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老张与名人的故事——《笑声背后的老板娘一一尹北琛》

老张的世说新语2019-06-11 14:43:16

老张的世说新语第四期


老张与名人的故事——《笑声背后的老板娘一一尹北琛》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为:国家一级演员尹北琛) 


 

该文发表于《湖北广播电视报》2006年4月17日第14版娱乐专刊明星客厅版。代表湖北,23年来首次进入春晚的小品《招聘》,在狗年央视春晚上精彩亮相之后,打响了南派小品的招牌,武汉的臭干子和六角亭这回算是出名了。“汉军”的光彩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他们也成为各地媒体追逐的焦点,但在《招聘》里,在你的脑海里一定还对“二号”的扮演者,武汉女孩的那种“啫”劲。脑子里差根筋的姑娘,自以为蛮聪明,哪晓得闹出一堆笑话的尹北琛记忆忧新。那么尹北琛春晚回到武汉后,近况如何?带着这个疑问,近日记者采访了她。  

 


尹北琛印象


戴着眼镜的尹北琛,端庄,斯文,很难与春晚荧屏上的那个傻丫头,《都市茶座》里老板娘的风风火火一路小跑,咯咯放声大笑,说话像嗑瓜子,岔里岔气的疯模样划等号。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她说的是一口京腔。我便好奇地问她:“你在台下怎么不说武汉话了?”她笑起来:“我从小就讲普通话,当演员不仅要掌握普通话,而且还要学会地方语言”。


她是老师


现在,尹北琛在小品《招聘》里一句精典台词“我是教大的”没想到很快成为了学生们的口头禅,而迅速流传开来。有时候,相互之间也调侃一番,并模仿她的腔调“我是外婆教大的”。“学生们跟她都蛮要好,小一点的孩子喊她‘琛妈妈’,有的大孩子没大没小的喊她‘北琛妹妹’。”他们也常把小秘密和尹北琛分享。其实,尹北琛一直是湖北省艺术职业学院的老师。除了每周四学校特许她去电视台做《都市茶座》栏目主持人,其余几天,她加起来有20节课。近年来,她主攻方言类都市情景喜剧,出演了《搭白算数》、《你嚇我》,还为情景喜剧《经视人家》配音。


她也是学生


国家一级演员尹北琛透露,近年,她一直在修本科经济管理专业,己接近毕业。当我们问她:“搞文艺的怎么学起经济来。”她说:“文艺管理也属于经济管理的一部分,对于拓宽演员的知识层面,不断变换角色,积累丰富的生活基础都有好处。当了多年的老师,没想到当学生的滋味也这么爽。



她在忙什么?


据尹北琛称,春晚回汉后的第一天,剧组人员过早全都吃的热干面,虽然吃得咂嘴吐舌,可个个连称“过瘾、蛮过瘾。”目前她一直在学院教学,既要忙演出,还要当“老板娘”、配音,可以说是忙得不亦乐乎。近期,她将与剧组一起携小品《招聘》参加央视心连心艺术团演出。而且目前她还在不断地进行创作,希望能拿出更好更精致的作品。同时,只要有机会在一起,四个人便各自提出小品的雏形,用专业的话来说,叫“蹉”。

虽然3、4月份是淡季,但剧组便利用这段时间正酝酿着推出一批小品 ,迎接“五一”、“七一”、“十一”的到来,特别是春晚之后,人们对剧组的关注和期望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迫使小品出新、出彩。但创作太难,犹如生孩子有一个阵痛过程,北方的小品将大量的精力花在语言包袱上,喜欢直接抖包袱;南方小品喜欢铺垫,讲究幽默。而汉味小品更注重情节的设计,人物的刻画,融进了很多话剧因素。   

对尹北琛来说,下一步最想自己创作有特色、成色的小品出来,拍情景剧、喜剧,主要以反映城区市民生活的题材为主。正如有一位朋友曾提醒过她,你不能只局限在演喜剧人物上,能不能试着演一些有一定深度且跨度大的戏、人物命运起伏较大的人物形象(话剧、电视剧)。


