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蟹黄汤包

红花草2019-06-17 06:48:58

(1)


金秋十月,正是吃螃蟹的好时节。在靖江,“蟹黄汤包”的销售也进入旺季。娃的学校里就“蟹黄汤包”布置了小作。十月二日清晨,带着娃去复古街头新开的“尚香”,品尝早就名声在外的汤包。


青灰色砖墙的房子构成的街道,笼罩在蒙蒙细雨中,有如身临烟雨江南。关于“蟹黄汤包”,最经典的故事,是传说中乾隆下江南,吃汤包,因为烫,将汤汁一直甩到后背。“尚香”的故事,来源于周瑜的“赔了夫人又折兵”,美食因为有了美人,似乎别有一番滋味。



街头的“尚香”汤包,九月底才试营业。此店装修时间以年计,九月初的时候,曾在他们门口晃悠,店里的工作人员说,月底才开,一年都等了,又怎么会在乎一个月。


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厢。 在店堂,点了两碗粯子粥,一只烧麦,一只素菜包,一笼小笼包,两只蟹黄汤包。拿了牌号,入座。粥是最先端上来的,接着是烧麦、菜包,然后是小笼包,小笼包上来时,差不多半小时过去了,我们越吃越饿、越吃越凉。



傻等着也是傻等着,绕着店堂,先把桌子上吃汤包的方法拍了个遍,“轻轻提、快快移、先开窗、后喝汤、姜丝皮子一扫光”,然后把玻璃橱窗里彩塑的汤包制作过程也拍了下来,又拍了几张现场制作的相片,看看时间已过去了五十分钟,而大厅里客人并不多,还是没等到我们的汤包。问了几次服务员,她们只说抱歉。



一个小时,两只汤包还没上,对他们的服务产生怀疑。再看看旁边座位上的晚来的顾客已经吃上了汤包,到收银处,退了款。我们等得了一年,也等得了一个月,偏偏等不了一小时。下次来“尚香”,待人员和流程都成熟了再来。



(2)



“蟹黄汤包”作为靖江特产,我是吃过的。


只是真正到名店大堂吃,还没有过。或许是因为”菩萨罩远不罩近“,作为靖江本地人,吃汤包的倒不如常来靖江的外地人吃得勤,再说早几年十元/只,近年来涨到十八、九元/只的汤包,两只根本吃不饱,对于工薪族来说,就是奢侈。



朋友圈里曾经有人晒,在“南之缘”吃汤包,要拿号,并且要等很久,有消息说,南园的汤包销售达上千万,本地的企业主,宴请客户,也常常是去现吃。


因为汤包打包的不如现场的口感好,很多外地的朋友吃过后,再次来靖时,会成为汤包的回头客。网上传,鸿运楼和南园的最好,其实在靖江的民间,好吃的汤包大有店在,只是因为规模和推广的力度(舌尖上的中国,不仅仅是推出一种菜或小吃,同样把产出的店家和地方推出去了),埋没于市井。靖江教育局招待所食堂和汽车站旁的江联,曾经就是这样的店家,近年来,也因为口口相传,出了名。



(3)



秋天,在靖江本地,有些土豪人家摆喜宴时,会有”蟹黄汤包“这道小吃,他们特意请了面点师,现场制,现场蒸。还有的土豪,会在宴会结束后,每家发上那么一提冰冻的蟹黄汤包。


我们家娃小的时候,就因为吃了这未蒸透的冰冻汤包,腹泻了半个多月。因此,蟹黄汤包一定要蒸透了再入口。


因此,这些年,咱们对汤包不热心,前些年有朋友送了券,去店里拿了回来,在冰箱里冻上好几个月,最后是扔了还是怎么的,都不记得了。


而汤包这精致货,火大了不行,皮子易破。曾经有友人,巴巴地从靖江带了冰冻的汤包到外地,外地的饭店不知道怎么解冻加热,生生地把汤包,煮成了下汤皮。


前日在小区门口,原先的早餐馆的招牌“**美食”,换成了“蟹黄汤包”,和娃约好,改天去尝尝。但愿不会再如“尚香”般不亲民,尽着整笼的客,把小散撂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