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魂牵梦绕的这碗面,有故乡的味道

人生必读好书指南2018-08-28 06:48:50

读一流书,做一流人!人生必读好书指南

微信平台读好书类的领先订阅号


喜欢吃面有成千上百种理由:面条不仅简单易做,又能随宽窄扁厚的变化,与不同的配料、汤汁碰撞出多姿的香味。


更别说当你疲惫不堪或饥肠辘辘时,忽然有人端上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那大概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今天为大家推荐韩月牙的《人间烟火色》(节选),里面记载了作者的“寻面之旅”:在千山万水的行走中,寻找一碗有童年味道的面。


让你魂牵梦绕的是哪种面?



寻  面  记

文 | 韩月牙


童年一碗面,魂牵梦绕四十年。

 

人说北方面条南方米饭,生为地道的南方人,我却对小麦面情有独钟。我曾经简单地把这归结为我天生的北方情结,在记忆的海里打捞,童年那碗面不动声色地从幕后被推到台前。

 

四岁?五岁?...我和父亲到三伯家做客。那时的人们,普遍少油水,饥饿的肠胃对一切食物充满真实恳切的好感。

 

猝不及防,年幼的我和一碗拌面相遇。



翠绿的葱花,馋人的热猪油,油滋滋香喷喷光亮亮的一碗面,我双手捧碗,两眼发光。父亲手持竹筷,小心地挑起两三根面,放到嘴边吹一下。


我的嘴巴已经急不可耐,凑过去,一口咬住了筷子,猪油的鲜香,酱油的酱香,在这些香里穿梭的葱花的气息,活泼地和我的味蕾相遇。我来不及咂摸其中的滋味,面条已被我吞下了肚,我的辘辘饥肠开始咕咕直响。

 

一旁的三伯慈爱地看着我,明知故问,孩子,面条好吃吗?我腾不出嘴来回答,只顾点头。那是我今生吃过的最为美味的一碗面。



如今,一个人的旅行,也往往是寻面之旅。


我一直期待着,在万水千山的行走中,我和一碗面不期而遇,那碗面里有我童年的味道。




到扬州,徒步五六个小时,游了瘦西湖后,我在大街上随心游走,寻觅一家有缘的面店,等待一碗扬州炒面。


一会儿,它被摆到我面前,安安静静。浇头的红椒、葱段、鲜笋、肉丝,都被切成寸把长的细条状,或隐或现在面条里,和谐而从容。浇上醋,挟一筷入口,有麻油的香、菜蔬的鲜,细细地品,有绍酒的绵、有白糖的甜。

 


但那些外在的调味掩盖了面条的本味。它不是我苦苦等待的那碗面。



飞到重庆,尝担担面。


那时我已经习惯了素食,各式荤腥诱惑不了我的胃。我拨开浇在上头的肉末,挑几乎不粘着肉末的细薄面条吃,酱香浓郁,咸鲜微辣。


我的嘴巴赞着它的好味道,我的心却还惦记着童年那碗面,再好吃它也只能排第二。



游武汉,尝热干面。到北京,吃炸酱面。玩河南,点一盆原汤三鲜烩面。在三亚,吃一碗由山西人做的刀削面。在成都,尝尝担担面和重庆的有何不同。


所谓的中国五大名面,我一个人都用心品尝过了。那些美味,仿佛有灵,它们使出浑身解数,从色香味各个角度对我的味蕾发起冲击,但我的味蕾顽固地守卫着那碗无法复制的面。


.....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刻,我捧着面碗泪流满面。我至今没有等到,我遇见的各地面条,都离美味很近,而离故乡,很远很远。



杭州有一家面店,延续着关于面的传奇。


每天只开半天,不管有多少人排队等着吃那碗面,过了中午主人绝不流连,锁了店门,心安理得享受自己的好时光去。那一碗面,因着稀缺的缘故,更多了一些想念的滋味。


排队,终于等到了,那怀想已久的一碗片儿川。



我认真端详它,普通的瓷白海碗,细长面条上的浇头,雪菜是新鲜的黄,笋片是鲜嫩的白,连精肉片也是新鲜而细腻的肉色,随意的几挑葱段点缀其中,一种宠辱不惊的从容做派。


夹一筷子面条,提起来,有整齐的美感,零星粘在面条上的雪菜,不规则排列,一缕缕属于厨房烟火的香温柔地钻进鼻腔,被吸入肺腑。


可不管吃过多少面,我的心还在怀念那一碗...那夜,一碗面,一碗乡愁,入梦来,一个亲切的声音追来:孩子,面条好吃吗?


扩展阅读推荐


读一流书,做一流人

微信公众号:人生必读好书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