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嘛货】遇到能把麻辣豆腐做好吃的男人,就嫁了吧

鲸鱼岛乐队2019-01-10 15:58:51



白森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放荡不羁的主唱,领工资的头一周放荡,剩下的日子不羁。
离发工资还有25天,白森理直气壮地说,我没钱了。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我惊讶的是他接下来竟然说,“虽然没钱我还是想请你吃顿饭。”

白森指的请我吃饭就是到附近的菜市场买1块5毛钱豆腐,信誓旦旦告诉我他做的麻辣豆腐能让一条街的饭店老板全部下岗。他拍着胸脯说他祖上18代全靠麻辣豆腐发家致富,他太太太爷爷还被乾隆皇帝钦点为“豆腐西施”。虽然我不太相信,但有饭不吃是流氓,这一顿,得吃。


别说,白森下厨的样子还是蛮有男人味的。手起刀落,焯过水的豆腐唰唰被分割成若干小块。同时,热锅滚猪油,下蒜粒。不一小会,厨房里蒜香四散,他撸一撸袖子,踮脚从柜子里拿出来一罐川味辣酱和郫县豆瓣。


我说你这不对啊,你不按常理出牌,麻辣豆腐里还得有肉末。

他不屑地瞟了我一眼,嘴角呈38.6度角上扬,说:“俗人才放肉末,穷人……咳,我这豆腐靠的是精湛的厨艺和不羁的灵魂提香。”说罢,费劲地拧开辣酱的盖子,哐哐往锅里倒了半瓶,又拿勺剜了一大块豆瓣,放锅里刺溜刺溜炒香。


我心想好一派遗世独立的厨风,就凭这放酱的手法,怕是哪家饭馆也不敢叫板的。

到这里,白森说酱炒出红油了,我一看,果真是红汪汪一片冒着油亮亮光泽,让人忍不住咽下几口唾沫。那咸鲜热辣的香气也在四处弥漫。加水,放豆腐,小火烧至入味,好不容易等到用水淀粉勾芡收汁,我心想,可以吃了。

白森制止了我欲伸出的手,严肃地告诉我每一个放荡不羁的艺术家都要有忍受寂寞的能力,第一口,必须让厨师先尝。


我不知道白森怎么评价自己的麻辣豆腐,我只知道当我终于尝到那份能让一条街的饭店老板全部下岗的豆腐时,那种放浪形骸的感觉,就像直接生吃豆瓣和辣酱,咸,并且辣,就像白森北漂的这些年。我猜白森一定是融入了许多自己的人生感悟,否则不可能做出这么特立独行的豆腐。
因此,当白森小心翼翼地问我“怎么样”的时候,我含泪告诉他,如果我是饭店老板,吃过他的麻辣豆腐以后也会自愿退出豆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