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边城嘉荫(五):美食飘香

CVA徒步网2018-07-11 14:40:05


 

边城嘉荫(五):美食飘香

《一路向北》连载(12)刘文军(好望角)


“鲶鱼炖茄子,撑死老爷子。”我32年前第一次来嘉荫时,当了一回“老爷子”。这次在嘉荫的一家渔村,又尝到了“江水炖江鱼”的滋味。


这道菜的做法是:铁锅中倒入清净的江水,把刚刚捕捞上来的江鱼去鳞开膛洗净,放入锅中,汤里不放佐料,只放些许的食盐,慢火煨炖。尝过这道菜,感觉就八个字:口味清香,原汁原味,与饭店里用十几种佐料做出来的完全两样。



如果不想吃个头大的鱼,那就吃炸小鱼吧,黑龙江有“三花五罗十八子”,还愁没得吃?炸好的小鱼就着东北小烧,那叫一个爽。嘉荫老百姓的日子就在这一盘炸鱼、一壶烧酒中慢悠悠地度过。

东北有句俗语,“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里说的豆包指的是黏豆包。


黏豆包个头小,但黏性十足,充饥功能丝毫不逊于大个的馒头。过去村民出门干重体力活,早上需要吃饱才行,这时候,黏豆包就发挥了效力。我小时候常随父兄上山拉柴火,对此感受深刻。如今,日子好过了,不必担心挨饿,但做黏豆包的习俗却在村民中保留下来,昔日用来撑肚皮的黏豆包变成了风味食品。


诱人的黏豆包(照片来自网络)

嘉荫县有个太平村,做黏豆包有上百年历史,人称“黏豆包村”。做黏豆包通常用大黄米面,但太平村不同,村里人用的是黏玉米面,配以红小豆为馅。这样做出来的黏豆包色泽黄亮,口感黏甜,劲道有力,略带清香。在吃法上,花样繁多:蒸着吃、煎着吃、炸着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一过腊八,太平村的老老少少就开始忙活起来:揪一小块发酵好的黏玉米面,放在手中拍扁,抓一把烀好的红小豆馅放在上面,收紧面口,双手揉圆,一个小小的豆包就此成型。金黄色的豆包一圈圈摆放在竹篦子上,放入大铁锅中,蒸上半个小时就可以出锅。


小兴安岭的秋天,摄于南岔仙翁山

用筷子夹起一个,蘸上白糖,放入口中,别提多美了。对嘉荫人来说,过年就得这样,热热乎乎、团团圆圆、有黏合力。由此,黏豆包又有了另外一个叫法:“年豆包”。

对远离故土的游子来说,小小的黏豆包也寄托着一份乡情。我有一位老乡朋友,曾任伊春林区父母官,到北京多年,位至央企高管,每次到东北餐馆聚会,都忘不了点上一盘黏豆包。不为了充饥,不为了解馋,只为了那份忘不了的乡情,拾回那份儿时的记忆。


兴安杜鹃,又名“达子香”

在嘉荫,好吃的不光是黏豆包,还有干豆腐。东北菜中有一道“尖椒干豆腐”,让人吃过难忘。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用嘉荫出产的干豆腐做这道菜,味道最香。嘉荫县生产的大豆颗粒饱满,色泽纯正,用它加工出来的豆腐质嫩可口,营养丰富。如果做成色泽金黄、薄如纸张的干豆腐,更是百吃不厌。


尖椒干豆腐(照片来自网络)

除了用尖椒炒干豆腐外,勤快的家庭主妇还把豆皮切得细如丝线,用来拌凉菜。有些粗鲁的汉子等不及,干脆直接用干豆腐卷根大葱,蘸上豆瓣酱,大口咀嚼,口中发出声响,让人看着眼馋,恨不得一把抢过来。

如今,很多外地朋友到嘉荫来,临行前一定要买上几斤干豆腐。用香飘百里、声名远扬来形容嘉荫的干豆腐,毫不为过。


注:《一路向北》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 作者刘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