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监利《舌尖上的朱河》美食篇

监利生活圈2018-12-01 12:08:56

这个镇子之所以叫朱河,原因再简单不过了,其实就是一条小河穿流而过,而这条小河叫“朱家河”。小河并不是想象中的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水是淡绿色的,河上漂浮了些垃圾。河上是没有船的,只有桥,小的石拱桥,这才使人有了一种水乡的感觉。

水乡朱河,河面上横着几条船,渔民以船为家,依稀还有鱼米之乡的遗风。最鼎盛的时期码头上船来船往,将朱河的特产源源不断运到各处,两边的砖房鳞次栉比,岸上热闹非凡,一点都不比乌镇差。朱河镇不大,路的两旁几乎都是店铺,这里大多数家庭都以做生意为生。房子也很简单,有钱的修个小洋楼,一楼开店,两、三层住人。没钱的就一层,半空中拿木板一隔,下面开店,上面住人。大点的超市呢,有富迪,全家福和人人乐,小型的就不计其数了。别看镇子不大,商品的供应倒也品种丰富,这也构成了小镇一大特色。

《舌尖上的朱河》美食篇


要评出朱河最著名的小吃,锅块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曾几何时土掉渣烧饼风靡全国,但是在锅块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朱河的锅块几十年都没有变过,馅只有猪肉和牛肉,不是老板懒,是这两种馅已经包含了味蕾的极致,你喜欢口味淡一点,就来个猪肉馅的,喜欢辣一点就来个牛肉馅的,又想要牛肉的霸道又想要猪肉的从容,就来个混合馅的。在朱河的冬天吃锅块就是一种享受,在炉子边上边烤火边看着老板飞快的揉面团,加馅,摊薄,贴在炉子里边,等锅块开始流出油,滴在炭火上滋滋地响,就可以出炉了。咬一口,油就顺着嘴边流出来了,浓厚的香气从缺口中扑面而来,幸福的想窒息。每年回家跟同学打牌赌注就是锅块,不管输了赢了大家都能吃到锅块,也算是皆大欢喜吧。随着通货膨胀物价飞涨,锅块也从以前的三块涨到了现在的八块十块。想当年我嘴馋想吃锅块,博哥兄弟情深,找同学借了二十块钱巨款,带我一人吃了个十块钱的锅块,在当时锅块才三块钱一大个的年代,我们的行为简直是逼格爆表。老板从没做过这么大的锅块,一连失败了三个才成功,目击者王先生说这是他二十年见过最无聊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一人买三个三块钱的锅块嘛。


朱河热干面。可能有人问我,热干面不是武汉的吗。我会回答这位同学,滚粗,武汉热干面和朱河热干面是一个档次吗。然后我会详细跟这位同学解释,武汉热干面和朱河热干面是不一样的,朱河热干面的面条比武汉热干面要细,用的酱料也不是芝麻酱,而是朱河自产的一种豌豆酱,加上酱油、醋,调制而成,没有武汉热干面浓郁的芝麻香,但是爽滑的口感更有一番风味。图中是一碗完美的朱河热干面,清爽的泡萝卜是画龙点睛之笔。借问热干面何处买,大叔遥指吴巷子。为什么炒面炒粉要放在一起说呢,因为卖炒面的地方必然卖炒粉。我在朱河吧的网名叫炒面大叔,可见炒面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炒面也是全国各个地方都有,但是朱河的绝对不同。朱河的炒面用碱水面煮熟后,晒干,面条成卷曲状,炒出来后面条韧劲十足。炒面的平民吃法是圆包菜炒面,配菜除了圆包菜什么都不放,加上一碗免费的海带汤,也就一块五大洋,是十分经济可口的早点。炒面中的王者就是加蛋加肉炒面,面要丝丝分开,但要都夹着蛋,肉丝要用上等的猪里脊,点缀在面里简直是锦上添花。买炒面的时候吆喝一句,老板,来一碗炒面,加蛋加肉,这一瞬间你简直感觉自己就是朱河的高富帅。


