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杂文▷▷我们-离开文华后

二太子2018-07-13 12:14:48


我一定会爱上你-我的母校






01


文华,是我的母校。


我入学的时候她叫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我毕业的时候她叫文华学院。


世上的母校都像是有什么力量,总是让人怀念,虽然我不过才离开她一年而已。


入学的时候我成为文华学子,毕业的时候我成为文华人。


如果你现在正在文华的 1-5区 / 语音楼 / 实训楼···的某个教室上课,或许将来的你能体会到这两个代名词的分量及不同。


这分量与不同,都特别微妙,就好像四年白驹过隙你我都不曾知觉。





02


离开文华后。


▷▶

找过一个普通的工作,却每天都要穿白衬衣。


再也不会问室友我穿哪件衣服更好看,除了白衬衣就是乱穿。


再也不会早早起床,打心底开心地去精心打扮自己。


再也不会用旧牙刷挤上牙膏仔仔细细地去刷小白鞋。


再也不会每天都涂那支被你夸过的口红。


再也不会担心偶遇谁的时候我素颜出镜。


再也不会在降温的时候坚持露出脚踝。

···



▷▶

吃过公司食堂,吃过周边外卖,吃过附近商圈,还是想去堕落街吃饭。


再也没有翻着白泡泡烫死人的砂锅面。


再也没有两块三的热干面和七毛钱的豆浆。


再也没有在食堂的桌子上聊过天开过会。


再也没有人帮我带豆花给窝在宿舍看剧的我。


再也没有人在麻辣烫里夹起小强明知故问我这是什么。


再有没有穿过桥洞的堕落街。

···



▷▶

租过一个人住的小单间,比寝室大,却远没有寝室那样好。


再也不是四个人摊空调费,空调想开就开并不会舍不得。


再也不是“心甘情愿”地去刷卫生间发黄的蹲便器。


再也不是一下子买一整个大西瓜,因为一个人吃不完又没冰箱。


再也不是问一句关灯吗就一起躺上去睡觉。


再也不是那一楼那一间那一个门牌号。

···



▷▶

听过很多培训课,上课的都是高管,旁边坐的都是有为青年。


再也不用研究课表安排逃课,只有临时通知。


再也不用室友变换声线代答到,只有扣绩效分。


再也不用小组讨论做PPT,只有服从安排。


再也不用担心考试不及格,只有辞职和被辞职。


再也不用看黑板和老师的脸,只有本月业绩。


再也不用从寝室去教室。

···





03


离开文华后。


我一直在关注她的动态,学校的几个公众平台还是那样鲜活,不像毕业的我死气沉沉。不禁感叹还是年轻好啊,真的是毕业就老了。


听说今年的红枫比去年还美,今年的红枫文化节比去年还热闹。


好像去年的时候,我们也在说着去年的红枫美过前年的。


大概是打心底希望她好,就是这样一种丰满的情感在记忆里来回激荡吧。


还记得离开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把一沓文华明信片放进文件袋,跟在我身边来到另一个寄居地。


文华6B那栋楼那间宿舍,曾经也是我的寄居地,可那是母校的宿舍,和现在的寄居地大不一样。


四人间里有室友,寝室隔壁有熟人,我们会跟楼管阿姨点头微笑打招呼。现在这些都没有了。


最先离开武汉的室友说他先走一步,剩下的三个人看到都很难过,就是下面这张图。


最终都是要离开的,又何来先走之说。





04


离开文华后。


我很怀念文华的老师们。


常想起


-故意点我起来回答问题的老师

-带我们去北京参加比赛的老师

-耐心帮我修改宣传文案的老师

-一遍遍听我练习讲PPT的老师

-坐下来跟我聊未来计划的老师

-······


说真的,四年,有很多事发生。好的与不好的,现在能够想起的或者说愿意记起的,都是那些和蔼可爱的人们和开心的事。四年,真的改变我很多,我也庆幸自己四年间在文华的经历。


这些必将是我人生路途难以忘记的一段路,陪我走过的是你们。


青春年少-既已不再-便只怀念-又涌愁绪



文华学院官网:photos

 Xie  Zhen:copy writer




-留言或后台私聊「二太子」吧,你关于母校的那些心情-

-我想整理一篇推送出来,如果参与的人多的话-

-我想写你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




END


☟☟☟阅读原文查看所有往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