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森原创:手擀面,永远的妈妈味道

景森原创2018-12-05 13:53:31



作者简介:

刘景森,山东诸城人。70后一线教师,教书育人之余,逐梦文学,笔耕不辍。作品散见于《诸城文学》、《文学前线》、《作家阵地》、《第五季微刊》、《齐鲁文学》等多家网络媒体。追求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最真的情感。

  手擀面,永远的妈妈味道  







      儿子上大学之前,我常常为准备什么样的早餐纠结、发愁。面条,简单而又有营养,但恰恰是儿子最反感的早餐品种。也许是儿子小时候吃面条太多,腻了,享着了吧。儿子十个月大就被我送回了老家,让父母帮着照看。母亲经常给她孙子做鸡蛋手擀面,上一顿,下一顿的。回老家时,常遇见母亲端着一碗面,满院子追着喂孙子,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儿子回城上幼儿园中班。我常常埋怨儿子挑食,简直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我的童年,  正处在小麦面粉极其匮乏的年代,入伏吃碗面条,过年吃顿饺子,那都是极奢侈的事。自己正处在长身体的年龄段,对面条、饺子等面食,有着特别的渴望。记得一贯诚实的我,有一次竟然做出装病骗面吃的糗事,现在想想,本来活蹦乱跳的,突然装作萎靡不振、没有食欲,难度系数真不算小。前些日子,和母亲唠家常时,提及此事,她竟没有丝毫的诧异,原来,她早已看穿我的“阴谋诡计”,只是顾及我的脸面,没有拆穿,这让一直对自己的“精彩表演”沾沾自喜的我,异常尴尬、羞愧之极。

     

   不管多困难,入伏这日,必定是要吃面条的。据说这天吃面,能平安度过炎炎三伏天,小孩子也不会苦夏。和面、糅面、擀皮、切面,母亲极像一位魔术大师,不到一个时辰,几瓢干面奇迹般变成细细长长的手擀面条。有面自然少不了卤子,母亲便用黄瓜或西红柿汆上一小盆蛋卤子,下熟的面条捞在一个盛有凉白开的大瓷盆里,降降温,用筷子抄到瓷碗里,浇上卤子,味道鲜美的打卤手擀面就做成了,如果碰巧还有腌香椿,把它们切碎,搅在面条中,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我们一家人围坐饭桌旁,这时,那热烈的讨论声竟戛然而止,而吸溜吸溜的吃面声开始此起彼伏。

      

   除了入伏吃面,每逢我们兄妹三人有谁过生日,母亲也会精心为Ta准备一份长寿面,其他人也会因此沾光,享受一顿美味大餐。

     

   参加工作后,面条的加工早已机械化,面条成为再普通不过的面食,但我不像儿子,对面条从没有吃腻的感觉,可谓久吃不厌。如今在饭店喝酒,最后上饭时,人们最常吃的就是每人一碗手擀面,许是为了找寻久违的妈妈的味道吧。

      

   儿子放假了,明早爸爸给你做碗手擀面,好吗?



     你有茶水,我有故事。欢迎每周六听“景森原创”给您讲故事。关注方式:点击题目下方蓝色小字“景森原创”敬请关注,欢迎转发!

苹果手机长按二维码进行识别,并请您在转账留言区留下您的尊姓大名,谢谢!


景森原创:我的包子情愫

【味蕾记忆】煎 饼 印 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