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作家作品专辑:豆腐飘香•来自心底的呼唤

龙川资讯2018-09-13 14:53:11


❂ 编者按

3月,龙川县作家协会携手龙川一中川流文学社,挖掘培养龙川文学新秀,联合举办了第二届“龙川文学新秀杯”征文活动,以充分补充龙川县作家协会的新能量,一等奖作者破格吸收为龙川县作家协会会员。此次征文活动以“龙川客家文化”为话题,近日比赛结果已揭晓,特选刊部分获奖文章,和您一起感受龙川别样的风俗习惯,约您一起体会河源独特的客家文化。





豆腐飘香
■吴月梅(成人组一等奖作品)




       回忆,恍若天边的片片云彩,投下了仙女般的身影;回忆,又恍若大海的朵朵浪花,扑腾起银铃般的欢笑。在凝眸的一呼一息之间,我的回忆里却飘来淡淡的清香。诗云:

梦回山边小屋,几许桐花飘荡。

犹忆庭边倩影,似闻豆腐飘香。

豆腐,是我们客家人不可缺少的一道菜,因其营养丰富,质地滑嫩而深受人们的喜爱。

小时候,常常看着妈妈拉磨碾豆浆、做豆腐、酿豆腐,这一过程常常需要四五个小时,妈妈总是累得直不起腰,但看着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她却乐呵呵地笑着……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我们吃不起大鱼大肉,幸有豆腐能给我们解馋。记得有一次过年,在半月时间里,妈妈做了三桌豆腐给我们吃。我清楚地记得,那年我重了四五斤。现在想来,我有一个硬朗的身体,全得益于妈妈的巧手,更来源于块块豆腐的丰富营养。

时光荏苒,一眨眼我师范毕业了,分到了乡村小学。我从没想过,作为一个教师的我竟会与豆腐如此结缘。诗云:

昔我往矣,寒风漫吹。

今我来思,豆腐凝脂。

夜半披衣,赚钱充饥。

我心伤悲,谁共与知?

我是一个不孝女,父母含辛茹苦地把我喂养大,赚钱供我读书,一心盼我跳出农门,可我却不听劝阻,执意身嫁农门。为了建几间属于我们的房子,在先生出门打工的日子,我和家婆毅然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那微薄的四百多元工资,是远远付不起昂贵的建房费的,于是我便想起做豆腐。

那年我二十二岁,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磨豆腐的情景:

周五傍晚,我先洗好豆子,泡上水。次日凌晨三点多起来,装好磨浆机,在出口处系上豆腐袋,放一个桶,把豆子放在磨盘上的漏斗里,打开电阀门,不时往里加点水,在轰隆声中,大概半个小时就把豆浆磨好了。

第二道程序是榨豆浆。刚磨出来的豆浆是含有豆腐渣的,需要过滤,我把豆浆连袋放进缸里,不时加上一些热水,左右甩动袋子,让里面的豆浆渗出,最后只剩下豆腐渣。

然后把这些豆浆放进锅里煮,煮开后装在桶里,待稍凉再用。在这会儿时间,我便摆好一张桌子,放上豆腐模,摊上豆腐帕。称上七钱石膏,和水调匀,倒进缸里,挥动铲子顺时针搅动,待豆浆变稠了便罢,盖上盖子。二十几分钟后,打开盖一看,缸里便成了豆腐花了。我把它们一勺一勺舀进豆腐模里,弄平,然后拉上豆腐帕,盖好配套木盖,压上几块大石头。于是桌子四周便哗啦啦地流着豆腐水,不久,水流干了,豆腐也便好了。拿掉石头和木盖,掀开豆腐帕,我拿起小刀,用两根方条为尺,横切十二刀,竖切十二刀,一桌豆腐便分成了一百多块,再把它们一块一块放进装有凉水的桶里,便大功告成了。其时天已大亮,我家婆便挑着去村里卖。一桌豆腐除了成本大概能赚十元钱,一月四周,一周两桌,这八十元钱便是我和家婆的伙食费。那段日子,因为熬夜,近一米六的我仅重四十公斤。暗夜无边的日子,泪水一次次湿透枕巾……