朱河的炒面最早是以刘记炒面最有名,他家的火候掌握的比较好,老板往往叼跟烟,炒菜、放面、加蛋、颠勺,一气呵成,三分钟一碗香喷喷的炒面就出锅了,烟灰丝毫不会掉到锅里,老板中途还能跟你谈笑风生。那时候下晚自习总要去他家买碗炒面,因为排队的人多,有时候不惜翘课早退也要吃到一碗他家的炒面,可惜老板英年早逝,从此面断有谁知! 幸好江湖后起之秀辈出,一桥转盘夺命老奶奶,朱河夜宵街横练炒面王纷纷出现,炒的都还可以,但是终究不复当年刘记的盛况。


我没有找到炒面的照片,只好弄张炒粉的照片糊弄糊弄观众,上图也算一碗成功的炒粉,蛋已入化境,和粉不分彼此,粉的火候也掌握的不错,过则焦,不过则软,打90分吧。

此物其实早已进入鄂菜的菜谱,在菜谱中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水晶丸子。水晶丸子确实比较贴切,丸子外面的糯米晶莹剔透,像水晶一样,但我还是喜欢按朱河的叫法叫她刺圆子。为什么把她排在这里介绍呢,因为我超爱吃这个,并且这个平时不容易吃到,一般朱河家里不做这个,只有吃酒席的时候这个才会作为一道压轴菜出现。


刺圆子和外面的水晶丸子也有区别,朱河的刺圆子的肉馅里会放上荸荠,有效的中和肉的油腻,增加了一丝爽口。其实朱河的圆子家族还有很多成员,比如藕圆子,豆腐圆子,都是在特定的日子里才能吃到。这里要特别介绍一下藕圆子,这是我妹的最爱,做藕圆子特别费工夫,要拿一根莲藕在石磨里磨成细细的泥,这步工序就需要很久,并且只能人工磨,拿搅拌机弄出来的一点都不细腻好吃。莲藕磨成泥后,裹上红糖做馅,然后稍微炸一下就可以吃了,莲藕的清香加上红糖的软甜,简直让人爱不释口。可惜没有找到藕圆子和豆腐圆子的照片,先只放刺圆子吧。

蛋饺也是朱河酒席上的一道压轴菜,平时不容易吃到。一份成功的蛋饺关键在于她的蛋皮,要软硬合适。太软,蛋饺会皮破馅流,尸横遍野;太硬,蛋饺无法捏合,还是失败。我曾经目睹舅妈亲自做蛋饺,先拌好肉馅,然后准备好一个小煤炉,一把小铁勺,一大碗蛋浆。每次倒一点蛋浆在铁勺里,晃一下,使蛋浆铺匀,然后放在小煤炉上烤几秒,蛋浆就凝固成蛋皮了,然后把肉馅放进入,包起来,一个蛋饺就成了。


图中的蛋饺是一个失败的例子,蛋皮太软太薄,以致肉馅离家出走,负分,滚粗。一份成功的蛋饺外形和口感缺一不可,希望我结婚的喜宴不要因为失败的蛋饺而蒙上阴影。
成功的抓拍了热气腾腾的顶糕出炉的瞬间,可见拍照者对顶糕的一片痴心。顶糕为什么叫顶糕呢,按形状来看她更应该叫蘑菇糕,按材质看她更应该叫糯米红糖糕,按性格看她应该叫小清新糕,但是纯朴的朱河人民根据她出炉的方式,赋予了她一个简单贴切的名字——顶糕,意思就是她是被人从屁股后面顶出来的。要是宿舍那帮屌丝是朱河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叫她,爆菊糕。

顶糕的模具很奇特,是个木头罐子,中间有一个圆柱形的小凹槽。做的时候先将糯米粉填满小凹槽,铺上一层红糖,然后再填糯米粉,直到在罐子表面上铺成饼状,再撒上一层红糖。做好后盖上木头盖子,整个模具放在圆筒炉子里焖,然后开始做下一个,下一个做好后这个也就熟了,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做,几分钟就能做好二十个。模具的木头盖子很有意思,顶上是一根小棍子,顶糕熟了后用小棍子顶出来,所以顶糕才叫顶糕。

