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羡慕你们在山西的人,可以一起吃烧麦

松鼠胖饼2018-12-09 11:41:52



突然想要吃烧麦了。

 

上一次吃还是清明游至山西的时候。

 

同为揉制和粉的面食,若要拿游戏来做比喻的话,馄饨更像王者荣耀里轻盈的小乔,衣袖清捻飘飘然,而包子更像是程咬金,厚重扎实也让人满足,不过,烧麦却更像王昭君一样,胜筹法师的自在和炫技。



不同于包子严严实实的将馅儿裹于其中,烧麦似若薄纸的皮将精心调制的馅料含包,却在顶部恰如其分的留着活口,成褶的皮簇成竖折如花的形状。


以烫面为皮裹馅上笼屉,皮儿和褶儿就像是大川河流于土地,真真切切都是匠者传承技艺和传递爱意的表现吧。

 

用筷子夹起一颗烧麦的那一刻,觉得整个身体细胞都紧张起来,生怕把皮儿戳破一点馅都不舍得。轻咬一口封口的“花簇”,烫面的糯糯之感马上弥漫开来,舌尖仿佛粘黏软绵的面粉,又好像裹挟制皮的筋道,满足。

 

清朝乾隆年间的竹枝词有“烧麦馄饨列满盘”,烧麦的馅料很丰富,羊肉、鸡蛋、虾仁,或是纯素...种类也很多,比如凤林阁的百花烧麦,其颜值之高更是让人心生喜欢。


“真羡慕你们在太原的人,可以和...一起...”,这是松鼠和三个小伙伴的一条同系列朋友圈。在太原的那天,清明温煦的阳光还不刺眼,去万达的路好像走了很长,各种超市逛了又逛,松鼠一天的愉悦和新奇竟因为凤林阁的烧麦变得更浓烈了。



这是松鼠关于烧麦的感受。


今天还想讲一个关于松鼠名字的小故事。


《海绵宝宝》里那只永远戴着氧气罩的德州松鼠珊迪是我的朋友,不对,其实我是另一个她。

 

高二分班的时候,松鼠有了新朋友,熟络的开场白是一句“你长得好像《海绵宝宝》里那只松鼠珊迪啊。”从那之后,我便有了第一个公开承认的外号“珊迪”,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名字,总觉得饱含善意和爱护。


后来,我写给爸爸的信上会写“给珊迪爸爸”,身边人也开始习惯了我有新名字这件事情。生命茂盛,不问缘由,可能因为我有两颗宽宽的门牙,可能因为我有肉肉的脸蛋,又或者只是很简单的顺从脑海的灵感,你好,我是高三·(8)班那只松鼠珊迪。


所以啊,烧麦也好,名字也罢,都可以因为一点小事而变得重要,有些心情在跳跃,或沉潜,不过都要感谢经历和体会罢了。



by.松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