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麦儿丨我在丽江等你

临渊听鱼2019-01-10 15:20:17


我在丽江等你

作者:诗麦儿



丽江的阳光总是那样娇媚,娇媚到天微微亮,就迫不及待地亲吻我的脸颊,暖暖的柔柔的像小昕的唇。


我紧闭双眼,任思绪恣意飞扬。三年了,小昕失联了三年,而我在丽江等了三年。



丽江初识


踏出丽江机场,深呼吸丽江毫无杂质的空气,佯装伸伸手触摸一下像棉花一样的白云,傻傻的样子自己被自己吓一跳。收起我仅存的童心,原地等待出租车,前往丽江第一站,丽江古城。


运气不错,几秒钟以后,一辆出租车停靠在我身边。我放好行李拉开车门正要钻进车厢,一个糯糯的声音敲打着耳膜。


“你好,请问你是去古城吗?”


我转过身迅速看了一眼她,小巧玲珑,满脸的胶原蛋白,满面春风,眼睛里都是喜悦。都说丽江是艳遇之都,我才刚来不会就桃花朵朵开了吧?我按耐住澎湃的心情,淡定地回她。


“是啊,有事啊?”


“我能搭个车吗?”看着她的眼睛,有乞盼有忧伤。


“好吧。”我拉开车门让她先上车。


慢慢交流才知她叫小昕,来自上海,正进行着当下流行的“穷游”。我问了一个让我至今都无地自容地问题,她是怎样选择我作为她的目标的。


她说,我站在机场外很久了,一直想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我等到了你。


为什么?


因为你伸手去抓白云的样子很可爱,很有童心。可爱有童心的人总坏不到哪里去。说完她便咯咯地笑起来,而我尴尬的恨不得赶快下车。


“可爱有童心的人总坏不到哪里去。”这句话给了我无尽的台阶,由此看来她也坏不到哪里去。


下了车,我们共同决定搭伴游玩。累了,就在快餐店里修整。缘分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让我和她短短相识便毫不设防地把一切过往倒给她听。


她像听故事一样,托着脸专注地听,从不打断我,也从不好奇让我补充故事。待我说到伤心处不能自持时,她只是默默地给我一杯水,静静地等待我的后续。


6年前我22岁,在我的家乡郑州,因为一场交通事故,我给一个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也把我以及我的家庭拖入深渊。


好在,对方家庭善良正直,只要求我赔偿10万块钱,所有恩怨一笔勾销。我父母皆是农民,我是家中独子,这10万块钱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看着那个家庭的大哥因为我的过失,失去了一条腿,觉得10万块太少了。我除了忏悔和尽快筹钱,不知道还要怎样报答大哥的一家给与我的重生。


大哥说:小伙子,你是个好人,你撞了我没有逃跑,还送我去医院尽心尽力地照顾我,就凭这些我也不难为你。10万块钱,我们两清了。


那一刻,我明白了世间何谓大爱,大哥一家用原谅换取我的重生。为了不食言,不让大哥失望,我四处借债,刷信用卡,终于凑齐了10万块。当我把10万现金送到大哥家时,大哥对我说的一片肺腑之言,让我泪如泉涌。


大哥说:我都已经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而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小伙子,以后行事说话一定要稳妥,可千万不要鲁莽了。


从大哥家出来,我在心里祝福大哥一家永远平安幸福。


处理完这件事,我的人生任务就是挣钱还债。我简单收拾一下行李,用仅有的钱买了一张去上海的火车票。上海,或许能帮我早点实现愿望。在上海的三年里我一直在饭店工作,饭店工作第一包吃住,第二可以学一技之长,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


为了能早日从繁重的债务中解脱出来,下班时间做兼工,酒吧的酒保,夜幕下发广告单。虽辛劳却也充实,每领到一笔薪水,我的路就宽了一米,心也敞亮了些,三年以后我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债务。


债务还清的那一晚我哭了,在朋友的陪伴下喝了很多酒,第一次大声笑,第一次醉,第一次去看了外滩美丽的夜景。


当二天所有的兄弟还在熟睡时,我拉着我的已经发旧的行李箱迈出了宿舍。我也该开始全新的生活了,全新的世界,全新的我。


故事讲完,小昕泪眼婆娑地看着我:苗哥.......。


“太糗了,我一个大男人在你一个女孩子面前哭,太丢人了。”

“我没事了,讲讲你吧。”


小昕依然忧伤,还未从我的故事中解脱出来。等了许久,她终于恢复了初见时她的样子,甜甜的笑容,糯糯的声音。


她是家中独女,在流行“诗与远方”的大都市里,她不顾父母的 反对毅然决然地背上行囊来到了丽江。


丽江,彩云之乡,明媚的阳光,清爽的空气,四季繁花美不胜收,我们即时决定留下来,尽情与美景为伴。


在上海三年的后厨经验,让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在一家“青年旅社”找到了工作,而小昕也决定在这里停留。


丽江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好像灵魂也被这里干净的空气洗刷的一尘不染了,整个人活力十足,精力充沛。


当有一天小昕端来一碗她家乡的名吃“云吞面”来到我面前时,我的内心竟然被一碗面打倒溃不成堤。从她亮晶晶的眼睛里我知道她喜欢上我了。


每天晚上下班后的一碗云吞面是我最幸福的时刻,而每一次小昕都看着我吃完才把碗筷收走,而每一次都不忘在我的脸颊轻轻一吻。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我在这里努力工作,为她打造一个家,房前屋后种满鲜花。半年后的一天,小昕哭着来到我的身边:苗哥,我妈妈生病了,病的很重,我要回上海了。看着她哭成了泪人,我只能拥着她安慰她,告诉她还有我。心里却在滴血,因为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此一别,或许我们既是陌路。


我能做的就是放她走,比起我她还有亲情。我送她到机场,一路上她只是趴在我的肩头哭,眼睛里有让我心疼的慌乱与茫然。待她穿过安检,我知道我们之间画上了句号。


半个月后,她打来了电话,说母亲病的很重,一时半会儿回不了丽江,让我等她,她会回来的。



三年光阴,红颜易老,蓝颜也易老


“苗哥,起床了,今天旅社要来一个大团,老板让我们早做准备。”助手阿远像一个入侵者,斩断了我与小昕的情缘。


我气不过,抓起一只枕头砸向他:滚!


阿远不怀好意地给我关上了房门。


三年了,你可还好?丽江的每一寸土地,旅社里的每一个角落仿佛都打上了你的烙印,让我想忘忘不了,想触摸摸不到。三年了,你可曾想起过我?


阿远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苗哥,你说,丽江有艳遇吗?

我想起了和小昕的那一天,脱口而出:有吧。


我和阿远说话的档口,一群人走了进来,吴侬软语,上海团,我在心里快速判断。


“哇,这里真美啊,有风铃,有风车,就住这里了。”这个声音让我瞬间石化,柔柔的,糯糯的。




作者简介


诗麦儿

儿童文学作者

左手烟火,右手书香

书写人情世故也写流年与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