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不似预期

SummerOnTheCouch2018-07-11 15:18:47

这周有一个非常感伤的时刻。周二,Bob问我晚上能不能视频一下,我立刻就紧张了,肯定是有事儿了,毕竟他几乎从来不找我视频。通上话以后,得知了他签证出了问题,五月我的婚礼来不了。听到消息那一刻心里沉了一下,但还是一起努力想想解决办法。


当天晚上我去翻了翻很久以前的微博,找到五年前我们在迈阿密春假的照片,忍不住票圈怀念一下。


之后的两天里我脑子都不断反复想着没有他的婚礼是不是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又想到这个最佳损友这些年来各种不靠谱儿的行为,在脑子里像是走马灯一样,一帧一帧看到很多闪着细细光芒的时刻。


Bob跟我大概是十五六岁认识的,在新东方的托福培训班还有SAT培训班上。


SAT的班很小,Bob性格好,经常被当时的老师拿来开玩笑,问Bob是不是外星人送来的盆友。就此以后班上的人都会叫Bob“盆友”,这个外号大概持续到我们来美国为止。


现在想想,在那个培训班里还认识了乌鸦,也是现在为止都非常亲密的朋友,实在赚到!


当时备考几乎长期混在一起,Bob跟我都算是靠着小聪明混日子的人,虽然总是说着去学习,事实上在星巴克坐了一整天,净蛋逼了。我们在香港必然都没有考到什么很好的成绩,好在当年无论幸运也好,timing也好,都被合适的大学录取了。


考完试以后日子更加瞎混。我到Bob家听他爸爸唱歌,然后一起在窝在卧室看昆汀。Bob口语真是我们所有人里面最好的,明明都没来过美国,一口美语顺的能唱Rap。我俩看了太多昆汀,都会一起背台词,边看边演。喝黑咖啡,吃热干面,到处瞎晃,看美国电影,占据了我们大部分时间。


我所有的Randomness都能毫无顾忌的抛给Bob,这让我太安心了。


我脑子里的回路很天马行空,这一秒还是手上的红豆糕,下一刻想聊某部黑帮电影里的镜头,再转到Bob手上镜头的光圈。人生和宇宙,一分钟之内自由切换。Bob照单全收,听的时候很认真,回应的时候也诚实,从来没有觉得我可笑,一直都自由发表他真实的想法,纵然有可能是跟我的大相径庭。我很感激,他一直跟我说实话。


我爱装逼,不脚踏实地,时常误以为 I am more than what I really am, 好在Bob会适宜的戳戳我的泡泡;我情绪起伏大,他又在我感觉自卑的时候把我捧起来,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来美国以后,上学一直在不同的州,见面也不是很方面,开始的第一两年都靠聊QQ,后来微信兴起,就靠短信和打电话。我QQ的字体是紫色的,(真够非主流的),以至于后来我们发微信,有次Bob说,你怎么改字体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说,啊呀,以为在跟你聊QQ呢。


大二时候有段灰暗的抑郁时刻,他也有段不太开心的时间。我们平平淡淡的聊起来抑郁的时间,都很相似。会自己在房间里,一整天也不饿,没有太激动的情绪,只是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连从沙发上站起来都需要准备很久。


当时我一个人租了一间很老的公寓,地板走起来都会嘎吱嘎吱的响,厕所有一个很小,已经略微泛黄的浴缸。当时还住在明尼苏达,全球变暖也还没有那么切身感受,毕竟整个城市半年都在下雪。外面灰蒙蒙的皑皑大雪,老公寓里,我泡在小浴缸里看书。出来以后靠着暖气片,跟Bob聊天儿,写论文。


天黑的早,夜晚很长,我从夏威夷的暑假回来以后又开始抽烟,于是总在公寓的门口,抽着烟跟Bob打电话。一打能聊一个多小时,烟就一根接着一根。有很多时候他会问我最近做了什么吃的,我就慢慢得讲哪道菜怎么做,先烧热油,姜要切丝儿,不能用片,有点儿焦黄了,在放五花肉,盐要先撒一点儿,肥肉才好吃。


圣诞的时候我会回华盛顿的舅舅家一起过节,也会顺便跟在隔壁州的Bob见一见,喝喝酒。现在想一想,我们成年以后,几乎没有见面不喝酒的时候。不仅跟我,Bob跟我爹也是酒友,只不过改喝白酒。我不太经常回国,他在国内就会找时间跟我爹攒个局。


大三的春假我们决定一起去佛罗里达,他先开来接我,我们在一起开始了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一路听着当时刚出的JT新专辑,反反复复循环做背景音,有一茬儿聊一茬儿,安安静静的也特别舒服。迈阿密的晚上充满酒精,早餐全是肉。后来我们一想起迈阿密,脑子里全是JT


我们也断断续续有过各种矛盾,暂停联系一段时间,但是我总会收到他的语音留言。都是凌晨三四点收到的留言,他也是知道,我肯定睡觉了,才敢打电话。语音留言里很明显他喝多了,中英文混合跟我各种道歉,说着自己浑,很想念长途电话,请我一直继续骂他。就像是他经常略带贱贱口气的在我生气发着狠话的时候回复 I LOVE YOU TOO,让我没法儿继续气。


那些语音留言,现在都还躺在我的手机里,任何时候打开,每一条都能让我开心好一阵子。


十年一转眼便过,得损友一位,何其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