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文青会是“谋女郎”吗?

南京印象2019-01-10 14:56:26


吴笑琪,94年尾巴上女孩,射手座,南艺文物鉴赏与修复在读生。会油画、国画、古筝、吉它……文青一枚。生活中讨厌变化,又蔑视一成不变的任何事物,矛盾体。


文|郭明燕 校对|高静、小丸子

《南京印象》微信账号:njyingxiang


3月底的一大清早,我们赶去南艺。


琪琪说最近课程安排挺满的,我们只能就着她的时间去采访。之前我看了些她的材料,青涩的大二女生,微博、微店打理得有模有样,人美的不像话。两道清朗的眉毛,一双如梦如雾的眼睛,红润的唇角微微翘着,清丽的外表与“谋女郎”周冬雨颇为相似。对这位小美女我们充满了好奇。


碰面时,琪琪略带羞涩地打了个招呼,说学校的美术馆不错,要带我们去转一转。文文静静的琪琪话不多,但讲解油画时头头是道,“这屹立在海中孤零零的岛屿,叫《钉子户》,它的创作跟作者自己的经历有关……”。


参观完美术馆后,我们在自修室坐定下来。



为了打开她的话匣子,我笑问道,你是南艺的校花吗?


“我不是校花,在艺术学院自称校花,你就等着随时被吐槽吧。”她双手紧抱着,静静的微笑着,像极了中国古画里倚着芭蕉站立的仕女。


见话题无法延续,我便接着问,“琪琪,最近都忙些什么,功课紧张吗?”


她坐直身体,认真地看着我们的眼睛说:“大二课程比较多,白天基本都在上课,空下来的话,我会画画,看看书,有时候会被喊过去拍微电影、做模特。我最近喜欢读冯唐的书,喜欢他书里的一句话‘不做蝼蚁不做神’,还用在了我个人签名上。有时也会什么都不干就休息。”


感觉她说话像背书似的,于是便激了她一句,“你应该是一板一眼的姑娘吧?”


“在不太熟悉的人面前,我放不开。这可能跟我的家庭有关系,小的时候家教比较严,爸妈对我的期待蛮高的,希望我琴棋书画什么都会,把我塑造成了大家闺秀。我自己感觉还好,别人会觉得我太认真,放不开。” 她依旧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回答的一板一眼。



我皱皱了眉,继续上下打量着她问,《文物鉴赏与修复》专业都学些什么呢,有时会不会觉得这专业挺枯燥的?


“说枯燥有那么点,但已经学了,只能挖掘兴趣点,调节自己。我的兴趣点在油画上,是那种大笔随意挥画的感觉,更能表达自己的一种情感。大一时学陶瓷史、美术史、书画史、玉器史等各种史,到了大二就会有修复课。南艺后街有一个古玩市场,会有一些真的假的文物,我们会买一些破旧的画、碗来修。比如上面有花纹的,你必须把它画出来补好,得和原来一模一样,另外还会用到手术刀、机器、石膏等工具,基本上每节课都有两三个人的手会受伤。”


说着,琪琪举起她的手指给我们看,说这是她前两天上课不小心刮伤的。接下来是短暂的沉默,她低声说,“其实我也挺着急的,就怕不太会讲,达不到你们想要的效果。真希望一见面就感觉认识很久,你们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们什么。”


我安慰她说,“别着急,慢慢来,这可能就是你的风格,没关系”。


她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接着说,“老师修的东西会多点。我们的书画修复老师,曾去故宫修了一幅长达30多米的书画本,在那里关了一个多月,基本每天都在修。这工作其实挺耗体力的,女生做这个比男生吃亏点。”



我问,你会常去南艺后街古玩市场逛吗?


她慢条斯理地说:“去的比较少,一般去博物馆比较多。老师不让我们多看,觉得假东西看多了眼会浊。其实关于文物这块,水挺深的,你可能在里面呆上几十年都辨认不出真假。我们现在的水平,可能还不如后街摆摊的贩子。”


我接着问,“你在画画时,是什么样的状态?”


