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大学交换 | 生活随想

紅爐上一點雪2018-09-09 16:20:08

这首歌和这个乐队是我一直很喜欢,最近又拿出去单曲循环的。总觉得有一种薄荷糖的感觉,很清新,很温暖。希望你们可以听着歌看我的故事哦~



哈哈

爱丁堡大学交换|

在爱丁堡,我找到了生活

1


Amy

在爱丁堡,或许我没有找到所谓的“学习”,但是,我找到了生活。


和玛丽走在去Portobello海滩的路上,虽然还未见到海,但已经感受得到凉凉的海风拂面。


“你说,我们在爱丁堡收获了什么呢?又遭遇罢工,又时不时做饭、散步... ”


“嗯,可能从所谓的对于“学习”的理解上,我们可能没有太大收获。但是,至少我们知道了生活可以是什么样子的。至少,我们找到了生活的乐趣。”


路的最尽头就是Portobello海滩


突然就想到了苏轼和他的朋友们。想起来在承天寺夜色如水的那晚。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在这里,得空当了一回闲人。能够有空在大雪天来兴致和朋友们一起打雪仗,像小疯子一样在齐脚踝的雪中奔跑,像企鹅一样摇摇摆摆,沿着不知名也不知道尽头的小路奔跑,哪怕最后细雨淋湿了头发,浸透了衣衫,也笑的很开心。


在奔跑回来的路上拍的云雾缭绕的Arthur‘s Seat


或者,在罢工的时候,专程到图书馆门口看那些支持者的teach out。虽然只赶上最后五分钟,但依然感受到了那份激情。这场罢工,不是一味的倒苦水,而是变着法子自娱自乐。最后,还迎来了一群打鼓吹奏的人为罢工助力。在举着牌子,围成一圈的罢工者中,我还看见了我的tutor,一个长得很高,喜欢带那种毛茸茸的帽子的很可爱的Andreas。在结束的时候,他还走过来,冲着我笑了笑,“it’s nice to see you here!” 


左:图书馆旁边的teach out   右:罢工乐队


虽然在北外,天气好的时候,我也会想要逃出校园,去寻找美景。可是,很少能成行。不是因为一想到还要挤地铁或者坐公交才能到达,就是刚走出校园就被车水马龙糟了心情。而在爱丁堡,只要我愿意走,处处都是风景。我不必担心一个人走在路上会觉得孤独,也不会因为车多而嫌烦。于是,总是会信步漫游。


走到苏格兰图书馆,走到博物馆,再向前走,穿过一条小马路,走到大卫休谟的雕像下,和其他游客一样踮起脚摸一摸他的大脚趾。继续下坡,一拐弯看到依山而建的爱丁堡城堡,还有不远处的国家画廊。这里有许多台阶,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山城重庆。那里,应该也是有很多这样的台阶吧。在下台阶的时候,眼神会不由自主飘向左手边的national gallery,觉得这座建筑像是缩小版的雅典神庙,有些迷你可爱。而右边的火车站也十分抢眼。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看铁轨,看那些起初笔直平行的轨道在快要入站时交错纵横,似乎就在不引人注意的时候,让火车并入固定轨道,平安驶入车站。也会想起很小的时候,还是坐一晚上的火车春节回家。在刚上车的时候,还是下午,于是会兴奋地跑到两节车厢连接的地方,站在窗户边上向外看。那时候,虽然很不喜欢总是会站在那里抽烟的人,但还是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外面飞逝的田野,火车下面不停变换的银色的轨道,目不暇接。对火车的记忆,总是美好的多过糟糕的。大概是太久不坐火车了吧,有点想念了。



如果不是有闲人的兴致,就不会发现在厨房里捣鼓食谱会这么有意思,更不会发现原来和朋友们从准备食材到做饭到聊天到洗碗,一顿饭历时四五个小时也是很开心的。


在我的印象中,现代人都是十分忙碌,就算不忙碌,也宁可抱着手机电脑也不愿意社交。因此,我总是觉得,能够抽出时间和我一起闲聊、吃饭的人们,都是最可爱的朋友。一直都对夏目漱石那句含蓄的表白,“今夜月色真美”,记忆深刻。现在看来,更加贴切真实的喜欢,就是愿意和你一起虚度时光。可想来,这时光也并不能算虚度,因为有了朋友之间的互动社交,这种networking让我拥有了很强的归属感,也让我在认识自己的路上更进一步。


在Digical Culture里推荐的Networked一书中,Rainie和Wellman就谈及新时代人际关系的特点:networked individualism。尽管我们看似脱离了传统的社区,变得更加个人化,但我们终究还是在蜘蛛网一样的社交网络上的个人。如果不是因为吃,或许我就不会发现身边竟然有着这么多热情好客,又心灵手巧的人,也不会有动力真正努力增进厨艺,也给大家带来一些好吃的食物。


我做的烤豆腐,没能存活到上桌就被大家吃光了


仔细一想,我的一些美好回忆,的确和吃喝有着紧密的联系。我总是很期待过年的年夜饭,倒不是全部因为饭菜的好吃,而是因为只有在那一天,才是全家老少全部出动,上街采购,处理食材,摆盘盛饭,热热闹闹。我会记得腊月二十几上街赶集,踩在有些泥泞的街道上,看看这家的大鱼,瞅瞅那家的菜薹,可开心了。


