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能吃到的那些芝士和武汉的热干面有什么关系?

德致留学工作室2018-10-18 10:51:21

本期更新我们致德留学工作室邀请了在德国生活了7年的特约撰稿人 ChaoCiao 来为大家闲话一下在德国的生活经历——是什么让我们最初敬而远之,但后来又乐不思蜀?




来德国七年有余了吧,偶尔跟国内的朋友叙旧,总会被问到:“出去这么久,是不是就准备一直留德国了呀?”说起来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答的问题。一方面,国内有家人、一起长大的朋友,而当初来德国,似乎也就是当作一次长时间的旅行,说是为学历镀金也好,体验异国生活也好,那想着最多也就两三年,完了总是要回来的。但另一方面,真的是不知不觉,就已经在这片异国他乡度过了大半青春,从初出茅庐、不食人间烟火,继而慢慢体会到生活不易,再到努力使自己能过得体面一些…… 时至今日,这里的生活已不再只是那些有着不同肤色、说着不同语言的老外的生活了,也是我这名异乡人的生活,要说就此别过,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异国留学的概念有它浪漫的地方。对于大部分年轻人而言,充满底蕴的文化具有天然的吸引力,我们在走出国门之前便已耳濡目染,而相隔半球的距离又为它们平添了几分神秘。因此,一个可以身临其境去体验的机会,自然是我们这一代人所心向往之的。但期待是一回事,体验本身又是另一回事。



体验是一种文化的渗透,所以本质上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尽管充满期待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对某种异国文化或许有着无限的包容,但到了一天将尽的时候,面对装盘精致的牛排、色拉和土豆,我们中的大部分不免还是会惦记起家乡的大盘鸡、炒时蔬和大米饭。但体验不只是尝鲜,对于一种代代相传的文化,其中的内涵往往是需要在不断的挖掘和适应中才能逐渐体会的。


记得刚到德国的时候,因为吃不习惯,常去一家澳门老板娘开的中餐馆,在那会遇上各式各样的同胞,其中有一名来自深圳的哥们特别有意思,他在武汉大学读了本科,之后便来到德国,在斯图加特读了研究生,毕业之后又搬到位于德法卢交界处萨尔布吕肯,开始了白手起家的创业。有次聊起他在武汉的经历,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对于热干面的情节,说因为久闻大名,一落地就点了碗热干面,但最后硬是没吃完,一肚子被忽悠的心情,想着这玩意儿这么难吃,周围的人怎么就咽得下去!?但为了入乡随俗,还是免不了在各种交朋友的场合硬着头皮吃,结果一名南方人的味蕾还真就叛变了,每天一碗热干面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以至于到了毕业的时候,最舍不得的就是热干面。



他的故事当时听来就只是觉的有趣,但现在想来却是多了不少感同身受。因为拿我自己对芝士的接纳来说,就同样经历了不少从好奇到排斥,又从不适应到爱不释口的转折。



尽管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芝士口味的面食和点心,但对于一整块原始的芝士,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其实都是敬而远之的,因为最初的几次尝试无一例外都以浪费而告终了。对此,我想《猫和老鼠》肯定是咎责难逃的—— Tom 和 Jerry 在剧里为了一块芝士而斗得你死我活的情节想必是自小就篡改了大脑里的回路,以至于橱窗里晒着暖光灯的芝士总显得如此秀色可餐,看着就感觉能吃下一整块,但往往买下之后没吃几口就招架不住那浓郁的口感了。



但既然说是文化的渗透,那自然不会只有单方面的尝试,身处一群能把芝士当作零食来吃的歪果仁之间,想要和干吃芝士划清界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比碰上舍友间的聚会,他们总会很自然的拆开一块芝士,然后拿出一把黄油刀,小块小块地轮流切着吃,那种小心翼翼又不紧不慢的气氛就好像是在分享一块高档的巧克力似的。如果说上面的情形还留有些浑水摸鱼的空间,那接下来要提到的情形就真的是盛情难却了。