“我不喜欢被别人干扰,我喜欢戴着耳机,听着歌,进入自己的世界。其实创作过程会很烦躁,有时会把颜料统统都刮掉,重新再画,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像昨天我从中午12点一直画到晚上6点,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概念。没办法,灵感来了你必须一直创作下去,如果中断了,就很难找回这种状态。”




她望着我们继续说:“我喜欢红色系的颜料,比较热情,这可能跟自己的外表不太像,自己属比较冷的那种,但其实内心很想放开点,热情一点。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有时候喜欢色彩比较张扬一点的,有时候喜欢小清新风格的,有时候喜欢有设计感的,有时候喜欢时尚感的。其实我也不太了解自己。”


渐渐地她进入了状态,不像刚开始那么拘谨。她谈起了喜欢的画家,“我一开始喜欢木心,是因为他的文字。他的文字刻薄,却刻薄地让人满心熨帖,也许同是家乡人(浙江)的感觉。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入过三次狱,终身未娶,又是陈丹青的老师,他的画,他的风格,像一种情绪,有一种横空出世的感觉。”


谈起这些时,她脸上浮起如梦似的微笑。我说,看得出来你果真是文青。


她嘴角向上翘,带着几分孩子气地说:“我觉得文青是个贬义词,和做作、矫情挂钩。心情好了听听音乐,心情再好点,喝点酒,然后发个照片,有些人会觉得矫情,有些人觉得是一种生活方式。走文艺这条路,情感需要比较丰富,才能创作出很多东西。其实我有时候也挺矫情的,当时发了一些话,过几天回过头来看,又觉得矫情,然后又把它删掉,好麻烦的!”




我问,你的微店运营情况如何?


她抿着嘴微笑着说:“微店的生意才刚开始,最近卖出了一幅工笔画《荷花》。我住的是混合宿舍,跟美院的学生住在一起,我们合计着把自己的作品推向市场。店里有自己画的画,也有纯手工的各种饰品,现在是试运营阶段。其实我们还在筹备一个大的项目,计划整合南艺所有艺术资源,准备参加大学生创业比赛,目前还在填申请书。”


“我们项目的第一笔单子,是帮一个男生追回已分手的女友。我们找来传媒学院的人帮他拍了一个视频,大概内容是先认错,再回忆以往在一起的美好时光。那位男生在新街口租了个电子屏,播放了这段视频,然后就是送花环节,最后那位男生成功了。当时我们也非常激动。”




我看着她问,“外形这么好,一定有星探找过你吧?”


“会有一些人来找,我也会进行一些筛选。最近传媒学院在拍微电影,两个摄制组找过我试镜,但时间还没定。当然也会遇到一些骗子,比如说好是拍淘宝的,去了之后他们会问我,愿不愿意接商务模特,陪人吃饭,我一看这事不对,就直接拒绝了。但你们的预约,我是比较放心的,我已经翻过你们的历史记录了,是那种比较正经的媒体。”琪琪的睫毛动了动,嘴边浮起一个浅笑。


我笑了笑,继续问,“琪琪,你的梦想是什么?”


她想了想说,“小时候比较向往光鲜亮丽的舞台,想做画家啊,演员啊。但说真的,现在没有什么大的梦想了,只有那种细微的愿望,比如,鸡鸣寺樱花开了,其实挺想去的,学校里有场话剧,其实也挺想看的,但这些一直都没有时间去。你要问近期打算的话,我只想把大学生创业比赛的事情落实好,希望微电影时间尽快确定下来,其它的,也没想太多。”


“来南京两年了,对南京有什么印象?”我问。


她兴奋地说,“南艺后街的小吃特别有名,你们知道吗?像赤豆元宵、鸭血粉丝、汤包、南京大排档,我都特别爱吃,其实我是个吃货。还有南京的法国梧桐很有特色。南京人比较热情,大气,公交车司机说话也特别摆。我们宿舍有个南京女孩,高兴的时候,又唱又跳,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其实我挺想这样的。”




临近结束时,琪琪说话反倒越来越来劲,有些颠覆之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她还认真地为我们画了幅素描,并加上一行字,“祝南京印象越办越好!”


短短的两个小时,琪琪慢慢地和我们熟络了起来。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天南地北瞎聊着,聊起了她小时候记事特别早,聊起了浙江的蚕丝衣服、聊起了南艺走出去的中国好声音选手张丹丹、刘籽辰、耿斯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