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访谈】工科教授叶升平的“情商哲学”

HUST华中大记者团2018-12-09 12:43:05

■记者团 张心怡 李梦雪

讲台上,一排学生正在尽情而陶醉地“演奏”,他们有的拿着衣架和网球拍,作拉小提琴状;有的拿着塑料空水桶嘴对瓶口欢乐地“吹着”;还有的把大扫把放在胸前,像模像样地拿着一根隐形的“琴杆”拉着。在强有力的背景音乐《命运交响曲》的伴奏下,叶升平教授双臂张开,身体一震,双手开始在空中尽情舞蹈。他时而面对台上演奏的同学指挥协调着各个“乐器”,时而转过面对全体同学,做出更大幅度的指挥动作,引领全场。

 

  这不是一场文艺晚会,而是一节在西十二楼的一堂名为“情商训练”的公选课。“感觉真是太惊奇了!我们在上面演奏都很放松很投入,没有谁觉得不好意思,上过这堂课的人都乐在其中!”来自化学学院12级的杨静说。

 

  此时此刻站在台上的那位“大艺术家”叶升平,就是“情商训练”课堂在华中大的牵头人之一。他是我校材料学院的一位教授,现任全国铸造学会理事,全国消失模与V法铸造技术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作为全国消失模与V法铸造学科带头人,坚持十年推广和提升,他将消失模与V法铸造这两把剑改造传统铸造术,在中国铸造行业产生了不可小视的影响。今年9月教师节前夕,叶升平获得了“华中大十大师德先进教师”这一称号。

 

  然而在旁人眼里,他的身份早已超出了一名普通教师。在他的国家精品课程《材料加工工程》上,“课堂就是舞台”;在“情商训练”课堂上,他被同学们亲切地唤为“情商启蒙师”;他自编自导《华中大热干面》,第一次将师生同台作品搬上同歌同行的舞台;他还是我校京剧社社长,喻园诗社社员…

 

  “什么是情商?这些都是情商!”无论在个人成就、教学风格还是生活情趣上,他将一切都归为“情商的力量”。情商,一个看似抽象的名词,却在叶升平的生命中被诠释和演绎得透彻而生动。“我始终认为,情商比智商更重要。”

(工科课程人文味)

 如果不是认识叶升平的人,还以为进错了课堂。“同学们知道北京奥运会的奥运金牌包含着哪些文化元素吗?”PPT上的大标题显示着“金声玉振”四个大字。就着这个标题,叶升平开始了福建“金声玉振”石坊的介绍。“‘金声’、‘玉振’表示奏乐的全过程,以击钟(金声)开始,以击磐(玉振)告终,以此象征孔子思想集古圣先贤之大成,赞颂孔子对文化的巨大贡献。”

 

从石坊讲到孔子,从引用“孔子闻韶”的典故讲到宫廷乐,从音乐引出了古代常用的乐器,编钟…这是材料学院《材料加工工程》这一全国精品课程的第一堂课。2012年至2013年,作为主讲教师之一,叶升平承担起该课的部分教学任务。“我希望同学们从第一节课开始,就被我的课堂魅力深深吸引住。”叶升平说。

 

每堂课的前几分钟,叶升平总会从一些文化知识入手,进而一步步引向专业知识。在课堂上,他一改传统的授课模式,而是结合加工铸造的专业知识,大谈历史、诗词、戏剧唱腔等人文知识。比如在讲授液态成型章节时,叶升平会将青铜文化元素熔入课程教学,把原本枯燥铸造课程讲得富有文化品位,让学生惊叹古人智慧。“不仅熟悉了传统的青铜文化,还掌握了UG8.0及造型的步骤,这大大提高了我们的兴趣。”来自材料学院10级的王名乾说。

 

“科学绝不能脱离艺术,艺术就是情商的体现。”叶升平这样解释自己的教学理念。“2004年我去德国paderborn大学出席欧洲消失模铸造会议,参观了学生们用科学技术创作的千姿百态的艺术品,深深体悟到了科学和艺术结合的美感所在。”去年,叶升平拜访麻省理工学院,“科学与艺术结合,手脑并用”这一校训,与他一直推崇的教学理念一拍即合。