就像中餐是我们的文化标签一样,芝士作为西方社会最基础的食物之一,也承载了源自不同地区的文化认同,会很自然地被用作一种相互了解的媒介。之前有一名来德国交流的意大利室友,因为语言关系,她刚搬来的时候连彼此自我介绍的氛围都很尴尬,碰上在厨房和走廊照见,也就只能相互笑笑,很难聊起点什么。直到我有次做意面的时候,她从一旁经过,瞥见了我准备磨粉然后用来兑酱汁的几块芝士,顿时眼睛一亮,指着其中的一块羊酪追问我是在哪买的。原来那是她特别喜欢的一种意大利干酪,但来了德国以后就一直没找着。给她连解释带比划一番之后,她可能以为我也是个纯正的芝士爱好者,就兴冲冲地跑到自己的柜子前,拿出了一块差不多奶糖大小、锡纸包装的羊酪,得意地告诉我那是她从家乡带来的,一定要我尝一下,这才交上了朋友。


所以很多时候,尽管担心自己会吃不惯,但一方面出于礼貌又或是为了融入;而另一方面,当面对面地感受到他们对于芝士发自肺腑的喜爱,就也很难不被那种热情感染,结果还是陆陆续续地干吃了很多芝士。



至于后来发现自己开始爱上干吃某些芝士,还是因为一次半夜闹饥荒,然后又实在懒得开火,就试探性地拿出了一块平时做饭用的芝士,最后我想若不是出于临睡前对腰围的顾虑,很可能就把整块都吃光了。


应该是自那以后,每拆开一袋芝士就会忍不住先凑近贪婪地嗅一口,但迄今为止,虽说对芝士的喜爱与日俱增,我仍不敢说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它们的味道,因为偶尔还是会遇上一两个品种,刷新我对这种食物的认识。比如最先喜欢上的、也就是平时常用作烹饪的,是一种名为 Le Gruyère 的芝士,它和一种名为 Appenzeller 的芝士都原产自瑞士,经常相邻地摆放在超市的货架上,两者包装十分相似,只不过前者在标识上使用蓝色,而后者则使用红色。在尝到了前者的甜头之后,我一度以为自己的任督二脉已被打通,就买来了它看似双胞兄弟的 Appenzeller ,结果拆封的那一刻,那种难以言喻的味道却让我想到了之前听说的一句俗语——“他的脚闻起来像芝士”。



而后出于一点残存的探索精神,我把咬了一小口的 Appenzeller 的开口简单折了一下放回冰箱,心想干吃不了,用作配料总行了吧?结果第二天冰箱门一开,里面就好像是被流浪汉借宿了一宿似的,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这才让我死了一条心。


后来在一次闲聊的时候和两个德国室友提起了 Appenzeller 所留下的深刻经历,才发现原来他们也非人人都能消受这种重口味的芝士。而和我一起吐槽的小哥当时还正拿一种名为 Géramont 的软芝士抹面包吃,但碰巧另一位室友却表现出了对芝士的真爱,笑着说:“ Appenzeller 是很臭,但我挺爱吃,芝士这东西往往还就是越臭越好吃。”


现在回想起来,这种矛盾和南方人对臭豆腐的喜爱又何不相似,尽管吃不惯的人对它们嗤之以鼻,但仍不妨爱吃的人对外宣示说:“越臭的豆腐越好吃。”



类似于芝士这样例子还有很多,所以要问德国到底有什么令人留恋的地方,也并非三言两语就能简单描述,这里的生活中始终有些奇妙的东西,让我想去尝试,或许要等到征服了 Appenzeller 的那天,才能功成身退吧。?


Liebe Grüße

德致留学工作室



德致留学工作室网页:

dezhiliuxue.sxl.cn


邮箱:

dezhiliuxue@163.com

微信公众号:

德致留学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