顶糕在你最值得尝试的十种朱河小吃里排第五,为什么排名这么高呢,因为会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将来可能会失传,所以朱河的游子们,回家多吃吃顶糕吧。发糕就不多说了吧,是一种稍次于顶糕的糕点,图中的发糕改进过,中间夹了一层红糖,原本是没有的,赞一下老板的智商,有这种人存在,朱河美食何愁不能传承。祝你生意兴隆。

大叔我的童年最爱就是摊豆皮子,可惜现在豆皮子差不多已经绝迹于江湖了。上小学的时候,牌楼巷口有一个个老奶奶卖摊豆皮子,她是我上街老家的街坊。每次放学,还离着老远她就喊我:杨女子,吃豆皮子不?等我走到摊子前面递上五毛钱,我的那份已经在锅里摊上了,老奶奶给我做的总是比别人大,里面的糯米总是放的比别人多。可惜上高中的时候老奶奶就不出摊了,听说是瘫痪了,到现在已经快十年没吃到了。


豆皮子的做法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外面是一层豆皮,里面有糯米馅,豆皮本来是软软的,下油锅煎过后表皮金黄,酥脆酥脆的,里面的糯米却还是软软的,真是龙虎交济天人合一。酒糟就不多说了,我奶奶做的酒糟是最好吃的,也许,每个朱河人都觉得自己奶奶做的酒糟最好吃。

其实菱角并不算朱河独有的,我难忘的只是那个高中夏天,昏昏欲睡的时候窗外“菱角,卖菱角,菱角有粉,味道,好地很”的吆喝。麻圆是怎么做的我至今不知,特别好奇它是怎么从一个小面团子炸成这么大这么圆的形状的。真正好吃的麻圆里面是有豆沙馅的,可惜现在很多摊子都偷工减料不放了,使之逊色很多。

前段时间网上评选中国十大名面,竟然没有朱河的码子面,排行榜上的面我都吃过,说实话,跟朱河码子面比弱爆了。


朱河码子面的精髓在于它的面是碱水面,怎么加工而成的我不知道,但是下面的时候要先把面煮熟,然后在冷水里浸一下,想吃的时候直接把面一烫就可以出锅了。出锅后决定这碗面好不好吃的关键就在于它所浇的码子了,朱河的码子种类丰富,有肉丝的、牛杂的、牛肉的、三鲜的、猪蹄的、鳝鱼的......由于篇幅所限只能放出我最爱的肉丝码子面和牛杂码子面。如果在朱河,有人愿意早上起个大早请你吃碗码子面,那么,他是真的把你当兄弟,或者,他是想泡你。面窝也是早上过早的极品之一。有点像国外的甜甜圈,但是它是咸的。面窝炸出来也是外酥里软的,特别好吃。下图的面窝表面没有用几颗芝麻点缀一下,是为败笔。

米粑子是和团子糍粑齐名的早餐三巨头之一,做米粑子的材料是大米,怎么做的就不介绍了。大叔只形容吃米粑子的感觉。米粑子原本是洁白洁白的,入锅表面炸成金黄色后出锅,咬一口酥脆酥脆的,透出浓浓的米香。成功的米粑子里面应该要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姜味。


米粑子原本只是早点,但是现在商家已经成功地把它和团子一起变成了下午茶点心,吴巷子有一家专门卖团子糍粑米粑子的店,每天生意巨好。要是我想吃米粑子的时候,有人能顶着太阳,在那家店排队一个小时给我买来米粑子,那她一定爱死我了。

据考证水仙包子应该叫水煎包子,但是按照我喜爱的朱河方言叫法,还是叫水仙包子吧。


水仙包子在朱河也已经没落,在我小时候,吴巷子通往桥市的那条街上到处都是卖水仙包子的。水仙包子是胡萝卜馅的,包子在锅里煎的两面金黄,咬一口,红扑扑的馅就出来了,又好吃又好看。

