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王建福/屈原故里过端午

梅月横窗2018-11-08 13:03:06

     

       屈原故里过端午

 

       中国的传统节日很多,我对端午情有独钟。这既是因为端午节的民族风俗元素众多,有化不开的思乡、思亲情结,还因为端午与我心中的文化巨人联系太紧密。这个巨人,便是屈原老夫子。

      很小就知道端午与屈原的关系。母亲包粽子,我依偎在母亲怀里,问粽子是干什么的呀?母亲说,这是老百姓拿去救屈原的呀!我问为什么要救屈原呀?母亲说,他是忠臣呀!我又问,粽子怎么救他呢?母亲说,划着龙舟把粽子扔进江里,鱼就不吃他了呀!我还问,那他还活着吗?母亲就笑起来,傻孩子,他要是活着,该有几千岁了!

      我去年写过一篇关于端午的文章,认为端午节与屈原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我的意思是并非有了屈原才有了端午这个节日,但是我愿意把端午与屈原联系在一起,因为有了屈原,端午才变得浪漫和诗意。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赞成这个想法,所以现在说端午就一定会提到屈原,说屈原就一定会说到端午。传说屈原在汨罗投江自尽后,遗体不沉,溯江而上,出洞庭,入长

      读过屈原的诗歌,听说了许多关于姊归和香溪的美丽传说,我就总想着有一天能够到姊归去,看看这位中国诗歌奠基人的家乡。真是没想到,有一天无意间就实现了这个愿望,而且这一天还正好是五月初五!

      那是"文革"期间的1973年春末夏初。按省文化局的安排,我们黄石工人故事队到全省巡回讲演“革命故事”。最远的一站,是巴东县。完成了沙市的演出任务后,我们乘船出西陵峡前往巴东。因为前一天夜晚我们在船上为乘客作了一个专场演出,于是享受了船长给我们的特殊待遇,可以在最上面

      至今,我还要感谢那位善解人意的船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船长对宋老师说:“姊归停靠时间是半小时,你们抓紧时间上去玩玩。不要着急,你们不上来,我不会开船。”然后,他特别指了指远处那幢白墙青瓦的著名建筑,“那就是屈原祠。”

       青山绿水之间,朴素的屈原祠仿佛天生从这片热土中长出来一样,庄严地矗立在我们面前。素白的屈原塑像,背靠青山,面朝长江。屈老夫子神情孤傲,头微微抬起,仰望苍天。他下巴上的胡子微微翘起,仿佛正在吟颂那杰出的《天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宋老师是湘西苗王的儿子,身上有着贵族的血统。他是湖北文艺界的知名人士,有深厚的文化根底。现在,他又遭到不公正待遇,从文联机关贬到基层。虽然他不能与屈原相提并论,但是历史是何其相似。命途多舛的中国文化人啊!我很想知道,此时此刻他是什么样的心情?然而,他站在那里,仰望着屈原塑像,嘴唇微微颤抖,却不说一句话。直到离开屈原祠,他才低声对我说:“到底是家乡啊,屈原祠还保存得这样好。”

      我们不能耽误太长时间,买了一些极新鲜的桃子上了船。船长很满意,因为我们只用了不到一小时。在买桃子时,我们很惊讶,这里姑娘们的脸,一色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她们的长发,一色漆黑油亮!难道这都是香溪的功

      晚,巴东县文化局的领导们请我们吃饭。因为正值端午,菜肴格外丰盛。除了应节的盐蛋粽子,还有鄂西特有的熏肉。推开餐厅的窗户,眼里还是滚滚长江。遥望长江北岸,我在心底举杯,向伟大诗人屈原敬酒。在这个革文化命的年月,能够陪屈老夫子在他的家乡过端午,能够实地感受楚文化强大的气场,真是难得。

    这个端午很特别。

    这个端午很难忘。  

作者简

  

  王建福,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曾当选黄石市文联委员、黄石市作家协会理事、黄石市曲艺家协会理事。20 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在《长江文艺》、《布谷鸟》、《中国故事》、《湖北日报》等报刊发表小说、故事、散文。曾获得文化部颁发的首届政府奖“群星奖”银奖,湖北省文化厅颁发的“楚天群星奖”银奖和优秀社文奖。退休后在长江网论坛任文学版块版主,网名“卖热干面的”。 20152016连续两年被授予长江网论坛“优秀原创写手”称号。

   主要代表作有:

小说:《公安局长的麻烦事儿》(长江文艺)、《稳定的平行四边形》(长江文艺)、《小巷半边月》(五彩石)、《老酒》(长江日报)等。

故事:《私报公仇》(曲艺)、《李鸿章参加奥运会》(布谷鸟)、《挑女婿》(湖北日报)、《宋江检查文明记》(中国故事)等。出版有散文集《人间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