 

“手脑并用”也是叶升平的课堂所实践的另一个教学理念。“到课率算不了什么,要的是高抬头率。”叶升平说,当时在他教学之初,他就发现,很多学生虽然能做到每堂必到,但是在课堂上基本都是干自己的事。他认为,既然学生来了,就要让学生真正学到东西。“互动式教学”、“体验式教学”的想法便开始在叶升平的教学模式中渐渐萌芽。“学生不能仅仅听课,更要通过实践参与到课堂中来,情商要求你去创作。”

 

在讲授《钟鸣鼎食》一节课时,叶升平在开篇以联合国“世纪宝鼎”为引子,讲述他问鼎联合国的故事,在课的最后他说:“今天我们的课后任务就是用电脑设计一个鼎的三维模型。”叶升平在PPT上列出一个三足圆鼎的具体规格参数,并要求学生收集与鼎有关的词汇、成语,甚至自己创作一首诗刻附在鼎身上。

 

“作为一个工科生,之前对人文知识基本不关注,但叶老师的课让我对文化产生了极大兴趣。”来自材料学院10级的黄欢同学说。在期末的时候,他上交的作业是一个名为“九龙戏珠鼎”的青铜铸鼎。鼎通体高425px,鼎口径300px。鼎身纹有九条龙,“其龙纹饰下面饰有‘窃曲纹’,赋予凝重的青铜器以生命的气息;其足部纹有抽象的‘火苗’纹饰,象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华之崛起,蒸蒸日上。”

 

黄欢介绍,在布置作业之前,叶升平先向他们普及了古代各种著名青铜器的知识。“鼎耳、鼎身、鼎足都很讲究,种类分为三足圆鼎和四足方鼎,鼎身纹饰种类也很多,比如饕餮纹、夔龙纹、乳丁纹等,各个时期的纹饰还代表不同的时代文化,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整个作业的完成,从用电脑设计到用3D打印机打印出模型,再送到武汉工艺研究所制成青铜成品,总共历时有一个多月。

 

在成品出来后,黄欢感到特别欣慰。“从设计到最终的成品都是自己一手完成的,很有成就感。”回忆起整个过程,黄欢收获最多的是锻炼了创造能力和思维的全面性。“例如在设计上,我不仅要考虑设计品的美观,更要考虑是否具有可操作性。”黄欢感慨,这种手脑并用的课堂,给了他们很大的创造与发挥空间,学生有很大的自主性。“叶老师的课堂就是学生的舞台。”

 

“课堂决不能成为老师的一言堂,专业课堂更需要学生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在学生上交作品之后,他会进行作品评选活动,为学生颁发设计奖状,将学生优秀作品展命名为《钟鸣鼎食不差钱》,骄傲地将它们挂在东八楼办公室门口的宣传栏上。

 

“老师不仅要会将专业知识,更要用情商去调动课堂氛围,让专业课充满艺术的激情和学生的活力,这才是个成功的课堂。”叶升平笑着说。

 

 

(到山顶去上情商培训课)

 

晚上7点还没到,已经有三两个学生等候在了校园北端的瑜伽山脚下。不一会儿,叶升平就开着车来了。他下车的时候,手里还端着一碗热干面。“你们来得好早,我先吃会晚饭。你们是第几次爬瑜伽山了?”他一边吃着一边笑着问。到7点差不多,已经有十多个学生到了。“男生带路,你们先爬上去,我再等等其他学生很快就赶上去。”

 

开着小手电,一群人开始了“夜访瑜伽山”之行,爬上山顶,去上一堂名叫“情商训练”的公选课。今年,是情商训练开课的第6年,凡是选修过这门课的人,都登上过喻家山顶的环型观光平台,那个没有讲台,没有课桌椅的露天“教室”。

 

“情商,重在‘情’,要学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六年来,叶升平和艺术团的舞蹈老师罗德瑞一起坚持开课,不断地去改进,创新形式,并始终坚信情商是能够靠训练和激发出来的。受哈佛大学情商课程的启发,他们希望能通过训练来提高学生的情商,感染自己也感染他人。