肉油饼是朱河油炸界的披萨,早餐界的锅块,材料和锅块也有点相似,只是肉油饼是炸出来的,少了锅块的那分香气。


肉油饼以税务所对面巷子口的那家最好吃,可惜我家开早餐店后我就很少去吃了,因为吃别人家的早点就是拆自己家的台,尤其是大家都是牌楼巷早餐界的巨头,为了矜持只能牺牲食欲。盘鳝是在朱河残忍食物排行榜上绝对可以排第一。何故?盘鳝是将新鲜小鳝鱼投入油锅,炸熟后自然会盘成卷曲状,然后加调料炒一下,过程极其残忍,味道极其好吃。盘鳝一定要选那种小点的盘鳝,现在人工养殖的鳝鱼都太大了,油炸后都卷不起来。团子是朱河早餐界三巨头之首,已经在美食记里介绍过了。需要说的是上图的蒸团子其实比炸团子要健康,建议多吃蒸团子。

榨辣胡椒是朱河十大下饭菜之首,其它九样下饭菜分别是,榨辣胡椒炒肥肠,榨辣胡椒炒土豆丝,榨辣胡椒炒卤肉......榨辣胡椒是用米粉加上作料腌制而成,味道偏咸辣,和任何食材都百搭,搭起来还都好吃,简直是食物界的淫娃荡妇。榨辣胡椒炒肥肠以前是华开做的最好吃,现在是我爸做的最好吃,给你一碗榨辣胡椒,你能消灭一锅饭。但是榨辣胡椒有个缺点就是特别吸油,所以你吃进去一碗榨辣胡椒,可能不知不觉你就吃进去了一斤油。

挖糕,相信朱河人都记得那句“挖糕挖糕,又甜又泡”,图中的挖糕要是装在荷叶上就更完美了。先锋小学对门的炸酱面其实不算朱河正统小吃,但是老板已经为它深深的刻上了朱河的烙印。图中是他家的炸酱汤面,海带丝风骚地躺在面上,让人垂涎欲滴。

蒸格子其实应该和码子面一起介绍,他俩是朱河早餐界的黄金搭档,点一碗码子面和一个蒸格子,再来一瓶劲酒,在喝早酒的人中你立马就能得瑟起来。早酒文化代表着朱河文化的悠闲。在朱河总有这么一帮闲汉,他们可能是政府工作人员,可能是踩麻木的,可能是做生意的,天刚亮的时候,他们或三三两两,或独自一人,到面摊上点一碗面,一个蒸格子,一小瓶白酒,独自一人的就自斟自饮,三五成群的就边喝边吹牛逼,往往大半个早上就这么过去了。


蒸格子也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莲藕排骨,莲藕肥肠,蒸鱼,五花肉,一般七块钱一个格子。我的梦想就是退休后回到朱河,每天早上叫上几个老同学,一人来碗码子面,一个蒸格子,一瓶劲酒,谈天说地,你讲讲当年的泡妞威风史,他在旁边拆台说那几个妞我见过,不比上街的苏英疯子强多少......

炒鳝丝是道特别难的菜,鳝鱼肉腥难熟,火候不易掌握,但是以我爸二十多年的深厚功力,炒什么都像炒鸡蛋一样简单,如今更隐然已臻入锅中有鳝,眼中无鳝的境界。下图就是我爸随意炒的一盘鳝鱼,秘制的酱汁已经和鳝鱼肉完美的结合,鲜味紧锁在鳝鱼肉内又稍稍外溢,咬一口,鲜味在舌尖上炸开——

银瓶乍破水浆迸,大珠小珠落玉盘,一个字,爽!

