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外籍发型师扎根武汉21年

大楚网2018-08-20 15:06:50

在武广附近的写字楼里有一间名为“D9”的发型工作室,里面只有3个发型师5个助理,满屋的木头和花花草草,充满了家居般的自在。

在这里,见到了衣着简约时尚,拿着一杯美式咖啡,随意地坐在沙发上Dave。他是马来西亚籍华人,在武汉扎根21年,曾获评江城十大人气发型师,算得上是武汉最早的一批美发界元老。

如果你要找他做造型,需要提前几天预约,一次单剪需要差不多300元,加上护理等,一次的花费大概要过千元。

尽管价格比一般理发店贵上数倍,Dave依靠专业的服务营造出良好的口碑,在江城高端美发界颇有名气,拥有众多铁杆粉丝,其中不乏银行行长、政协委员、公司老总等城市的精英阶层。

要做画家的少年,成了发型设计师

Dave,生于1971年,是第三代马来西亚华人,祖籍广东。从小就读于当地华人学校的他,成绩不错,马来语、英语、粤语、普通话,门门都精通。说起最早和发型设计的渊源,则是从初中开始,父母每个月给他50林吉特(马来西亚币)零花钱,而他愿意花上15林吉特,去当地最好的理发店,排很长的队,剪一个当时最流行的张国荣式的发型。

他从初中开始学习美术,喜欢在上课时偷偷涂鸦。他一心希望大学能念美术系,这一想法却遭到了父亲极力反对。后来,他懵懂中报了一家国际美发协会的亚洲分校,学习专业发型设计。经过八个月系统的培训之后,他考取了国际美发协会颁布的从业资格证书。

二十出头的Dave想趁着年轻,到处走一走。于是,他去了香港一家连锁发型机构,正式入行。

学说武汉话,扎根在武汉21年

1993年,Dave作为特派发型设计师被派往武汉。刚下飞机时,他看到被称作“机场”的路边棚惊呆了,更不用提一路上坑坑洼洼的小路了。他只好安慰自己:既然来了,至少要过一两年之后再走吧。

他没有想到,这一来就没有离开过,一呆就是21年。

一开始,客人们因为他的外籍发型师的身份慕名而来,可是当他试着给客户推荐香港的剪发理念时却屡屡碰壁。他就更主动地和客户交流,花了半年时间学会了武汉话,也渐渐地了解武汉人。

在这21年里,他曾做过汉口最早的高端的发型设计店,加盟武汉最牛的发型机构,现在又和朋友开了个人工作室。不管在哪里,都有一批老顾客跟着。他走遍了武汉的每一个角落,早上过早吃的是热干面,晚上呼朋唤友去万松园路吃小龙虾。

一些老顾客也成为了他的朋友,那时他还没结婚,有武汉嫂子诚恳地劝他:“你最好还是别找武汉妹子结婚,蛮凶。”可在他35岁那年,偏偏娶了一个武汉姑娘,七年后又有了一个女儿,真正扎根在武汉。

朋友曾问他,为什么一直留在武汉?他笑得很温和,语气诚恳:“武汉是我的家,我的妻子女儿都在这里,我最好的青春都留在了武汉。只要一个人热爱生活,在哪里都可以过得开心。”

做一个专业的发型师,沟通很重要

看书、出国旅行、练书法,这些看似和时尚不搭边的事情,却是他获取设计灵感的方式。有时他也会飞去日本,在东京最有名气的发型机构考察,和同行进行交流。

然而Dave认为,对于一个专业的发型师来说,拥有好的技术是最基本的,良好的沟通能力反而是最重要的。他略带骄傲地提起,他和妻子就是通过剪发认识的。同时,通过做这一行,他认识了许多不同职业的人,其中也不乏武汉的一些政要、商人、银行行长、高级白领等精英阶层。他根据不同人的职业来设计发型。对于一个要出席重要场合的女政要,他往往会以希拉里作为例子来阐述,提出一个温和的剪发方案;对于一个要出国的女白领,他又会提出一些新潮前卫的见解。

有一次店里来了一位女客户,不管和她说什么,对方都不愿意搭理。他突然想到一本书中的一句话:当你和一个女人没话聊时,就和她聊星座。他抱着尝试的心态问了一句:你是什么星座的?结果对方一下子就转变了态度,开始滔滔不绝地聊起她男朋友的星座。

心防就此放下,发型也做完了,女客户笑眯眯地付钱走人,竟又特意折回来,对他说:“我很喜欢你做的发型。”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明明那位女士都没有认真地看几眼镜子。

他也直言,有时遇到完全不愿意沟通的客户,不管对方多大牌,他都会直接拒绝为其做发型。

今年是Dave从业的第23年,尽管做一个发型设计师,并不是他最初的梦想,然而他早已慢慢地爱上了这一份职业。说起时尚、发型,他可以和你从历史聊到美术,从美发的起源地英国、聊到充满时尚气息的日本东京。

对他来说,给别人设计发型,只是一个媒介,通过这一份职业认识了很多朋友,所以工作时反而就像和朋友约会一样轻松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