那些日子,是妈妈一次次的安慰和鼓励支撑我挺过来,是那淡淡的豆腐香,伴我走出困境。

没有人的人生永远都是风雨,后来,我们不但在乡下建了房子,还在县城有了安身之所。昨日回乡,漫步林中思往事,眼前光景又一年,诸多感慨顿涌心间,聆听夫儿在车上的欢笑,阳光下,我亦浅浅含笑,记忆深处,又飘来淡淡的豆腐香……

 


龙川客家人与黄酒
■张惠琴(成人组二等奖作品)



       巍巍螯山山麓、滔滔东江两岸——文明古县龙川,是客家人聚居之地。这里清新的空气中,常常飘散着的醇醇的甜甜的酒香,便是黄酒的味道。是啊,客家人居住地怎能没有黄酒呢?

每到冬季,田里的稻谷成熟了,田野里一片金黄。勤劳的人们开始收割稻谷,能干的客家女人便开始张罗酿黄酒。她们三三两两仿佛约好了似的,纷纷挑着金灿灿的满满的一担糯谷,笑吟吟地来到村头,给谷子加工。这虽也是碾米,却只是简单地去壳,取得黄黄的糙米。

此时,原先满满的一担谷子只剩下不到一筐糙米。女人们把米倒入木制饭甑里,浇上水,放到大铁锅里蒸,往灶下烧起旺旺的火,熊熊火光给女人的笑脸镀上一层金色。

约一个小时,特有的米饭浓香便蔓延开来,引得嘴馋的村人前来品尝。主人也不气恼,反而微笑着递过满满的一碗。主人坚信:有人来品尝酒饭,暗示着这酒酿得成。不知不觉,这一递一尝中,邻里关系也更和睦了。

等饭放凉,舀起一勺倒入早就准备好的干净的酒翁中,撒上一层酒饼粉末,再一层饭,一层酒饼粉末,如此这般,直到把饭全部放入酒瓮中。盖实盖子,再把酒瓮抬进箩筐里,并在酒瓮与箩筐之间铺上稻草,稻草使酒瓮不至于倾斜,还能保温。由此可见客家人极其细致的一面。

然后抬到屋角,静静地等待酒发酵,等待美好生活的到来。

可不是吗?客家人的美好生活哪能离开黄酒呢?

客家人有婴儿出生,婆家便拿出早已酿好的黄酒,与炒好的家鸡肉一起煮,给产妇和孩子增加营养,哪家白白胖胖的孩子不是得益于黄酒的滋养呢。每逢有人来祝贺,也一定以鸡肉酒相待。

女儿长大后,照例要出嫁,妈妈便准备好荷包蛋酒。新娘含着泪,一口口吃完,带着许多不舍和希冀,从此辞别了熟悉的娘家,去往一个崭新的家。

客家人百年后,后人往往也是带上黄酒来祭奠。清明时节,在芳草萋萋的山坡上,人们烧上一炷香,倒上一碗滚烫的黄酒,一边和长眠的亲人拉家常,一边端起酒碗,缓缓地轻轻地把酒洒在黄土地上,土地美滋滋地喝光了酒,便是亲人喝了去。这酒使活人和逝者有了最亲密的沟通,彼此得到了最好的慰藉,多少恩怨一笔勾销,多少敬意多少思念多少祝福都在不言中。

不仅如此,客家人平时也离不开酒。

客家男人要外出打工,女人炒几个家常小菜,温一壶黄酒,一家人就都捧起大碗,一饮而尽。从此,在外漂泊的客家男人,再苦再累,一想起温馨的家,口中隐约升腾起黄酒香味,便会充满干劲。

过年时,天南地北的亲人回家团聚,除夕夜的团圆饭,酒依然少不了。大家就着黄酒,大口吃着肉,分享着一年来的酸甜苦辣,展望着来年的梦想。醇醇的,是亲情;甜甜的,是生活。

巍巍螯山长绿,滔滔东江长流,客家黄酒文化也将源远流长。客家黄酒,不仅仅是酒,它已经是一种象征,象征着龙川客家人用勤劳、细致、热情开创的美好生活。

 



走进围龙屋品味客家文化
■龙川一中高一10  钟依灵(学生组一等奖)