最伤心的事


尹北琛生活中虽说有一幅淑女模样,可仍然折射出较男性化的一面,喜欢大大咧咧的,在专注干某一件事时,容易忽略细节,有时得罪人还不知道。虽然她并不是想有意地去伤害、影响别人,可对方却感觉到了,所以引起一些小误会和磨擦。但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有的观众打电话反映说她演的“老板娘不太像,没有武汉的特点”。“老板娘在台上笑的声音太大”等等,她实在憋得难受,哭过,还找导演想甩手不干。但在伤心的同时,她也反思自己,是不是演技没有达到观众的要求。这时,她才真正体会到“众口难调”这句话的含义。但她又是一个执着的人,不干则己,要干就要干好。一晃5年过去了,尹北琛终于没能甩掉“老板娘”这个担子。她的朋友们都说,“经常看你的小品,没想到演得这么好。”可尹北琛悄悄告诉我,其实直到现在,她每次上台,依然非常紧张。虽然她将自己扮演的角色做为资料记录下来,可每次都蛮怕去看,就是看也非常紧张。


儿子眼中的母亲 


尹北琛和老公工作都很忙,经常两三个月不在家。因此12岁的儿子就成了两口子最感抱歉的人。“要不是他自己很独立,加上我父母帮忙,有时候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她经常问他:“妈妈在电视里做老板娘怎样啊?”“一般般啦”他总是这样说。但这孩子不怎么看我的节目,可能是有代沟。也可能扮演的角色又是大人。但这次春晚的小品《招聘》他就喜欢,扮演的小姑娘与孩子的年龄较接近,也满足了喜欢凑热闹的心理。“哦,这次还行!这个傻丫头比老板娘演得好呢。”在儿子眼中,尹北琛永远只是他的妈。谈起儿子尹北琛连眼角都漾起了笑容,“虽然是母子,但又像朋友一样,有时候也开开玩笑。”这孩子特会偷换概念,对尹北琛的过度呵护,有时还幽默一把,“老妈,你别罗嗦,来,来,喝口水(唾液)。”儿子特爱看一些《脑筋急转弯》、《漫画》、《幽默》等一类的书籍。有时候他还用《脑筋急转弯》的题目考尹北琛,考得她只有眨眼的份。



我是普通的女人


尹北琛说自己是位极其普通,生活中不修边幅的女人。不管今后的路怎么走,是否很成功,我都希望大家支持我,而不是关注我。经常在外演出,我也非常想念家人,己经有几个新年都没在家里与亲人团聚了。3月份应邀到十堰电视台演出,本想抽空去看奶奶及父母,可采访、走台、接见,根本无暇回家。母亲却叫妹妹送来为儿子刚织好的毛裤,尹北琛没时间招待妹妹,结果妹妹连饭都没吃一口,就匆匆忙忙地回了家。说到这里,她的眼眶略显湿润。工作既忙又杂,确实儿子长这么大,她还从未亲手为儿子织条毛衣裤,每次都是母亲和妹妹代劳。借这个机会,她感谢父母及亲戚朋友,谢谢他们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帮助。                                


老乡找老乡


在北京彩排的那段时间里,有位湖北籍的北京某领导,非常爱看湖北的小品,并制成碟片,有些片断还能倒背如流,甚至编成笑话讲给熟人听。当其得知湖北小品冲刺春晚,他特地找到尹北琛她们请吃饭,只是为了能听到乡音,同时,也提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这一切,无疑给了尹北琛她们更大的鼓舞。尹北琛笑言,北方的莱有点不适合我们的味口,为了能吃到南方莱,在北京满大街地找湖北人开的餐馆,终于找到诸如荆州小吃、武汉的热干面、豆皮,尽管烹饪的味道欠正宗,可吃起来蛮香的,有一种亲切感。每次只要一进餐馆门,经常会被他们认出来,并热情戏谑地说:“不讲武汉话,来一段道白,不卖东西你们吃。”哪像是吃饭,分明是在表演。最后,总免不了说一句:“你演得真好,明年还会再进春晚么?”尹北琛笑了起来,“我们当然希望每年的年夜饭上,都有我们的一道鄂莱。”我们衷心期待,明年的除夕之夜能再次欣赏到“湖北佬”的精彩表演。


谢谢阅读   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