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如蝉翼,状如金箔,这个只有1mm的清明美食,不仅安抚了中国胃,还让日本人欲罢不能

时尚虎虎2018-09-20 09:21:03

清明未至,

浙江义乌朱店村,

就已是细雨纷纷。



毛协俊的妻子,

早早爬起来,

在厨房里一阵忙活。




新鲜的野菜、萝卜,

洗净焯好切丁,

拌上水嫩的豆腐、糯米,

再淋上佐料调味做馅。



然后用切成四方的豆皮,

仔细包好、卷成长条,

放入油锅炸至金黄。



透明的豆皮外衣,

黄焦酥脆,豆香扑鼻;

依稀可见的内馅,

鲜嫩爽口、毫不油腻。



每逢清明,义乌家家户户的巧妇都会用当地特产的豆皮,做这道简单的传统风味小食——豆皮素包。



而每每这时候,

也是朱店村毛协俊,

最忙碌的时候。



义乌盛产豆皮,

最有名的当属赤岸镇,

而赤岸的豆皮,

大都来自朱店村。



“半夜里家家户户开灯做豆皮,晚上就像白天一样。”毛协俊的整个童年,都氤氲在豆浆的清香和蒸腾的热气里。



朱店的豆皮,

靠的是一个“捞”字。



去皮泡好的黄豆,

用上了年头的大石碾,

细细磨成豆浆。

然后倒入浅锅里,

添柴慢火煮沸。



火候的处理,尤为重要。

火势太旺,结皮速度太快,

往往来不及捞,

豆皮就变得过厚。

火势太弱,则结皮速度慢,

很难及时捞起。



毛协俊捞了几十年,

凭着丰富的经验和悟性,

他能一下子看出,

何时是最恰当的时机。



醇厚的豆浆,

在热气作用下,

表面慢慢浮起一层薄皮。



毛协俊拿两根长竹筷,

一根从豆皮底下向上轻挑,

使之离开锅面;

另一根沿着豆皮由上而下,

顺下多余豆浆。



动作轻柔到位,

却又干净迅速。

薄、均、透、韧的豆皮,

就这样被完整地捞起。



光洁透亮的豆皮,

高高悬挂在竹竿上,

色如玉、腻如脂、薄如纸,

在阳光下泛着金光。



50张豆皮叠放在一起,

厚度才只有5厘米、

这样算下来,

一张豆皮,

平均才只有1毫米。



晾晒完全后的豆皮,

水分自然收干,

浓缩了豆浆的全部精华,

成为蛋白质和氨基酸含量最高的豆制品,

也成了义乌人的餐桌最爱。



炸素鸭。

豆皮铺好,抹上酱汁,

再一层层卷起油炸。

色泽金黄,鲜香油润,

清爽不腻,咸中带甜,

竟真有烤鸭的美味。



葱香豆皮。

刚做好的豆皮,

淋上鲜榨的葱油,

嫩滑鲜美,清爽怡人。



毛协俊说:“小时候家家做豆皮,却舍不得吃,都拿去集上卖;现在,大家都吃得起了,却没几个人做了。”



又累,

赚的还少,

年轻人没几个干这个,

都跑去做小商品了。



毛协俊不是没出走过。

他和妻子一度跑到上海,

想在上海开豆皮厂赚大钱。

可是几十万砸进去了,

他却怎么也做不出以前的味道。



“水质不行。我烧的那个浆水,三分之一能做,另三分之一的话就废掉了,变成废浆水了。水里的漂白粉太多了,做不了。



不愿意将就品质,

赔掉本的毛协俊,

只好带着妻子,

重新回到了朱店村。



“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人做,

我也要坚持下去,

我们这地方,以前说起来,

就靠着一张皮,

撑起了整个村。”



只有家乡的山泉水,

才能赋予豆皮,

独有的质地和美味。



几间厂房,

几十口大浅锅,

十几个老师傅。

山间迷蒙的细雨里,

毛家的豆皮厂,

依旧热气袅袅,豆香四溢。



车间温度常年高达30多度,
师傅们大都穿着短袖干活,

依旧是汗流浃背。



闷热的环境,

固定的工作姿势,

让很多师傅落下了肩颈毛病,

可是没办法:

朱店的豆皮,

就是这样一张张捞出来的。



一口锅可以捞600张,

一天生产两万张豆腐皮。

它们远销上海、福建、

广东、天津等省市,

甚至还漂洋过海到了日本,

让日本人也欲罢不能。



这张产于山野的小小豆皮,

在毛协俊夫妇的努力下,

再一次成了朱店的金字招牌,

让衰落的小村重焕生机。



他们还开了一个农家乐,

研究各种豆皮美食,

招待来自天南海北的食客。



他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

能尝尝他亲手捞的豆皮,

也爱上这个

山清水秀的江南小村。



毛协俊也终于有能力,

做一件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

在每年重阳节,

请村里的每一位老人吃饭。



年轻的时候,

毛协俊在村里做收购,

老人们从没断过豆皮的供应,

哪怕在他最窘迫的时候。



他忘不了这份恩情和信任,

朱店豆皮联系的,

不仅是几代人的记忆,

更是难舍的故土乡情。



饮水思源。

做豆皮如此,

做人更是如此。



欣赏更多精彩图文,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