朱河的鱼火锅以鲇鱼青鱼黄骨鱼为主,这里只说黄骨鱼吧,黄骨鱼是朱河鱼类中的极品,每次看到它充满攻击性的嘴骨,在水中摇曳时妖娆美丽的身姿,我就想把它宰了,加上自家秘制豌豆酱,料酒,生姜大蒜芹菜青笋,炖上一锅,然后用肚子超度它,阿弥陀佛,我是不是太残忍了,但是黄骨鱼鱼肉细腻,丝毫没有腥味,我想连佛祖吃了都想还俗吧。


还记得年少时笨笨的我本不爱吃鱼,直到有一次吃了爸爸精心烹制的黄骨鱼,惊为天鱼,从此就爱上了它无法自拔,下图就是我的梦中情鱼。

这道菜被我在舌尖上的朱河一里评为最下饭的菜,为什么这里还要重复提一下呢,因为每次吃这道菜我都会泪流满面,太TM好吃了,太TM容易吃多了,减肥太TM难了!酢辣糊椒配合肥肠或者土豆丝,简直天生就是来跟米饭作对的。


我爸炒的酢辣糊椒和别家的又咸又辣又油不同,经过改良后是焦脆中带着绵软,味重但又不油。我问过我爸,要是人人都点这道菜,再加上咱家米饭不限量供应,咱家的馆子能撑几天?我爸答,别管馆子能撑几天,能撑死几个就撑死几个!

中国一向名酱辈出,老干妈辣酱如今已经名扬海外,而味道不次于老干妈的朱河豌豆酱却还是籍籍无名,希望有能力的同乡能把豌豆酱做成品牌,让更多的人尝到朱河菜独特的味道。


上面提到了朱河菜独特味道的秘密,这个秘密就是豌豆酱,无论做什么菜,你只要放一勺朱河的豌豆酱,味道立马就变的生动起来,你同时也会发现,这就是妈妈的味道。


其实豌豆酱并不算菜,只能算作料,但是我曾目睹我爸就着一大勺豌豆酱吃了三大碗饭,从此豌豆酱在我心目中升级为一道菜。豌豆酱的做法其实不复杂,先将豆子晒干让它自然长毛发霉,然后将本地产的红尖椒剁碎,和豆子混在一起,放入大坛子里发酵,等闻到酱香的时候就成了。我在外面试过自己做豌豆酱,可是没有家乡的红尖椒的辅佐和阴雨绵绵的潮湿天气的酝酿,我始终做不出那个味道。

在朱河,春有茼蒿,夏有藕桩,秋有菱角,冬有泥蒿,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素菜,不管什么时候你吃大鱼大肉吃腻了,都有这些小清新替你清理你的充满肥油的肠胃,让你第二天又能以满血状态饕餮下一顿美食。


先说茼蒿,可蒸可炒,我觉得蒸茼蒿可谓是朱河素菜的代表,把茼蒿弄碎,加上米粉拌匀,放入锅中蒸熟,出锅后淋上一碗卤汁,一碗土生土长的蒸茼蒿就成了,要是再淋上一勺香油就更妙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炒藕桩的要诀就是一个字:快。在大火猛烈的攻势下,藕桩完美的保持了原有的清爽鲜嫩。炒藕桩最适合和酢辣糊椒、麻辣小龙虾等重口味菜一起搭配,极其解腻去火。还记得当年在桐梓湖夕阳下吃的炒藕桩,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当时是在爸爸一个朋友家吃的,从湖里捞起来的新鲜藕桩,还沾着泥,洗净后立马下锅清炒,不一会就传来淡淡的荷香,混着锅里炖湖鱼的香味,在我记忆里飘了整整一个夏天。菱角其实也算夏天的食物吧,但是要吃老菱角则要等到夏末秋初,煮菱角我已经在上一篇帖子里介绍过,其实在饭桌上炒菱角更适合搭配湖鲜下饭。我曾无数次的意淫自己身处桐梓湖上的画舫里,船上一桌一榻,桌上一盘炒菱角,一碗河虾,一杯米酒,不远处一群桐梓湖的美女在湖上采菱角,荷叶起起伏伏,歌声婉转动听。这里有点跑题,我们的主题应该是朱河的美食而不是桐梓湖的美女。最后隆重出场的是泥蒿,前面三个菜都可以独自清炒,但是泥蒿不行,泥蒿离开了腊肉香肠,简直就像神雕大侠失去了那只雕,黄蓉搞丢了打狗棒。腊肉香肠油多味重,而泥蒿本身清淡没有味道,所以两者搭配在一起就是我国中庸和谐之道的代表。在这里强烈吐血推荐一下我家自做的香肠,特别香,一般人去了我爸妈不会拿香肠招待他,所以想吃的朋友可以提我的名字。