古朴斑驳的院墙下,一朵小花正含苞待放。走进这雅致的古墙,却又似走进花苞中。层叠的花瓣皎洁精致,藏着多少未知的故事。迷人的屋宇环环依偎,它有着一个美丽而又古老的名字——围龙屋。  ——题记

围龙屋,顾名思义,就像一条盘卧在地上的巨龙,层层包围的深居中,亦有着严明的观念和约定俗成的规矩。围龙屋的客家文化内涵十分丰富,从建筑风格到民风民俗处处展示了客家的人文历史,是客家文化的重要象征,被众多国内外专家誉为东方璀璨的明珠、世界上的民居建筑奇葩、一部读不完的百科全书。

徜徉在优美静谧的围龙屋中,历史的光影在恍惚间稍纵即逝。只有千百年前一砖一瓦精心搭建的围龙屋,还在无言地见证变幻的历史。围龙屋始建于唐代,盛行于明清,其建筑与中原贵族大院屋型十分相似。这是由于客家先民原系中原汉人,因战乱、灾荒等历史原因辗转至赣、粤、闽交界山区落籍繁衍。因此建筑民宅保持了原有的传统风格。围龙屋的建筑面积少则上千平方米,大的则上万平方米。有的大围龙屋中居住着上百户人家,几百口人。在这合抱状的围龙屋中,不仅蕴含了能工巧匠的智慧,更映射出客家人民团结一致、聚族而居的习性。

围龙屋的精妙之处,首先在于一个“围”字,围是为了抵御外族侵略和追兵袭击,也是客家人对中原建筑礼节的沿袭和推崇。在层层叠叠的围龙屋中,有地位的长者居住着中心的位置,子孙则环居在他的周围,这不仅体现了其尊祖崇宗的伦理思想,也从另一个侧面道出了客家人悠久的中原文化沉淀。

走进这庞大的围龙屋建筑,你会发现,厅堂、上下廊厕、花厅、厢房、书斋、客厅及居室等整体布局错落有致,主次分明。建筑结构前低后高,十分利于采光、通风、排水、排污。这一个个巧夺天工,浑然一体的围龙屋建筑,凝聚了历史先人的勤劳和智慧,也在现代建筑师的书页中,留下了浓厚的色彩。

庭间的溪水在默默地流淌,仔细端详这清澈了千年的溪水,但见一栋栋庄严的屋宇恢宏壮丽,掩映其间。围龙屋一般依照坐北朝南的地势建于缓坡,既可以充分利用不宜耕种的土地,又便于防御外敌的侵略。同时,前低后高的格局使得房屋外观雄伟壮丽、层次分明,屋内阳光充足,空气温润。冬季更可抵御寒风肆虐,夏季又有凉风徐来。围龙屋凝聚着客家人勤劳俭朴、艰苦创业、自强不息的精神,是客家人智慧的结晶。

围屋外,田地里,客家人边插秧,边唱起了山歌,悠悠旋律响彻山间,禾苗在舞动飘荡,山间的树叶随风飘动,形成阵阵波浪,宛如波涛浪水,汹涌澎湃,冲向山下。

围龙屋以其那错落有致、雄浑古朴的韵味,秩序井然、规模庞大而浑然天成的气势说着龙川的客家文化。庭前的水依旧清澈,美丽的花儿开了又谢,唯有那客家文化经久不衰。 

 


来自心底的呼唤
■龙川一中高一21  曾嘉丽(学生组一等奖)



       回首是春,俯首是秋,时光的车轮在无休止地转动。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牵扯四季轮回。它是经过时间的洗涤积淀下来的精华,流芳百世。——题记

龙川是一个很普通的贫困县,它小得让人觉得住在这里很可怜,总觉得缺少一种奔驰于旷野的资本与条件。但是,世界上并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生活在依山傍水的岭南古城——龙川的我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的岭南文化特别钟爱。

客家人零零散散地分布在中华大地上,客家文化也因此约定俗成。无论是美妙绝伦的打马灯,还是让人垂涎欲滴的酿豆腐,还有历久弥香的酿酒,抑或是扣人心弦的客家山歌……它们共同组成了岭南最美的文化。

