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打卤面

伞兵行摄的世界2019-06-17 09:26:56

    题记:一碗打卤面,折射的是时代的变迁,是我的成长故事,是儿子对母亲的思念。

 

        姥姥姥爷最近回来了一次,住了几天,我们全家热闹的像过年一样。二老为了给我们包饺子,买了一袋子面。他们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动。

       自己擀面吧,我来和面擀面,小朱打卤。

       很久没有自己擀面了,我掂量着用多少面,多少水,至少做到三光(面光、手光、盆光,)是没问题的。意思是说和面和的很干净利索,手上盆上都不会粘上面。我想和面和的硬一点,擀出来会比较筋道,也比较好切。三勺子面先试一下吧。很快面和出来了,真是硬,柔面很费了点劲。先醒一会儿面吧,十五分钟。她们娘儿俩还没有回来,我还能干点别的。

    


        案板50公分见方,有点小,擀面杖我挑了一根最长的,也是50公分。短小的用来擀饺子皮比较好。人都回来了,小朱开始打卤。黄花、木耳、蘑菇是提前泡好的。五花肉也是提前白水煮好的。她那边准备的差不多,我就开始擀面。擀了整整一案板大,很薄,撒上面粉,来回折叠五六层,每层都撒些面粉,为了防止粘在一起。切成细丝,手一拎,长长的面条就好了。

        就这样,一家三口吃上热腾腾的打卤面,爱人和孩子都很喜欢吃,很有成就感。总体评价是卤打的好。就这样,接二连三做了几次打卤面,越做越熟练,口感也越来越好。吃着热腾腾的打卤面,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吃饭的味道,想起了上大学的时候,想起了我早早没了的娘。

        说起擀面,我从小就会。我从小就跟着妈妈学会了擀面,擀饺子皮。而且我擀的很快,包饺子的时候我一个人可以供四个人包饺子,中间我还能休息几回。

        小的时候,我跟着爷爷、奶奶、妈妈在保定。爷爷工作忙,不常在家。爸爸在部队,几年才探一次家。随军之前,我根本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以至于还弄出过笑话:街坊告诉爸爸回来了,我冲到西边那条街看见远远的一个解放军拎着包往我这边走,我一边跑一边喊:“爸爸、爸爸”,走近了才看清楚是大爷爷家的二叔回来了。

        我奶奶做的饭菜最好,烙饼、打卤面、闷鱼我最爱吃,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奶奶做饭的味道。

       听妈妈说,她刚嫁到吕家的时候啥都不会。因为她在姥姥家排行最小,哥哥姐姐多,做什么都轮不到她。慢慢的,奶奶把妈妈调教出来,啥都学会了,也做的一手好饭菜和针线活。

       8岁的随军到了开封郊外的部队大院。爸爸忙,也不常回来。我和妹妹、妈妈在一起。经常在妈妈边上看着看着也就逐渐学会了做饭。有时候妈妈也给我施展身手的机会。上中学的时候,我一个人能吃两大海碗。

        上大学的时候,我学的中文系,师范大学没有学费还发饭费,每个月49块。妈妈再给我每月50块零花钱。这些钱吃饭是富裕的,要是再买几本书或者磁带就很紧张了。学校有校报,写稿子有稿费,每篇稿子4块还是5块我已经忘记了。反正写几篇微型小说或者报道就有额外的零花钱。

        学校食堂吃的很一般,一餐饭几毛钱,想改善一下要么回家去,要么到外面吃小吃。开封的小吃很多,好吃的更多,第一楼的灌汤包子六块一笼,稍有点贵,自己轻易舍不得去。街对面有个小门面,胡辣汤做的很好,就着热烙饼,一块钱就够了。胡辣汤是用牛肉汤做的,里面还有牛肉,味道鲜美,至今难忘。现在有的时候,我走在北京的小吃街上想寻一碗胡辣汤,找不到,心里却一直回味着当年的味道。学校后面有一个面馆,主营的就是打卤面,那家店很干净,做的味道也很特别。馋了我就到学校后面来一碗,2块钱。

        那个时候,要是钱不够了,回家朝妈妈要,妈妈肯定会给我的,但我不想。

        现在吃着自己做的打卤面,心里头却想着过去的人和事。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中午多数都是回家吃饭,妈妈也骑半小时的车子回家给我和妹妹做饭。妈妈的辛苦我当年并没有感受,只是回家就吃现成的。吃饱了,骑上车去上学。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现在想想,那个我长大的城市,气候多变,冬天寒冷,夏日炎热,经常风里来雨里去,妈妈她老人家把我们养大真不容易。哪像现在人,大城市里快节奏的生活,人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在家里做一碗打卤面,不是吃快餐就是下饭馆或者叫外卖。

        我一直有个愿望,带着爱人和正在长大的孩子一起回到那个我长大的城市,住上几天,寻访当年的曾经生活过的痕迹。那个我生活了16年的城市,有我的青春、年少。。。。。。那座城市与其说是我的第二故乡,不如说是我的精神家园。

       我特别想念我的娘!

 

 

     后记:

    那天晚上写这篇短文的时候,一边写一边泪流满面,写着写着都忘记保存了,一关电脑啥都没了。过了些天,重新写过,再也没有哪晚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