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的蟹黄汤包最好吃?这大概是个误会

地主陆2018-12-05 16:19:37

之前去江阴吃刀鱼,说起对岸靖江的汤包,靖江汤包的名头自然是极大的,但刀鱼是春天上市、而靖江最美妙的蟹黄汤包要到秋天才有的吃。现在的养殖技术再发达,在吃汤包这件小事上,却还是必须遵从自然界的法则,有意思。


以往都是去靖江的南园宾馆吃蟹黄汤包,老牌大店、品质稳定,当地人民对汤包的热爱使得店家必须保持高水准。几次吃下来都狠满意,印象里鳝段烧猪尾、红烧杂鱼都是极好的菜。


曾听一位北京朋友这样描述蟹粉汤包:把螃蟹的肉掏出来再塞到包子里,费这么大劲干嘛,还不如直接啃个螃蟹就馒头吃!我们听了,笑笑,不响。


同样是北京人,赵珩先生的《老饕漫笔》里提到的靖江汤包,却是人间美味,不过他说的这家店我一直没去过。江阴的孙明江先生也多次提到过这家店,必须去走一趟



从上海开车去靖江,也就两个半小时,从江阴大桥过江即是


当地人习惯称这家店叫“老教育局招待所汤包”,我导航直接设的“摇头汤包”。所谓“摇头”,不是说吃了会摇头,据说是因为创办汤包店的老板爱摇头晃脑。老板已过世,家里人继续着这份生意


车停路边往里走


院子里看到蒸笼,就晓得汤包店到了


大概一早赶路眼睛有点花,也有可能是饿晕了,我们几个都看成了“中华第一色”


我看孙明江每次去汤包店,会带着朋友跑到后厨参观。螃蟹都是现煮现拆,汤包都是现包现蒸。我们本来也想去参观下,可惜到店正好是11点,店员正齐齐坐定吃员工餐,参观未遂。


桌上有茶,我们边喝茶边等汤包,看到这段“汤包的由来”不禁笑喷


刚进门时朋友高喊:给我们每人一笼汤包!店家连连摇头:你们吃不完的,两个人一客足够了!端上来一看,果然,一笼汤包共六个,都是拳头大小


饱满圆润、含苞待开、美白如雪、晶莹剔透、吹弹得破、柔嫩滑腻。。。你们确定描述的是汤包么?

(可惜你们看不到我发在朋友圈的小视频)看着这微微颤抖的美物,心都酥了,我只有一个字来形容:duang~~~也只有一件事想做:咬开!


古语有云,心急吃不了热汤包。千万不要急着咬开,店家也不会提供吸管。从蒸笼移到盘子里,俯身凑向汤包,轻轻咬开一个细小的口子,散掉一些内部的热气,然后紧紧含住缺口,用舌尖抵住边缘,这时方可用力吮吸。汤汁有些黏稠,在口中缓缓流淌,浸润了口唇然后直抵咽喉,咕隆咕隆落入腹中,肚子里荡漾着温暖。汤汁吸尽,松开嘴巴,刚才一直闭着的眼睛这才睁开,额头已经微微冒汗,砸吧砸吧嘴巴,轻轻打了个嗝。。。

这时可以主攻汤包的皮和馅了,里面满满的都是蟹黄和蟹肉,足有半只蟹的内容,一百块钱一客的价钱,货真价实。碟子上铺有姜丝,你也可以淋点醋,当然也可以来杯花雕。



吃饱了汤包,心满意足,朋友介绍我们去一个好地方逛逛


江南的秋色,自有一份安静的秀美


落叶缤纷,主人识趣地没有去清理


有一片暖棚,里面是成排的兰花


在我们眼里也许看起来都差不多,其实这里培育着几十种兰花


把介绍直接拍下来给你们看,我就不复述了,总之这片兰苑非常厉害


发现靖江街头有狠多这样的树,起初以为是柚子树或者桔子树,凑近了看又不像


这是靖江的市树香橼,和柑橘柚子算近亲,但不可食用,闻起来有清香,这就是所谓“无用的美好”吧



光吃几个汤包就走,显然意犹未尽,所以我们又去“百盛阳光”大吃了一吨


一道河蚌韭菜就镇住了我们,河蚌已熬好了汤,热滚滚直接浇在韭菜叶上,汤鲜浓、菜叶嫩,传统土菜做出了新口感


长江大鲈鱼,足有六斤重


河豚鱼皮烧金沙芋艿


同样是河虾和螺蛳,靖江吃到的更肥美


长江蟹正是最肥时,足有半斤重



本来不想点汤包,店家说:我们的煎汤包非常特别,要不要试试?

煎的?必须试试。蒸得半熟的汤包拿到餐桌旁,由厨师现场慢慢煎底,看了看就晓得是个技术活,要把汤包煎香,但皮不能破、底不能糊


经过油煎后,汤包的温度就更高了,用牙签轻轻戳开一个小口,散掉一些里面的热气。后面的步骤和吃蒸的汤包一样


也是满满的蟹黄和蟹肉,感觉这里的调味比摇头汤包更浓一些。连连咬几口焦香的底部,混合着螃蟹的鲜香,嗲



靖江岂止有汤包?显然还有更多好吃的,下次再来,也请靖江的朋友多多介绍,多谢!





我是地主陆,带你去吃喝玩乐的地主陆


吃了一遍华西村

从前啊,有个地方叫松阳

西雅图爱眠不眠,西雅图爱遇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