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有理想的吃货

CITYZINE2019-05-03 15:20:30



袁姗姗


演员,1987年2月22日出生于湖北省襄阳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05级表演系本科班。代表作有电视剧《宫锁珠帘》、《宫锁连城》、《笑傲江湖》、电影《煎饼侠》等。主演电影《所以......和黑粉结婚了》于近期上映。


像很多年前一样,袁姗姗走进街边一家小店,点了一碗家乡人爱吃的牛油面。红汪汪的辣油,飘着青青的蒜苗段,一麻,二辣,三鲜。熟悉的口感让她体验到久违的愉悦,那是一种走进一个熟知的、丝毫没有烦恼干扰的地方,单独却并不孤独,让她放下一切不安。


袁姗姗说:“出来吃, 迟早要还的。”还没成为“马甲线女神”之前,她的愿望是“做个有理想的吃货”,因为这世上只有两样东西别人抢不走——吃进肚子的美食,和藏在心里的梦想。


半夜拍戏收工,先给自己做一碗可可球泡牛奶;在北京的车流高峰期晕车,吃下一整袋话梅;被无聊小事弄到情绪不高,先盛碗饭吃饱了再说;哪怕每次吃自助都亏本,也要在最累的时候去吃,她说:“只是不想忘记生活的感觉。”





我只想温柔地和你说话


为了宣传新电影《所以......和黑粉结婚了》,袁姗姗这两三天都没正经吃饭。点工作餐时,她说想吃鱼,口味、做法都“看着办”,只是想吃那一口鲜嫩。大概人在最累时,总会想起家乡味道,湖北人都好吃个河鲜,现捞活杀,最是美味。


电影在上海取景拍摄时,她邀请对手演员朴灿烈一起吃大餐,偌大的上海,最后竟选了北京全聚德烤鸭。“因为全聚德在哪儿都挺正宗的,灿烈特别喜欢,他还爱吃中国的麻婆豆腐。”他们带着翻译、带着助理,一顿饭吃下来,两人熟络了很多。从最初只靠眼神交流,进阶到用肢体和简单的中文对话。


袁姗姗在《黑粉》中演一个神经大条到脑残的娱记,阴差阳错中撞破身为明星的男主角私生活中的另一面,与他结怨成为“黑粉”。“我演的角色叫淼淼,影片一开始就因为这个明星而失业,没钱交房租,最后在路边的草地上抱着电脑写文章黑这个演员。她黑人黑到天昏地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要写。”


拍完这个角色,袁姗姗对自己的经历有了更多领悟,“淼淼在黑明星的过程里,慢慢对他有了新的认识,发现了对方有才和可爱的地方。我觉得以前有人黑我,也许只是因为他对我并不了解。”最初遭受网络暴力时,她会一条一条地看评论,好几天拍戏不在状态,一个人偷偷在剧组难过,只想拍完戏赶紧逃离。


舆论最激烈的日子,她和朋友去青海转山。女友说:“你转了这个山会好很多,这是转运的。”她背着包,觉得拼死也要把它转完,最后把整个山上的钟都敲了一遍。如今重看这段经历,她谈得特别释然,毕竟生命太短暂,不该把时间拿来记恨。《黑粉》像过往经历的一次完结,她用一部作品给自己留下了记录。





“我毕竟不是一个综艺咖”


今年上半年,袁姗姗只有这一部作品上档了。成为 “马甲线女神”后,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加快马力,从浩如烟海投来的剧本中挑几部投入创作,她却刻意将工作量大福度减少。因为不想再像从前那样没日没夜地拍戏,两三天不能睡觉,随便倒在哪里歪上一个小时,“连妆都不带卸的”。


回想起那样的剧组生活,她心有余悸,不专业的剧组会将人的梦想慢慢磨灭。袁姗姗参加过这样的剧组,日复一日的连轴转中,热情和理想被过度损耗。戏杀青时,她跑到导演面前说:“我再也不想做演员了。”之后有三个月的时间,她变得消极,没再接戏。“现在我希望自己遇到的对手演员和导演,是非常爱这个行业的,而不是干行活的,因为我自己不是这样的。”


为了给自己休息,她带着点私心地接了真人秀《一年级》的录制,毕业几年,她想重新到大学里去回炉。 “我在社会上工作有几年了,从各方面来说,做得好不好,自己心里也有数。我特别渴望回学校跟其他老师再去学一下。”她半年没接任何戏,连剧本都不再看,每天在上戏旁听表演课和台词课。录完《一年级》,她短期内也不会再接真人秀了,“我毕竟不是一个综艺咖” 。