我娘亲曾经放言,给我一根藕,我能做一桌菜。我开始不信,后来吃了一桌菜后我信了,她不是吹牛,这桌菜分别是——香辣藕丁,清炒藕片,莲藕脊骨汤,藕夹,桂花藕……


在这里我只说藕夹吧,藕夹的做法类似北方的茄盒,茄盒是用两片茄子夹着肉馅裹上面团炸制而成,藕夹就是把茄子换成藕片,但是味道更加清爽不油腻。在这里提醒一下,藕夹一定要用嫩藕才能做的清脆爽口,老藕则要用来做藕汤,切记。

每到年关,家家户户门口挂着的腊鱼腊肉香肠是朱河一道靓丽的风景,谁家挂的腊货多,就意味着他家上一年挣的票子也多,这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朱河的腊鱼一般用本地产的青鱼,而腊肉则有猪肉鸡肉,腊鱼腊肉做法比较简单,将鱼和肉抹上盐后挂在外面风干,在朱河阴冷的气候作用下,两个月就能吃上了。最值得一提的是腊鸡汤,鸡肉的鲜美已经深深的锁入风干的鸡肉里,通过熬制将鲜香释放出来,那汤简直就是朱河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们一起斟碗美酒把它留下来吧。


说到香肠,大叔我从北方哈尔滨的红肠一路吃到南方广州的腊肠,毫不脸红的自夸,朱河香肠,天下无双。朱河的香肠是用七分瘦三分肥的猪肉馅,和着独特的香料包进肠衣,然后挂在户外风干而成。当你馋了,割下一段香肠,蒸米饭时放在米上,等饭熟了,香肠里的油流出来,浸在米饭里,香气扑鼻,简直是冬天下饭的不二良菜。上面提到的泥蒿,和香肠一起炒也是神搭配。酒是陈的好,香肠是老的香,我曾经吃过一段放了两年的香肠,除了拉肚子略为不爽外,香肠蒸出来后那滋味简直让我一生难忘。


当年我还在戳烂竿子(朱河话调皮捣蛋的意思)的年纪,总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偷别人家挂在门口的腊鱼腊肉香肠,然后去野外点一堆火,烤上偷来的腊货,吃的肚儿圆了才回去。现在想想那时候没被人抓住打死真是命大,建议朱河的孩子不要再效仿这种行为,想吃了,叫妈妈多腌点。


其实朱河还有一种卤狗肉也特别好吃,用卤狗肉做的火锅尤其异香扑鼻,但是我喜欢养狗,从来不吃狗肉,所以建议朋友们也少吃狗肉,当然我不是狂热的动物保护者,你要吃我也不反对。

莲藕脊骨汤其实是最普通常见的一道汤,在全国各地都能吃到,但是朱河的莲藕脊骨汤有什么独到之处呢,答案很简单,就在于莲藕。别的地方的莲藕清脆无粉,炖起汤来少了一份厚重感,而朱河本地产的莲藕,熬出来后粉粉的,咬一口藕断丝连,惊喜无限。


我在朱河吃饭必点莲藕脊骨汤,但喝了这么多不同馆子的汤,还是对我妈做的记忆深刻,何故?我妈做汤喜欢用肥肉多的脊骨,这样熬出来后往往表面盖着厚厚一层油,看着表面已经不热了,但是底下实际上热流涌动,有一次我忘了我妈熬汤的特点了,看见桌上一碗看似凉透没有热气的汤,端起来就喝,“嗷”的一声——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痛绵绵无绝期。


娘亲,这是要整死孩儿的节奏吗?你是后悔生了孩儿吗?


