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期【王芳专栏】一词一句总关情

曹公奇名师工作室2018-06-21 09:26:11

 

  王 芳 

     陕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曹公奇名师工作室成员,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育硕士合作导师,陕西省“国培计划”专家库成员,省市“名师大篷车”授课教师。曾获第四届全国高中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展评一等奖,多次荣获校级精品课优质奖。主持或参与省市级课题多项,发表及获奖论文20余篇,出版专著1部。

编者按:

真正动情的文字,发端于生活,凝聚与内心,升华于文字。而当我们真正去用心感受,用心书写,那一字一句呈现的真情与精彩自然让人难忘。

                         

一词一句总关情

——《端午的鸭蛋》教后记

文/王芳

时至端午,又该到教授汪曾祺先生美文《端午的鸭蛋》的时候,我放弃了往常的做法,没有带香包,没有带粽子,也没有带咸鸭蛋,只带领学生在这看似平淡的文字中,咂摸先生平淡而有情味的语言。对文章第二段内容的学习,让人回味。

一、细读文本,咂摸“鸭蛋”蕴含的情感。

(一)体会直接抒情的语句

高邮大麻鸭是著名的鸭种。

高邮人也善于腌鸭蛋。

高邮咸鸭蛋于是出了名。

不过高邮的咸鸭蛋,确实是好……

①中的“著名”,句②中的“善于”,句③中的“出了名”,句④中的“确实是好”,都恰当而准确地体现出“我”对家乡的情感。内容直接而简白,利于抒情,易于理解。

(二)品味侧面烘托的语句

我在苏南、浙江,每逢有人问起我的籍贯,回答之后,对方就会肃然起敬:“哦!你们那里出咸鸭蛋!”

上海的卖腌腊的店铺里也卖咸鸭蛋,必用纸条特别标明:“高邮咸蛋”。

①中,通过对方“肃然起敬”的回答,侧面烘托高邮咸鸭蛋在苏南、浙江一带的影响力之大。句②中,通过“用纸条特别标明”,侧面烘托“高邮咸蛋”在上海消费者心中的地位。家乡的咸鸭蛋能得到异乡人的肯定与赞赏,“我”的心中,自然也是自豪而愉悦的吧。难怪作者自嘲地说“我对异乡人称道高邮鸭蛋,是不大高兴的,好像我们那穷地方就出鸭蛋似的”,这么好的鸭蛋,怎能不让人心生喜欢!

(三)赏析巧用对比的语句

别处鸭蛋也偶有双黄的,但不如高邮的多,可以成批输出。

我走的地方不少,所食鸭蛋多矣,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

不过高邮的咸鸭蛋,确实是好,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

袁子才这个人我不喜欢,他的《食单》好些菜的做法是听来的,他自己并不会做菜。但是《腌蛋》这一条我看后却觉得很亲切,而且“与有荣焉”。

①,将别处的双黄鸭蛋和高邮的双黄蛋进行对比,体现高邮双黄鸭蛋之多。句②,将“我”吃过的鸭蛋和高邮的鸭蛋味道进行对比,体现高邮鸭蛋的味道之美。句③,将“我”对他乡咸鸭蛋的态度和对高邮咸鸭蛋的态度进行对比,体现“我”对高邮咸鸭蛋由心而生的喜欢。最有意思的是句④了,对一个人态度的转变,完全是因为高邮的咸鸭蛋。心中有此物,句中有真情,妙哉!

