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病现场】"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六角亭十四房2018-12-06 10:59:02

发病现场

我们在落日里飞车




点击小三角

我们去天空畅游


暖场嘉宾:Chinese Football


我站在黑暗中,听到人群的尖叫,心脏突然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了一下,好像是跳楼机带来的那种急速下坠的感觉。Amber回过头,贴在我耳边,“这就是我之前听过文雀现场后说的‘效果器从心里把孤独振出来’的样子。”我忽地醒悟,鼓点一下一下,把我的心捣碎,像碾碎一片落叶。








文雀乐队 in vox livehouse 10.29 2017


国足绝不同于文雀那种沉重的疯狂,他们拥有另一种刺激。半个武汉人只知道这是一支火热到日本的武汉后摇乐队,常听的曲子也只有一首《400米》而已。走进了才发现他们的顽皮——他们发出孩子的声音,好像在武汉烘热的夏日里奔跑,娃娃们的青春黏在肌肤上,向当下索要快乐。








关于音乐、热干面和国足的帅气鼓手姐姐,关于弘礼掉落的汗水、关于小甘在喝水时冲台下打的招呼,关于国(guǒ)国(guó)超可爱的台湾腔……


我能感觉到汗液从毛孔中分泌,黏住我垂在肩膀上的头发,已经站立三四个小时,双脚在鞋里浮肿,不停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穿双平底鞋,自己为什么这么矮。可是在黑暗与音乐中的我,像是被拧好发条马力十足的节拍器,无法停止地晃动身体。那两个半小时,我仿佛从生活里抽离出来,瞒过了上帝,从时间的罅隙偷渡到宇宙中的一个叫做“快乐”的星球。






小啊踮起脚努力拍到的落日飞车



没有得到充分流通的空气里充斥着年轻的味道,躁动而兴奋。我的目光在每一位成员身上流连,我尽力去吮吸他们身上的味道。我的天,这种香味,就是天赋吗?


那个极其投入的鼓手啊,他手里拿着的仿佛不是鼓槌而是上帝的指挥棒,每一次敲打都像是宣判。那个贝斯手啊,他手指拨弄的大概不是琴弦,而是我身体里异常敏感的神经,他的汗水像是滴进我的瞳孔里。那个吉他手和主唱啊,声音那么迷幻却又那样可爱?……









“武汉的热干面,超好吃的。……浓稠的麻酱附着在面条上,我尝了一口,shit!”


“你们知不知道我今年多大……”“十八!”“吼~以为这样讲我就会开心吗?”


“不要啦刚刚都说好了这是最后一首。我知道这里是大学城你们要好好上课喔!要不然会挂科喔!”


如果我能看到自己当时的表情,我一定会被自己的花痴模样给恶心到。嘴角咧开,笑得双眼眯了起来,把手放在嘴边用尽全身的力气尖叫。


啊——喉咙撕裂的快感,上一次体验还是因为哭泣,这一次就是因为欢乐,生活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安倍鸡的身体成功穿越“西小洞”



演出结束之后考虑到时间问题就没有留下等签售(我他妈爆哭!!我也想跟他们合影啊qaq!),穿过“西小洞”进入学校,在空荡的道路上只看得到暖洋洋的晚风和舍不得分离的情侣,跟Amber一起大笑着回味刚才的音乐,疯狂模仿国国的台湾腔。






恭喜小啊总掂着啤酒全款拿下“西小洞”



“Just wanna you to know,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生活对我太不好了,活着很累。可是快乐来得也很突然。就像是从vox出来后顾不上疼痛的双脚,迈着大步,汗水被风干,喝进胃里的那一罐啤酒。


快乐结束后,又体验了快乐。还是活着吧。









因为前一天六小时的站立和摇摆而疲倦到死掉的第二天,我们惊喜地发现寿命突然加长。音乐的表达魅力其实同写作一样,也在于塑造真实。现场是一种再直接不过的方式了,亲耳听,亲眼看,用身体和喉咙做出反应,就好像目睹着剧作家思考、下笔然后递由你去理解,一个真实而宏大的世界就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向你展开它的怀抱,一瞥其精妙。


从现场里走出,耳朵被震撼,与真实的世界像多了层膜似的。音乐是种太畅快的表达,所传递的快乐顺着耳眼直达心底。


我们趁着年轻和近,多去现场加血吧。

(请vox把广告费尽快打到614账户:)




文字:小啊,安倍鸡

图片:小啊

编辑:安倍鸡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