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诗词集锦|斗诗

石首人生活圈2018-07-07 15:43:50

老钱退休了,小钱要他去广州养老。


小钱的老婆叫阿秀,当地人,是一家星级酒店的高级营养师。他对公公的生活习惯很不认同,抽烟喝酒还喜欢川湘口味。


为了家庭的长治久安,她决定把他改造过来,可毕竟是长辈,明里说有碍情面,最好绕个弯子。牺牲了成千上万的脑细胞,终于想出一个妙方。


老钱乘上高铁。


小钱开车去南站刚把他接进屋,阿秀早已在餐桌上摆下文房四宝,很恭敬地说:“公公,雷的书法好好啦,帮唔写几个字啦。”随及递过一张小纸条。

老钱也没细想,欣然挥毫,一气呵成:


烟伤肺腑酒伤肝,

辛辣饮食不可餐。

细火清汤健脾胃,

保雷活到一百三。


“好!好!好!”阿秀拍拍巴掌。“老公,等会把它挂在墙上啦。”


听到这句话,老钱突然醒悟,觉得这个女人不寻常,很像《沙家浜》里的一个角色。


饭菜很丰盛:海鲜时蔬乌鸡汤,红薯香甜玉米黄。可惜没有油辣子,更别指望上酒浆。老钱想起自己刚挖的阴沟,只好闷闷地埋头苦吃。


第二天,小钱留下一沓百元大钞,出差了;阿秀洗了一盘苹果雪梨,上班了。


老钱望着墙上的墨宝,一会儿觉得像《生活守则》,一会儿觉得像《监规》。


他歪在沙发上,醒了睡,睡了醒,无其耐何,便拿出烟来恶狠狠地抽。为了不给阿秀上营养课的机会,每抽完一支他都将烟屁股通过马桶灭迹。


但空气也是有储藏功能的,阿秀下班回来像警犬一样到处搜,问道:“公公,雷抽烟啦?”


老钱脸上一红,心里骂道:“雷,雷你的二爷。”


第二天,老钱谎称不舒服,没在家里吃饭。来到小区公园,他先坐在长椅上过足烟瘾,然后想去超市买一瓶最爱喝的枫林玛咖酒,没买着,便要了一瓶劲酒,在湖北面馆切一碟卤菜,下一碗香香辣辣的热干面,边喝边吃,边吃边喝,顿觉气血通畅,幸福指数五颗星。


轻摇慢摆回到家,又被阿秀逮着。


“公公,雷喝酒啦?这样伤身体啦,如果单调就去逛商场或者搞夕阳红啦。”


老钱嗡了一声,囫囵擦擦脸,早早地把自己托付给席梦思。


在老家,每天几个朋友喝点枫林酒,打点小麻将,过着神仙思凡的日子;而在这里,美其名曰养老,倒不如说在坐牢。翻来覆去,索性起床,写了一首诗挂在墙上,以表达自己的诉求:


不爱逛街不爱唱,

懒吃水果懒喝汤。

独爱枫林玛咖酒,

直把醉乡作故乡。


矛盾已经透明化,像一只纸灯笼,火苗蠢蠢,伺机突围。

第四天,阿秀去酒店上班的时候,打印了一首诗带回来:


公公不听话,

唔也没办法。

想喝枫林酒,

不如回老家。


老钱只有两条路:要么在这里乖乖地被圈养,要么收拾行囊走人,飞向自由天空。他的答复是:


回家好主意,

免得呕闲气。

一日三餐酒,

胜过当皇帝。


话已挑衅,这个家必须清理门户。阿秀怕老公回来埋怨,第五天下班又带回一首诗,既是挽留,也是撇清:


公公脾气有点犟,

像个三岁小儿郎。

烟酒伤身浅道理,

何必硬要费周章。

老钱连夜作出回应:

千年王八万年龟,

烟酒不沾实在亏。

宁可少话五百载,

携壶跨鹤到西陲。


第六天,小钱出差回来,看了墙上的诗战,又好气又好笑。他很耐心地劝老钱:“老爸,您也看过电视,每年死于吸烟的多少多少,死于饮酒的多少多少,改变生活方式,健健康康不好吗?”


“还有一个数字你不清楚。”老钱装得很神秘。“据联合国统计,全球所有的成年人都死于五谷杂粮,还吃不吃啦?”他很调皮,学者阿秀的强调。

“您这是钻牛角尖。”


老钱一拍桌子:“管它牛角尖还是羊角尖,现在就给我订火车票!”

阿秀忙掏出手机,说:“公公,把雷的身份证给唔啦。”


“你们的道行还很浅呢。”老钱拿出纸笔,留下最后一首诗:


苍穹本是一葫芦,

莫把瓜瓢当玉觚。

才舀三升淘米水,

总觉江海已干枯!


第七天,老钱从广州返回,几个老伙计早已备下酒菜为他洗尘,菜,是萝卜鱼头;酒,当然是枫林玛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