所以提醒各位,做汤一定要把汤表面的厚油抹去,可以有效防治高血压高血脂,更能阻止母子反目等人间惨剧。

麻辣小龙虾现在已经火遍了全国各地,朱河身为鱼米之乡,其实很早就开始吃麻辣小龙虾,据我考证,朱河是麻辣小龙虾的发源地之一。麻辣小龙虾其实没什么好介绍的,朱河的小龙虾个大肉厚钳红,怎么做都好吃,我要介绍的是钓龙虾的乐趣。还记得十几岁时,我家旁边就有一个小水塘,里面一到夏天就繁殖出好多龙虾,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去钓龙虾。钓龙虾的工具很简单,一根树枝,一条细线,一小块肉就足够了,用细线绑上肉垂进池塘,不一会笨笨的龙虾就上钩了,一下午就能钓一桶,晚上回家后妈妈做成麻辣小龙虾,吃起来格外美。

甲鱼又称王八,经常出现在骂人的话里,这实在是冤枉了这种美味的生物。甲鱼作为大补的一种名贵食材,在各个菜系里都有精彩的表演。朱河作为甲鱼的产地之一,菜里自然少不了甲鱼的身影。


朱河有很多种做甲鱼的方法,可煮可炖可炒,在这里我只介绍甲鱼的极品做法——卤。首先挑甲鱼很重要,一定要小甲鱼,不要超过成人手掌大小,不然卤出来不入味。其次是作料一定要全,将甲鱼肚子掏空,放上八角、大料、茴香、香叶,既能有效去除甲鱼的土腥味,又能让味道完全沁入甲鱼的肉里。


现在桐梓湖早已大面积养殖甲鱼,所以甲鱼的价格开始平易近人,但是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最为美味的野生甲鱼越来越少,爸爸偶尔弄到一只野生的甲鱼,都宝贝似的养个几个月等我回来吃,我想乡愁就是一道美味的菜肴,爸爸做好了在那头等我,我却在这头不能走。


三鲜是朱河酒席上的头一道菜,顾名思义,三鲜就是将三样鲜美的食材在一起炒制而成。这三样食材分别是鱼糕,鱼丸,肉丸,辅材有木耳、竹笋。朱河是鱼米之乡,所产的三鲜尤其味道鲜美,和朱河的三鲜相比,东北的地三鲜简直粗陋不堪。可惜三鲜一般只能在酒席上吃到,甚是遗憾。



说到了三鲜就不得不提朱河的吃台子,也就是吃酒席。朱河的酒席菜又是另外一种风格,其菜品和上菜的次序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三鲜就是规定好的第一道菜,压轴菜一般是梅菜扣肉。假如你在朱河办一场婚礼的话,婚礼成功的关键不是流程是否温馨,婚车是否豪华,新娘是否漂亮,而在于菜好不好吃。


我本人吃台子就经常听到朱河的婽子(大妈大婶)们这样的对话:


“朱家老三的婚礼办的不怎么样。”

“是啊是啊,甲鱼肉有点老,三鲜也不新鲜。”

“菜的分量也有点少,本来还想给我家老头子打包点菜的,都不够吃,这婚礼真是办的小里小气。”

“是啊是啊……”


所以,你要想办一场口碑完美的台子,不落给这些婽子们口实,一定要把菜做好!

再奉送一道朱河酒席菜,蒸鱼,照片是我在酒席上拍的,我想这鱼应该很好吃,不过可惜我没吃到,因为在我拿出手机拍照的瞬间,鱼已经被桌上的婽子们夹的夹,打包的打包,只剩下一副鱼骨架了,不过就着这个汤汁我倒是吃了三碗饭。


朱河的美食还有很多,在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朱河是个兼容包并的小镇,无论什么菜,传到了朱河,就能做出朱河的味道,同样,出了朱河,这道菜就不再有朱河的味道,所以在外的游子们,想吃朱河菜了,买好车票,给妈妈打个电话,等你到家了,菜就上桌了,你吃美了,妈妈就笑了。


图文综合自网络 感谢原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