 

在喻家山顶,没有灯,只有一轮明月挂在天上,被薄薄的云罩着,有一种朦胧美。借着月光,大家绕着栏杆围成一个圈,叶升平站在中间,拿着自带的小音箱和话筒,就地开讲。“大家只能用肢体语言来表达你是几月几日出生的,然后按照年龄大小依次围成一个生日圈。”

 

有的月份有好几个人,有的月份只有一个人,叶升平便按照月份分组,要求每个小组出一份才艺表演,叶升平说。“舞蹈、唱歌、朗诵、讲故事,表演什么都行,只要能够大胆地表现自己,用艺术将你的热情传递给旁人。”

 

古人作诗常常触景生情,叶升平特别重视课堂氛围和环境。“在教室里,学生的情感都被一排排的课桌椅束缚着,而到了山顶,就是在天地之间畅快淋漓地抒发自己的情感。”他让学生凝视着天上的那轮明月,唱一首和明月有关的歌,或诵一首和明月有关的诗。同学们一开始都有点羞涩,但在叶升平的积极鼓动下,《春江花月夜》、《水调歌头》、《望月》等广为流传的诗词曲赋,在悠悠的夜晚,弥漫开在天际。

 

“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叶老师让我们朗诵国歌的那个环节。”来自计算机学院12级的李明康说。“国歌大家都会唱吧?试着带着感情把它朗诵出来。”叶升平说。原本以为滚瓜烂熟的歌词,到了不用调子唱出而是朗诵出来的时候,大家惊讶地发现脑子一片空白,刚背了上句就想不起下句。“朗诵虽然脱离了旋律,但还是要表达出自己的那份情感,这是对学生左右脑开发的锻炼。”叶升平说。“在朗诵国歌的时候,我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了国家和民族自豪感,也提升了我在众人面前表现自我的信心。”李明康说,这样的“情商训练”,真的很独特很有效。

 

夜访喻家山只是情商训练课的一部分,操场、艺术团楼,都是上课场所。情商课的主题和形式多样,叶升平爱音乐,他用贝多芬《命运交响曲》增强学生自信,用《长江之歌》激发创新,用《二泉映月》缓解人的悲伤,又用《拉德茨基进行曲》带来欢快与轻松…罗德瑞则发挥自己的舞蹈专长,在带领学生做《感恩的心》手语时传递阳光心态和感恩情怀…

 

“现在的大学生,特别是理工科生,太需要情商了,它的力量甚至大于智商。”他谈到许多理工科生只会整天埋头学习,却忽视了情商的培养和情感的表达“我们的课堂,重在训练,就是把课堂交给学生,充分展现自己。”叶升平同时提到,情商绝不是通过几节课就可以提高的,需要日常生活中时时注意培养。“感恩、乐观、坚强、自信,当一个学生拥有了它们,我们就成功了!”两位老师说。

 

“原来我的胆子特别小,完全不敢站在台上发言。”来自12级能源学院的黄涛说。但是经过情商训练课上的一次次锻炼,他开始学会坦然真实地面对观众,面对自己,“情商训练让我的心态变得放松,它比你学习收获许多知识更为重要。”

 

 

(工科教授的“文艺范”)

 

在叶升平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他和大海龟的合照,地点是夏威夷大岛的黑沙滩。叶教授左腿跪在涛去浪来的沙滩上,左手撑地,右手伸向前方,似乎正和海龟打招呼,身旁是正在翻滚的小浪潮。在照片的背景上,配有一首题为《叶问龟答》小诗:

“叶问:“俺从神州来,给您行跪拜。

      能否合个影,龟君可年迈?”

 龟答:“家住黑沙滩,寿越壹百载。

    龟孙难记数,爹妈尚健在。

    过眼客千万,涛去浪袭来。

    若扰吾晒背,尔等请离开。”

 

念这首诗时叶升平显得很陶醉,又想起了什么,指着照片说:“国外法律规定人和海龟必须保持五英尺距离,当时有老外提醒我‘Five FeetFive Feet!’好像我踩线了!”

