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台测验仪,测试结果仅自己可见

一朵麻花2018-12-05 14:06:39

那天我们一不小心,同时撞到了厨房里做饭。众所周知,做饭是一件费时的事,这就造成了一个局面:我们必须同时在厨房里呆上一刻钟。

一刻钟啊。和陌生人呆在两米的距离之内,不说话,各自挥舞着一把菜刀,当然是一件恐怖的事。

第4分32秒的时候,我终于憋不住了,我决定投降。

“你刚搬来的?”

“嗯。”

“你是学什么的?”

“物理。”

哈,学理工的,我说了吧。

“你以前是哪个学校的?”

“科大的。”

我问一句,他答一句。我再问一句,他再答一句。然后呢?没有了。还是不看我,还是面无表情。我立刻觉得特没劲。他得学了多少物理,才能把自己学成这个样子。

我只好闭了嘴,继续做我的豆腐。爱说话不说话吧,爱笑不笑吧。不就是个冷若冰霜吗?我也不是没人笑,你不稀罕,还有人高兴一年半呢。真是的。

“你,你,你做的是豆腐?”

我端起做好的豆腐,向厨房外面走时,突然听见这个学物理的小男孩结结巴巴地说。我一回头,看见这个高高的、胖胖的男孩,他有一张稚气的脸,脸上涌现出一个憨厚的、紧张的、但是确实没有偷工减料的笑。

                                  ——《他们学理工的》


上期我提到刘瑜这位作家,这期就来交作业啦。特意选了一段长的、但是特别有趣的节选,来自《送你一颗子弹》中的其中一篇。记得当时读这本书的时候,在笔记本上摘抄了好多有意思的话,如果本子还在身边,我一定会po上来分享。


不知道手机前的你们是否耐心地把上面这段节选看完,我想95%的伙伴们答案是肯定的吧。


很糟糕的是,麻花同学发现不少时候,我们都会下意识地避开大段大段的文字——这确实是碎片化信息不断刷新大众的舆论话题、传播工具和信息技术更迭换代迅速的结果。最主观的原因,大概还是大家很难静下心来、抽出一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改变自己浮躁的生活状态吧。再扩展下去就要涉及到社会学和心理学的问题,哈哈,我不专业,就不多发表意见了。


为什么短短几句话偏要拆分成好几段?相信很多人和我的阅读观感一样——大段的文字会给人造成一种阅读压力,我们会潜意识地逃避这种压迫感。不信的话,你可以把上述的文字合成一大段,再看看自己是否还有阅读的欲望。

床头边放着kindle,还有一本自己喜欢的杂志。如果非要选择一个的话,就自己最近的阅读习惯而言,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原因太多了:方便?轻巧?关着灯也可以看书?


但我还是会买纸质书。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归属感,不会像电子设备那样,时时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流行稍纵即逝,风格永存”,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时尚领域,纸质书大概就是这种永存的经典。


之前看过一个采访董卿的视频,她谈到,自己的卧室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睡前看书一两个小时便可以入眠。我当时心里特别不理解:这还叫媒体人?


现在还是很郁闷,可人家就是有实力。


见贤实践焉,于是就得出以下三种结果:


1、默默地拾起被冷落的手机(最频繁);


2、哇这本书好难读恩眼皮好重哎不行不行不能睡着啊呦这段说了啥重新看&%¥*@#…;


3、好看好看,厉害厉害,这位作者太简直是偶像啊偶像哈哈哈哈哈哈~一看界面,凌晨一点四十三分。


毕竟好习惯和淘气孩子一样难养。

周一早上恍恍惚惚,神志不清,一口气嗒嗒嗒敲完,应该不难理解吧?


能够花时间耐心地看完以上絮絮叨叨文字的朋友,麻花同学深深地向您鞠躬了……



小笼包 水果燕麦+酸奶香蕉

十一长假的后遗症是什么?上班头晕眼花都不算个事儿,万分后悔没吃汤包啊汤包!每到中午开饭就开始怀念蟹黄汤包,无奈只能用小笼包代替。不过还好,马上就要到下个月了,回家吃~汤~包~


清粥小菜

周末两天一直在下雨,困在家里哪儿都没去,穿着短袖短裤去楼下的超市买米时猝不及防被冻得瑟瑟发抖。半夜醒来总有“画舫听雨眠”的感觉(含蓄地吐槽一下房子的隔音效果)。


形散魂不散的丸子番茄浓汤  胡萝卜炒西兰花

其实番茄本身就带了点酸味,但是对于喜欢变态酸的麻花同学来说是远远不够滴~于是又加了不少醋,在开饭前先喝一口酸酸的浓汤实在是太开胃啦~给没有丸子的丸子汤爆灯!



今日一言

如图,今天我只想安静地做一个文盲。

老板娘少废话来盘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