手指泡芙(玫瑰、巧克力、香草、原味),么瑞恩,南斯栗子,提拉米苏,鸡蛋布丁等等,统统都好吃。玫瑰泡芙里有颗粒状的玫瑰砂糖,每次吃到都觉得香香甜甜好开心。

店小不欺客,价格公道实惠,我们寝室好像有几天连续地在吃这家,我和六光仔还都搞过独立吃一份套餐的壮举。

说是套餐啦,味道好吃的小西点三四枚而已,一眨眼就没了。

六光仔幸运地见过老板娘,说是很有气质的一个人。我没见过,老板娘在我的想象里是个美人儿,温柔,手指尖经常带着奶油的甜香



5

在万松园。

因为ly师姐在江岸区那边,所以正好给我过江探索美食的机会。我们俩吃过好多店了,半秋山啦,靓靓蒸虾啦,沈老二蟹脚面啦,每次都因为聊太高兴而忘记拍照。后来xp师兄也加入了,文献小分队小聚起来,依然每次都因为聊得太高兴而忘记拍照。我们三个最后一次聚餐就是在这个夏氏砂锅,要了牛蛙煲和海鲜粥,还有小菜。粥和煲都做得蛮好的,离得近的话很可以常来吃吃。

两个已经开始工作的人和我一个即将开始工作的人,围绕退休展开了兴致勃勃地讨论,中间笑到不行,三个人说了一晚上。想起来学期初的时候马师兄请大家来家里吃火锅,wx师姐和lg师兄很快要有宝宝了,大家聊育儿聊到飞起,还在席间发明了拍嗝机,一顿饭竟然吃到下午四点。上个月我有一天一边吃瓜一边跟木木瞎聊,聊到半中间感慨:“人生啊,还有什么比吃着西瓜瞎扯淡更开心的事儿吗!”木木哈哈大笑说有啊:“一边扯淡一边背单词一边想象你吃西瓜一边偷偷在妈妈腿上画小人。”

哎,这个世界上的一大幸福就是跟朋友们吃点好吃的,乱聊乱笑,因为这意味着闲暇,不仅是时间上的闲暇,还有心理上的闲暇

话说回来,在餐厅里要聊起来其实不是那么唾手可得,得要东西好吃,餐厅还要有点人气,但又不能太闹腾。夏氏砂锅在这方面蛮好的。



6

这家店最初是怎么被我们发现的来着?好像是因为隔壁的仓桥家要排队,我们就来吃了这个。

业界良心啊!!

他们家永远有座位,服务员态度永远挺不错,菜永远保持一贯水准。

我记得大概是15年上半年的时候,冬阴功汤换过一次配方。一般来说换做法都是偷工减料的结果,越换越难吃,最后倒闭。可是泰香椰雨没有,我觉得换了配方之后冬阴功汤依然很好喝!也许少了两只虾吧,但是没关系啊物价飞涨嘛,而且锅里的虾还是能令人满足的。

我跟很多人来吃过泰香椰雨,尤其是每学期开学的时候,非常需要去结实地喝一锅冬阴功汤,才能踏实地在武汉继续探索新的美食。

当一个武大狗去了无数次街道口,又一次感到无饭可吃的时候,泰香椰雨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来份冬阴功汤,一盘咖喱虾,再点个当季新菜什么的,熟悉的食物能抚慰你彷徨的心灵和呐喊的胃



7

在汉街口的一家粤菜馆,研一的时候我来吃过,好像吃的是火锅,味道忘记了。

临毕业的时候,准确地说是快要答辩的时候,有一天我导带着我跟六光仔从学校徒步来吃,我导说这家店的点心“是宗先生鉴定过的,说没变味。”宗先生是武大古籍所元老,广东人,很年轻的时候就来到武汉,讲普通话可以说是字正腔圆了,但还是有一点点可爱的广东腔。我记得他跟我们讲《古音汇纂》的初稿编写,说到一个问题,他说“有点麻烦”,这个“有点麻烦”就很南方,很广东,乡音难改。

我和六光仔一听我导说是宗先生鉴定过的店,那一定要去吃的嘛。进了店我才意识到,哦,原来我来过。在我导的指导下,我们点了虾饺、榴莲酥、凤爪、蜂巢豆腐、榴莲布丁、干炒牛河。样样都好吃,榴莲酥是我吃过的最棒的。我导是一个豆腐爱好者,我不喜欢吃豆腐,更加不喜欢吃有孔的豆腐,但是跟着我导尝了尝这个蜂巢豆腐,竟然真的很棒哎,改变了我对有孔豆腐的看法。

我导谆谆教导我俩,工作了,离开学校走上社会,你会遇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七八九十,十百千万……“千万不要急,要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我们俩边吃边点头。

哎,我导真好,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8

辣家私厨


这家店不是武汉的,是杭州的;不是以前吃的,是周日晚上才去吃的。它跟武汉的联系是:特色是小龙虾,虾又大又新鲜,比武汉的靓靓蒸虾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价格还实惠。这不是重点,神的是他们家有北冰洋,玻璃瓶的北冰洋!他们家还有一个分店,就在我家南边,我老家的家南边!我被震惊了,在一个杭州老城区的龙虾店,我遇到了瓶装北冰洋和胶州澳门路。

于是胶州北京武汉杭州,在我生命里占据过最长时间的四个城市,就这么在这家店里碰撞了。来这家店之前,我在写这篇武汉食物回忆,又迎接了工人师傅送来新家的冰箱和洗衣机。一起来吃这家店的,是我在杭州新舍友和朋友。吃完了分享我的见闻的,是我在北京和家乡的亲友。


生活真的很奇妙,也许它真的不是线性的。我站在此刻,这一刻不是只能指向过去或者未来,这一刻,每一刻,都是一个圆心,周围浮动着回忆,也浮动着新鲜。


嘻嘻,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豌豆的自我表达


好玩的话题和日常

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