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过早

潘汉成2018-09-06 13:56:29

早餐,因地域不同称谓也各异:北京人叫早点;广州人叫早茶;武汉人叫过早。

过早,这一独特的俗称,最能体现武汉人的早餐特点,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张名片。武汉人,或者曾经来过武汉的外埠客人,美食印象最深的既不是豪华酒店里的饕餮大餐,也不是山庄别墅里的珍禽异兽,而是遍布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风味过早。究竟有多少品种?由于地域太广,我无法得知,但就我母亲居住地古田二路周边粗略地估计,毫不夸张地说:至少有三位数。换句话说吧:如果每天单吃一个品种,保准连续100天不会重样。

品种之多,味道之美,得益于精湛烹饪厨艺,所以食客常年蜂拥而至。精明的店家喜欢扎堆经营,形成一股气候和广告效应,以招徕天下客人,如吉庆街、精武路、户部巷。要想在竞争的环境中争得一席之地,需要有诱人的美食。于是,店家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蒸煮炸炒卤,制作的方式五花八门;热干面、豆皮、面窝、烧麦,经营的品种应有尽有。按说,武汉人的面食制作应属短板,但武汉的热干面确在全国的面类评比中夺得桂冠,由此可见一斑。

热干面,色泽鲜黄而油润,餐饮时配以10多种佐料,主要是芝麻酱、香油、香醋、萝卜干等。精明的经营者另外配置辣椒油、香菜、酸豆角、雪里红等,由食客根据自己的口味免费添加。如此精心制作,色香味俱全,不喜爱才怪呢。因而,凡经营过早的店铺,绝对少不了热干面。我曾经看到一篇报道,说足球皇帝贝克汉姆参观武汉期间,市政府领导出面宴请他。当他品尝了热干面后,赞不绝口,连声夸耀道:“GOODGOOD!”。毫无讳言,我也是热干面的忠实食客,从小吃到老,百吃不腻。

豆皮,外面一层由鸡蛋摊着的薄皮,经油煎后金灿灿、油光光的;内瓤为肉丁和糯米,吃起来外焦里嫩。

面窝,在油锅里炸成深红色,外圈松软,里圈薄脆,吃起来“嘎哧、嘎哧”地响,是热干面的最佳搭档。

这些都是我的最爱,但我常年生活在北京,只得梦想。因而,每次回武汉,最让我欲罢不能的是每天的过早,虽撑圆了肚皮但还想吃,不是嘴馋,是诱人的小吃太多。每次回武汉,最使我纠结不已的也是每天的过早,是在家里吃还是在外面去吃?家里,有母亲亲手制作的早点,凝聚着母亲对儿子的慈爱;外面有诱人的过早,让儿子牵肠挂肚。唉!对我而言,过早,再不是食欲上的需求和味觉上的刺激那么简单,而是一种情感上的牵挂,真所谓“未食而乡情浓浓,食之则香气喷喷”。

传统的武汉小吃早已形成了一种饮食文化,正宗的味道也早已有了自己的专卖店,有则顺口溜自小我都耳熟能详:老通城的豆皮、四季美的汤包、蔡林记的热干面、小桃园的瓦罐鸡汤……够了,够了,继续往下说还有许多,许多,至少这4个地方我都去过。让我惊叹不已的是,能够将单一的一种小吃经营成偌大的店铺,一干就是上百年!而且,不仅普通的市民慕名光顾,还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首脑和名人纷纷莅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81年我结婚回武汉,父母为了款待远方回来的儿子和第一次谋面的儿媳妇,有天清晨带我们来到了四季美。虽早有耳闻但登门却是第一次,因为过去贫穷,不敢涉足高档场所。然而,这里顾客盈门,座无虚席,价格也实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高档之所。当服务员端上几屉汤包时,我惊讶地发现:这汤包皮薄、透亮、褶皱如花,里面还裹着汤汁;轻咬一口,馅嫩、汤鲜、味美爽口。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父母在我大喜之日带我们来此处尝鲜,看来美味的小吃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如果说北京的早点讲究实惠,广州的早茶讲究风雅,那么武汉的过早讲究的就是随意。经营者或在室内,或在街上摆放几张桌椅,点燃炉火便开卖起来。食客们有的蹲着、有的站着,端着碗筷,面对众人,大口大口地吞咽;还有的边走边吃,两不耽搁。这般情形随处可见,大家习以为常,如果在北京或广州,即便没人当面指责你,也会在背后数落你。

曾经,我多次与北京的朋友来武汉旅游,特地让他们体验武汉的过早氛围,品尝地方小吃。这里面既有领导、老板,也有教授、医生,也就是说有的人平常很注重个人形象,饮食卫生。然而,当他们融入到武汉的“过早大军”后,全然没有了过去的斯文儒雅和餐饮讲究,照样站在大街上用手抓着吃,甚至比我还吃得快、吃得多,让一旁的武汉人惊诧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