又或者在玩耍一天之后,等不及晚饭上桌,就央求婆婆从地窖里掏出几个红薯,埋进土灶的炉灰里,稍等几分钟,看着炉膛里跳跃的火焰,想着一会即将到嘴边的红薯。用火钳将外皮烤焦的红薯夹出来,小孩子的我也不怕烫,迫不及待就吹落上面的灰,剥开外皮,先深深的吸一口香气。哇,那种刚烤好的红薯的香味哟,简直就像一个甜甜的梦。咬一口,甜甜糯糯,整张脸都笑开了花。那个时候,捧着一个红薯,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还有春天的时候,在江南小镇吃的青团子和袜底酥。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经过商业开发,现在的周庄和同里会不会宁静很多,平凡很多呢。就和我的小村庄一样,安静的时候,只听得见河边的鸭叫,对岸洗菜拨动水面的声音,以及傍晚蛐蛐的鸣叫。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把竹椅搬出来,还有烧水的炉子,边烧茶,边嗑瓜子聊天。看着院子里的香樟树,还有村里到处闲逛的大黄狗。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眯上眼睛,手机里放上外公爱听的戏,就这么度过一下午。手边摆上一盘瓜子,一碗腌菜,一些炒货,泡上一杯绿茶,这是我怀念的日子。

青团:搜图片的时候,我都看饿了


我对每一座城市的记忆,也和吃喝分不开。我的胃被武汉、江苏和广东三分天下,哪一块都割舍不下。会特别想念路边摊的热干面,小时候江滩上老奶奶推车卖的有小丸子的米酒桂花糊,还有外婆亲手做的面筋和腌菜,婆婆家的菠菜、菜薹和各种青菜,肠粉、奶黄包、凤爪、陈村粉...... 但偶尔,也会想起在杭州吃的那碗藕粉,南京夫子庙那家鸭血粉丝汤,北京牛街好吃到用手抓着吃的肉,在剑桥买的那份草莓华夫饼,在暹粒吃的第一顿炒饭和airbnb的炒面。



我不知道为什么放这么多图,但是我真的饿了

我喜欢的是水面筋,不是油面筋哦


在爱丁堡,这些记忆和吃喝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今年,可能是我过的最久的一个年,从除夕过到了元宵之后。一共吃了三顿大餐和不敢数的小餐。每一顿,从准备到洗碗都可以持续四个小时。因为做饭和吃饭,我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在从前,我不曾想过,可以因为吃喝而结缘,但现在,我很笃定的相信了。


说来有些戏剧性,但曾经的我,一度怀疑自己不敢一个人去吃饭是不是网上说的“恐独食症AEAS”(是的,我竟然去网上查了,并且看完视频之后一度相信。尽管后来我觉得是为“请吃饭”app造势,但这个名词的出现也的确让我对这种心理状态有了一定敏感意识。如果好奇,请大家自行百度相关视频) 


不过,现在的我虽然不觉得这是一种那么严重的病,但我依然意识到了和大家一起吃饭的快乐。从除夕那餐年夜饭,到后面的包饺子、包汤圆,到自制肠粉、烤豆腐,到烙饼、黄焖鸡、椰丝牛奶小方,现在回忆起来都是带着笑,尤其是想到最开始玛丽同学做的那碗加了薯片和辣酱的汤面,顿时觉得如天堂一般。如今的我们,全都由当初的双手不沾阳春水,变成大厨和小厨,各有所长,形成一条可以自循环的生态链。有人擅长做饭,就有人擅长吃,擅长后期处理(洗碗)。


一开始,我只能帮大家拍照,记录下这来自五湖四海因厨房和美食之爱而相遇的瞬间。但自从我和玛丽上了道,做起了肠粉和烤豆腐,我就被加入“囚禁在pantry,日日夜夜XX(烙饼、包饺子、做黄焖鸡、做奶茶、洗碗)”队伍。从此以后,我们的pantry就经常飘着浓郁的香味,甚至有的时候在走廊上都能闻到。


最近的一顿大餐 photo credit: 陈大厨


那一晚,我们以奶茶代酒,杯子碰在一起,听到的是梦开花的声音,是对生活的热爱。我对喜欢的理解,也就变成了和你在pantry度过时光,日日夜夜将你囚禁在pantry做好吃的。哪怕是简单的食材,经过你们的处理,也能变成美味佳肴。小时候不太喜欢悲情的杜甫,但却记得《赠卫八处士》里,他与好友久别重逢的那顿饭。“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哪怕是朴素的韭菜和米饭,也能因为有情而变得可口。


七七八八写了这么多,也磨磨蹭蹭写了一天,背景音乐也从久石让变成了江南春色,大约可以生动地体现“闲人”一点了吧。可是,却总还有想说的话。我还没有描述那个下午和玛丽一路走去Portobello,经过天鹅湖和典型中产街区的感受,也还没有描述那天晚上跳人生第一个Ceilidh的体验,也没有讲在博物馆见到的遛小孩的奇景和Primark从下午逛到晚上的经历。不过,留到下一篇吧。


诗酒趁年华

欢迎来听我的故事

公众号:红炉上一点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