(四)回味准确引用的句子

袁枚的《随园食单·小菜单》有“腌蛋”一条。文不长,录如下:

腌蛋以高邮为佳,颜色细而油多,高文端公最喜食之。席间,先夹取以敬客,放盘中。总宜切开带壳,黄白兼用;不可存黄去白,使味不全,油亦走散。

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对高邮咸鸭蛋的记述,既有对高邮咸鸭蛋的高度评价,又有食用方法的介绍。这样的引用,既可勾连下文内容,又可进一步呈现作者的情感,还可以体现文章内容的准确严谨,内容有据可查,情感有味厚重。

二、仿写文段,呈现对家乡风物的情感。

学习了《端午的鸭蛋》第二段的写法,我们也进行了一次小练笔,要求学习使用文段中的四种方法,进行片段创作,表现对故乡某种风物的情感。

选取两篇小文,录如下:

家乡的灌汤包子

家乡的灌汤包子,味道着实是好。董继昌题字称“古城第一笼”,张玉凤更是直接赞其“味道好极了”。它确是西安美食中的一绝,不少想着吃遍古都的外地游客都被反复推荐着品尝这绝妙的汤包。

家乡的灌汤包子,皮薄而汤多。故而必须现蒸现卖,若是凉了,汤就要被皮抢先占据了。为不使汤欠而皮厚,灌汤包子一定要趁热吃;可吃时又一定得抑住心里的躁与热,不然稍一闪失,那纸薄的皮就再束缚不了饱实的汤水。曾在北京吃过灌汤包子,皮如西安汤那般实在,汁如西安皮那般轻薄。也是,单是盛包子的一屉从未被汤汁淋过的干爽蒸笼,他乡的包子就已经很难令我满意:要知道,在西安吃灌汤包子,不少碟里的调料汁量可只会只增不少——不会吃的人,早就错失了这世间的绝味。

为尝这一精巧之食宴,学习技巧的人可越来越多。家乡的灌汤包子,正是这么一般精妙的小食。(江碧薇)

家乡的饸饹

家乡没有什么出挑的特产,唯有饸饹颇得人喜爱。咸阳淳化一带的街头,每几步便有一家饸饹店,农村地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自个儿“压饸饹”,都有专门压饸饹的机器,铁枪一般横在灶台上。每逢宾客上门、家人团聚,问,吃什么?饸饹!明知故问嘛。于是常能看到所有人把席子围得满满登登,过一会儿红红绿绿的饸饹一碗一碗端上来了!席间不乏“吸溜吸溜”的吃面声,“嘶嘶”辣的倒吸气儿声,辣上加烫却也吃得不亦乐乎。铁打的席子流水的饸饹,这景象在别处见不着的。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道:“荞麦南北皆有……磨而为面,作煎饼,配蒜食或做汤饼,谓之河漏,以供常食,滑细如粉”。虽说是南北皆有,可饸饹我还是独爱家乡的,别处的饸饹,清汤寡水,面是糯的,不辣不筋,枉称饸饹。(张芮萱)

正如学生在作文反思中所写:西安的灌汤包本在我心中就是西安的标志。在北京时,最念叨的就是这汤包了。可他乡的“汤”包总是那样不尽人意,于是对比就很自然的产生了。这都是令我记忆犹新而深有体会的事。

真正动情的文字,发端于生活,凝聚与内心,升华于文字。而当我们真正去用心感受,用心书写,那一字一句呈现的真情与精彩自然让人难忘。

曹公奇名师工作室

 曹公奇名师工作室,是经陕西省教育厅、陕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批准并授牌成立的陕西省首批中小学名师工作室之一。曹公奇名师工作室以省市学科带头人和教学能手为骨干,以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为核心,以培养优秀教师和提升教学效益为目标,努力打造成具有引领作用和辐射作用的中学语文优秀教师团队。


曹公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

曹公奇,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宝鸡市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宝鸡市教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陕西省中语会副理事长,陕西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导师,陕西省首批中小学教学名师工作室主持人,陕西省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培训专家库首批专家,陕西省教育学会名师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多家杂志“封面(封二)人物”。发表教研教学文章260余篇,主编、参编教育教学书籍100余种,出版专著《本真语文》《语文教学的思考与探索(上下册)》《超越梦想·语文考试与评价》等,主持、参与了多个国家级和省级重点课题的研究。



 本期责编:王  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