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湖夜话]王汉文的随笔《值得回味的挹江亭汤包》

新东西2018-09-08 14:35:11



王汉文,湖北黄石人,30多年来,创作发表了大量的摄影、美术作品,其中有40余幅摄影、美术作品在全国性展览、比赛中获奖;发表各类文学作品百余万字,其中中篇纪实小说《战地生死缘》被全国多家报刊杂志刊登、转载,并在网上广为流传。


《值得回味的挹江亭汤包》



    挹江亭的汤包,曾经是黄石人的美味与美谈。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挹江亭的汤包是要排队买的,排队的队伍从挹江亭酒店一直拐弯排到海关山大门口,长达数十米。每逢节假日,黄石周边的有钱人、好吃佬们都不嫌路远,开车或者坐车到这里来吃汤包。因为汤包不是包子,带不走,只能在现场吃。所以,整个挹江亭酒店每天都是客满为患。前面的客人还没有吃完,后面的客人已经拿着票站在前面客人的身后等候座位了!


    其实,黄石挹江亭的汤包是向武汉江汉路的四季美汤包店学来的。


    1977年,还未高中毕业的我遇上了全国恢复高考。因为我喜欢画画,很多人都叫我可以去考湖艺(现为湖北美术学院)。我去了,住在武汉大学的叔叔家里。考完试后叔叔带我从武昌坐轮渡船到汉口码头,然后步行到江汉路的四季美汤包店,让我品尝汉口的汤包美食。


    那时候能够吃上肉包子就已经很不错了,大多数人吃的包子都是菜包子、糖包子和腌菜包子,至于汤包,我是闻所未闻的。


    汤包和着小蒸笼一起端上来了,我与叔叔一人一笼。蒸笼盖一掀开,热气一冒,一股浓香顿时就把我香醉了。


    不等叔叔开口说话,我夹起一个汤包就塞进了嘴里,一咬,顿时就吐了出来。因为汤包里有汤汁,很烫,都快把我的舌头烫出泡来。叔叔说:汤包不是普通包子,汤包里面有汤汁,要把它放到小碟子里,先用筷子在汤包顶上戳一个洞,用嘴吸吮完汤汁,然后再蘸酱油醋吃掉汤包馅和皮。


    原来如此呀,我按叔叔说的方法吃完了那笼包子。那美味,不仅留在嘴里、胃里,它渗透进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


    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初,在海观山至黄石大道的拐角处,建起了一座酒店。因海关山有董必武题写的“挹江亭”亭名,故此酒店取名叫挹江亭酒店。


    为了使当时并不太多的酒店具有特色,黄石市饮食服务公司委派杨爱姣等人前去武汉的四季美汤包店学习做汤包。学习归来后一经推出,立即受到了黄石广大市民的喜爱,原本只是想作为一个早点品种推出的汤包,结果成了早、中、晚都有人排队购买的主打食品。而原本作为酒店的大厅,基本上成为了汤包餐厅。该酒店一下子火了,火的原因是汤包,人们记住的也不是挹江亭酒店,而是挹江亭汤包。


    当时的挹江亭汤包的确很有名,可以说,黄石几乎没有未吃过汤包的人!汤包的价格从八十年代的两毛多钱一笼(六个),到九十年代的两块多钱一笼,价格增涨了十倍,而喜欢吃它的人远远超过了十倍。


    那时我经常去吃挹江亭汤包,尤其是后来当记者认识了挹江亭酒店的经理与工作人员之后,对汤包的制作与销售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


    做汤包的关键问题是要做好皮冻。皮冻是用猪皮,猪蹄等这些胶原蛋白高的东西火熬、研碎,再用沙布过滤后得来的膏汤汁,经冷冻后备用。馅料选用七成瘦、三成肥的鲜猪腿肉,先切块后绞碎、加水拌匀,再加入姜末、盐、酱油、黄酒、白糖、麻油、味精、胡椒粉和皮冻拌好,即成汤包馅心。


    汤包皮用面粉七成、酵面三成,加适量水和成面团,再搓成长圆条,揪成一个个的面剂,将面剂逐个擀成边薄中间厚的汤包皮。然后包成汤包,包制时要讲究皮圆薄、馅居中、花均匀,再上蒸笼用大火蒸熟出笼。食用时另备细姜末、酱油、醋各一碟。挹江亭汤包皮薄,馅嫩,汤汁鲜醇,味美爽口。


    曾任挹江亭酒店经理的秦小林说:挹江亭汤包火爆的时候,一天卖出几千笼,排队排成了长龙,工人做汤包做得手软。顾客为了买到汤包,有的半夜三更起床排队。而为了插队、抢位子发生吵嘴、打架的事更是经常发生,有时在十字路口值班的交通警察都不得已过来帮忙维持秩序。而为了尽早买到汤包巴结经理与工作人员的人大有人在。秦小林说他当时每天收到的零散烟加起来就有好几包,他的烟瘾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增大的。


    然而,因为时代的发展与体制的改革,挹江亭酒店早在2003年后就不再生产汤包了,但挹江亭汤包的美味至今仍停留在黄石人的舌尖上和美谈中。


    近悉,挹江亭汤包又在黄石出现了,制作人叫杨齐田,曾经也担任过挹江亭酒店的经理。退休后的他在东方娱乐城一楼租了个门面,专门经营挹江亭汤包,希望挹江亭汤包这一曾经让黄石人争相品味且难以忘怀的美食能够长久地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