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的VLOG 017:早(zhao)年味

小飞人2019-06-11 12:54:45



假期最后一天咯。你吃胖了吗?


今天的推送也是有关吃喝的。是记录了早早在北京过年的一周间所尝试的各种食物。


回北京的第一天晚上,小不就带全家人去广渠门吃心心念念的热干面。从车走到店门口,大约有一百米,一路上早早连声直嚷“我的脸实在是太冷了”。北方的冬天向她致以隆重的欢迎。


在店里玩了六七根彩色吸管之后,她渐渐摆脱了寒冷的打击。但是小不说,这家热干面的味道变了,没有从前好吃。


第二天中午,我们去了白纸坊的鑫隆。这家店离家不远,小不还在北京工作时,我们隔三差五就要去,冬天去,夏天也去——夏天坐在马路牙子上吹着晚风吃涮肉,更加开心。我在上海就喜欢吃热气羊肉,跟着小不吃了正宗的老北京铜锅涮肉。我最喜欢现榨辣椒油,端上来的时候还在冒泡。但是,我只爱吃肉,对糖蒜火烧都不怎么感兴趣。他们用炸馒头片王致和臭豆腐吃,我只在旁边看看,头还要向反方向略偏。那臭豆腐,在我闻起来是纯正厕所味,他们却说香。这一回,早早勇敢尝试了。


糖蒜,吃了一小瓣,喜笑颜开说真好吃啊。第二瓣嚼了几口,说:这个嘴里的不好吃。要求吐出来。吐出来一看,还是完整的一瓣,表面几个浅浅齿痕。敢情她是把表面的糖醋汁吮干净,对主体不感兴趣。


臭豆腐确实强人所难。蘸着舔了一口,强烈要求妈妈帮她把馒头片上沾的那层豆腐酱擦掉。


去年十一在北京,小不给早早喝了两口卤煮。今年春节,从崇礼回到北京,他也想吃卤煮。家附近的老字号都打烊了,通过饿了么,找到了派送范围内唯一一家照常营业的,叫了卤煮和炒肝


对炒肝,早早一开始是拒绝的。小不心生一计,提出和她“分享”。本着维护安定团结的宗旨,早早欣然接受,尝了一口,捧场说:炒肝好吃。爸爸大喜,又夹一块给她。这下她急了,用小叉子把新的这块还给爸爸,连说:这个吃过了!


爸爸,我说的是场面话,你看不出来?


年三十,全家人上全聚德吃年夜饭。这应该是早早第二次在全聚德吃烤鸭。可是比起烤鸭,她似乎对桌上的葱烧海参更有兴趣。我小时候,对珍贵食材一概无感,鱼虾蟹也不喜欢,只要吃鸡肉和猪肉。早早却爱吃虾蟹、枸杞、红枣、海参,实在太注意进补了。


邻桌一家人,带个一岁半的小女孩,听口音是江浙一带来的。吃到一半,早早下桌跟小妹妹玩去了。


今年我定了个上海年货大礼包送到北京,在饭桌上实现了饺子与鳗鲞齐飞,烤鸭共扣肉一色。在一干年货当中,鳗鲞是儿童不宜的,香肠太坚硬,早早最喜欢的还是八宝饭肉皮烧在汤里,哄她说是“黄海参”,她便引为奇珍,频频伸手。


我妈妈采购乔家栅的黑洋酥,包了芝麻汤圆,并十几个糯米烧卖,装在冰袋里,让我带到北京。所以新年的早点桌上,有了上海习俗的“团团圆圆”,也有北京的饺子“大元宝”。


早早从还站不直的年纪,就开始吃爷爷包的饺子,任何时候只要一提起“饺子”两个字,她就联想起爷爷。在赴京的高铁上,外婆在保温桶里给她准备了黄芽菜肉丝炒年糕;在返沪的高铁上,爷爷给准备的是虾仁肉馅白菜饺子。走南闯北,不仅能尝试新奇食物,也总有家人的手艺陪伴。吃完正餐,还能服下一大块巧克力,早早这个年过得是很酣畅了。


然而在一切场合,她仍旧是个头最小的孩子。年初三去赴表弟的一周岁生日宴,按照惯例,奶奶辈们交换了孙儿的身高体重信息,结果,表弟胜出!



---------------------------------------

以下是早早的其他过年VLOG


早早给大家拜年了!

早早的VLOG 016:崇礼

早早的VLOG:春运

早早的VLOG 012:年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