 

“我常在旅游的时触景生情,爱写点打油诗。”他说。在今年春游磨山樱园的时候,看着花朵烂漫,他写下了《卜算子•咏樱》;同样是今年元月,第一条穿越长江地铁在武汉运营,叶升平在地铁上,又写下了词《水调歌头•双铁咏》,“万里长江穿越,须臾分分钟。”

 

“创作”这个词,足以衡量叶升平对艺术的情感已达到了何种高度。对喜欢音乐、喜欢诗歌的人有很多,但很少能有人能达到自我创作这个境界。叶升平在艺术上的造诣,早已超过了欣赏这个阶段,而是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作品。

 

除了作诗,叶升平在音乐和表演创作上创意无穷。从小就在学校艺术队表演的他,似乎生下来就有表演的艺术细胞。“那时候文化大革命,跳舞、唱样板戏都是我拿手的。”在潜移默化的积累下,他会在平常写些小诗,创作些富有个性的节目。“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听多了看多了就想借助诗和音乐,把属于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叶升平说。

 

 

(登上同歌同行舞台)

 

“我爱华中大热干面,三天不吃心里欠,绝望坡上材林记,过早一碗蛮方便。芝麻酱香在我眼前飞舞,留着口水吃完舔碗边。”伴随着背景音乐,舞台上,一个戴着厨师帽,穿着围裙的热干面大叔一边唱着歌,一边在沿街叫卖热干面:“多把点油,少把点盐”、“多把点香葱,不要大蒜头”。旁边的顾客有环卫工人,小学生,大学生,也有老师,他们端着“热干面”,合着音乐扭动的身子,场面好不欢乐。

 

这是今年6月的华中大毕业晚会——“同歌同行”首次出现的师生同台的节目——《华中大热干面》。它完全由叶升平一个人自编自导。他把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进行改编,取名为新歌《我爱武汉热干面》。他将“材料专业”与“蔡林记”想结合,给自己的“热干店铺”取名为“材林记”。

 

在节目大致成型后,叶升平当即向艺术团毛遂自荐。叶升平说:“学生在武汉呆四年,吃了四年的热干面。热干面有什么好处呢?夏天吃不流汗,冬天吃耐饥寒。这是一种文化,要不毕业生留恋什么呢?我们想通过很小的舌尖上的文化来展现华中大的特色。”

 

纯手工制作的小铺子由参演的两个毕业生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用带有轮子的办公桌改装而成。每一个参加演出的学生都是经过叶升平亲自挑选,经过试演后才最终确定人选。“一定要是真正喜欢吃热干面的,这样才能演出感觉。“多把点油,少把点盐”、“多把点香葱,不要大蒜头”等一些幽默风趣的台词,用武汉话特有的谐音“铜锅”代表“同歌”,叶生平一一打造措辞,“既能够唱出武汉的特色,又和今日同歌同行的主题呼应。”

 

2010年在校支助晚会上,他一身黑礼服,做起了交响乐总指挥;年校庆60周年,叶升平改编的《京韵鼓颂》 分别在校庆诗社舞台、81级研究生聚会、国家光电实验室联欢晚会以及材料学院新年晚宴上演出…

 

“热爱艺术就是高情商的体现。”叶升平说。他认为,艺术是情感表达最好的载体。在音乐和舞蹈的熏陶下能够具备一种新的思维方法。“在艺术创作中,我将我的情感融进作品,与诗歌、音乐和舞蹈产生共鸣,一切都有了生命力,我的心也随之欢乐了起来。”

 

近三年来,叶升平教授写了近百首诗作,打算退休前出版一本诗集,题目暂定为《铸造人生 歌舞升平》。“要给自己的兴趣和艺术情怀留个纪念。”他还想着再次“毛遂自荐”,把在情商课上的《命运交响曲》交响乐表演搬上明年同歌同行的舞台。他一直在强调一句话:“学校的未来是年轻人的,我希望我最后能让学生记住的,不仅仅是我教他们的专业知识,更是做人处事的思想,和生活的心态,最终成为一个情商与智商都兼具的完人。”

          (图片均由叶升平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