“新做大屋四四方,做了上堂做下堂。做了三间又三套,问妹爱郎唔爱郎……”此时此刻听到的歌声淳朴而又真实,优美的旋律,华彩的前奏,丰满的和声,倏然间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走进细看,原来是一群钟爱客家山歌的爷爷奶奶们在清晨引吭高歌,他们唱得如痴如醉,听得人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每日清晨,爷爷奶奶们迎着初升的太阳在自我陶醉,他们不为别的,只为喊出自己的声音,活出自己的精彩,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虽然客家山歌不像奇峰突兀,峭石峥嵘,景色秀丽,令人叹为观止的霍山那样震撼人心,但它是客家文化的根本,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整个客家的风俗民风,情义友爱回荡其中。客家山歌文化承载的是古邑龙川千百年来的文化古韵,承载的是独具一格的地方特色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常言道:“山歌唱得心花开,山歌解得千年愁。”岭南文化的四朵奇葩之一——客家山歌文化理应被传承。

也许你会说,一群顽固不化的老爷爷老奶奶的世界我们不敢恭维,我只喜欢摇滚,流行音乐,小夜曲。什么“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小幸运”,“南山南”啦才是我的最爱。但是,作为一名炎黄子孙,我们应当心系民族;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应当义不容辞地将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下去;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客家人,我们更应当携起手来,共同维护我们客家人珍贵的文化遗产。

不同的自然环境造就不同的文化,造就不同的风俗,这就像不同的酿料酿造不同的酒一样。客家山歌源于劳动,它因自身的朗朗上口,质朴纯真而出名,曲中夹杂着客家的乡土气息,掷地有声。

客家山歌文化——来自老一辈心底的呼唤,就如中华传统文化一样,是整个社会的灵魂,是中华人民智慧的结晶,它展现了旺盛的生命力,哺育着生生不息的龙川人。

客家山歌文化——来自老一辈心底的呼唤,作为客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过时间的洗涤积淀下来的精华,体现了客家民系的文化特色,记录着和谐美好的龙川史。

在平凡的生活中,我们每天都在忙忙碌碌,为了追求轰轰烈烈的生活而殚精竭虑,停下来后,发现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的平淡。对于客家山歌,我们或许不能很好地传承,但我们对它应当保持一种敬仰的态度,留住心底的那份纯真,让来自心底的声音亘古不变。

一方净土,沉默不言中不忘留有一片空白,让人渲染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奇观;一片诗词,缠绵悱恻之间不忘留有一片空白,使人神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的雄浑;一句呼唤,歇斯底里中不忘留有一片空白,引起令人深思的似水流年的无限遐想。

来自老一辈的心底的呼唤,他们心中有一个共同的声音:见妹挑担百二三,阿哥心头一着惊,心想同你分多少,又见人多唔敢声;来自老一辈心底的呼唤,他们心中有一个共同的声音,希望客家山歌飞得更高,如鹰击长空般仰天长啸。

客家山歌的音符穿越了大地,在古邑龙川上流淌;客家山歌的号子划破了寂静的律动唤醒了夜空,在岭南小镇上飘落;客家山歌的律动唤醒了农家懵懂少年的心激起了朵朵爱情的浪花。 

 


第二届“文学新秀杯”征文获奖名单

 

成人组:6

一等奖:1

  吴月梅

二等奖:2

骆心慧  张惠琴

三等奖:3

黄球梅  龙康林  邹金棠

 

学生组:26

一等奖:2

高一10 钟依灵    高一21 曾嘉丽

二等奖:8

高一10 张雯迪    高二14 袁丽娟    高二8班谢懿菲 

高一6 叶滢嘉     高二8  徐伟清    高二3骆锦鑫

高二13 邹莉      高一17 魏怡甜

三等奖:16

高一5 魏晶晶    高一18 袁曼琳    高一23班袁圆

高一24 袁征     高一9  袁演冕    高一13李曼琦

高二15 黄丹     高一2 杨志贤     高一21 杨振延

高一23 魏茹芸   高二16 李梦娜    高二7班黄舒悦

高二2 刘焕达    高二14 钟莹琳    高二8  叶媚

高二14 杨文英




来源:河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