跟随真人秀剧组到横店拍摄时,黄志忠对她说:“你是横店小公主,这里你最熟。”熟是熟,但其实她也有几年没回过横店了,她明确地说过自己更喜欢拍现代戏,想演出租车司机、导游,还有空姐。“横店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城市,很多外来客想找工作,很多新演员想演戏。每天身处这样的环境,有什么事都见怪不怪,演员每天走在大街上,群众演员连看都不看。 ”


在横店那样的地方,每个人对别人都无暇顾及。“横店,不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地方,除非拍戏。它让你一股脑地把热情沉浸到角色里,在其中找到快乐。但如果没有这份快乐,在横店并不是那么开心吧。”唯一的好处是,在当地能享受到为演员而生的便捷服务,“我的助理拿着橄榄油,找一家专门的餐馆,每天给我们做菜,有时助理也会买好菜让他们做。”





想念老家的臭鲑鱼和辣子鸡


刚工作的四年里,袁姗姗一次也没能回家过年,都是父母赶来剧组陪她。去年她突然有空回家,让妈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紧张地忙了二十多天准备年货。 “我们那边小龙虾挺多的,臭鲑鱼、辣子鸡也很好吃,武汉人爱吃的三鲜豆皮、热干面在襄阳也受欢迎。我以前在老家,吃鱼吃得比较多,因为我肠胃不是特别好,吃大肉消化不好。”


每次回家,她都要吃上几顿牛油面,还不敢天天吃,因为特别辣,容易上火。她在北京生活习惯了,回家吃几天牛油面脸上都会长包。这让她虽身在老家,却有了一些异客的惆怅。她给我指脸上的痘痘,“最近连续两天吃了两个榴莲就这样,当时自己买了一个,别人又送了一个,天天在家吃,吃成了这样。”


这几年家乡变化很大,连城市名字都从襄樊改成了襄阳,从前住的家连院门都封了一半。袁姗姗给父母买了新房,但他们还是喜欢接长不短地回老房子住,因为朋友、邻居都在那。她每年会带父母旅行,但慢慢发现,他们好像更喜欢跟朋友一起,报个老年团就出发了。“前段时间我妈说去哪儿玩还要坐船,把我吓坏了,我说你不能选危险的交通工具。我更希望他们出门坐火车。”


自小的成长经历,决定了她不是“野心型”的演员,直到现在,经纪人让她去见一些投资人,她都说不用。但她有过一段很艰难的“跑组”经历,大学毕业后在北京跟着自己的独立经纪人“罗阿姨”,在半个月内跑了30多个剧组。有一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路面积了厚厚一层,阿姨说:“这大冷天,去宾馆跑组的肯定只有我们两个。”直到今天,她跟当初跑组时认识的副导演还有联系,说起“想当初”和“今时今日”,总不免一番感慨。




CITYZINE × 袁姗姗


城市画报在韩国拍摄《所以......和黑粉结婚了》时,有没在当地大享美食?

袁姗姗《一年级》的录制和这个电影无缝衔接在韩国,录完真人秀当天晚上我就直接进组了,所以前前后后在韩国待了一个月。我吃一次烤肉要缓好几天,但是我吃海鲜,那边的蟹很新鲜,生的熟的我都吃,比如生蟹拌饭。休息时我会带上翻译,去吃韩国小吃。明洞的小蛋糕我很喜欢。


城市画报:所以你对待美食的态度是该吃就吃,而不是压抑自己的食欲?

袁姗姗:对,但我会克制,一个月只吃一次火锅或者烤肉。我之前也有过不健康的减肥,试过各式各样的减肥方法,除了吃虫子以外什么都试过了吧。有过七天不吃饭瘦了八斤的经历,晚上还去运动,后来短短四天就长回来了。所以减肥不能求快,它是一个持久的、长期的事,我现在觉得一个月瘦五斤就差不多了。


城市画报:当剧组拍摄日程很紧时,你还会保持健身习惯吗?

袁姗姗:我一直认为不应该把健身当成压力,如果近期工作忙,有时间就抓紧休息。如果第二天要健身,我前一天睡眠一定保证7个小时。拍戏忙时,一周健身两次就可以了。 还没开始运动的那段时间,白天都精神不好、脸色有点黄,感觉身体排毒不好。健身之后这些都改善了,不会觉得“我好疲惫”,宣传期也干劲十足。


节选自「袁姗姗:单独却不孤独」

想看袁姗姗与城画更多精彩的对谈

只在新鲜出街的《城市画报》6月刊

点击下图买回家慢慢翻阅!


专题制作

特约编辑 冯晶

设计 李菲

统筹 冯晶

摄影 邵迪

文 陈晶

造型 张君会

妆发 云峰

视频 大山、魏钰钰、杨鑫

场地鸣谢 北京颐和安缦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