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鸟乱鸣||一车陌生亲切人,一路雨洗尘

云溪洞笔记2019-05-14 13:24:02

笔记时间:2018年6月2日

笔记地点:通城县城

作者微信:Yxdniaoer



听完这首歌,看完这篇文



01


8点多,从9楼坐电梯到2楼餐厅。


七个人分散在三张桌子上在吃自助餐。有一张桌子是四个男人,用通城话大声聊天。一张桌子一对母子,母亲轻轻威胁着孩子要吃哪个吃哪个。还有一张桌子是一个中年男人,默默地吃。


我往一个盘子里捡了三四个饺子、一枚水煮蛋、一点儿酸豆角丁、三小块西瓜和两瓣橙子;往一个盘子里捡了小半盘炒热干面。默默地光盘。


交回房卡。出酒店时发现下雨了。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说去咸宁汽车站。6元钱的士费。


进站买回通城的票,最近的是9:15的,35元,另加1元保险。车已经停在车站了,车门开着,车里已经坐着了一些人。


我在第三排坐下来后,发微信:“谢谢吴教授!我回通城了。期待云溪之约[握手][握手]”吴教授很快回信:“好的。辛苦了。”


收到昨天下午认识的市实验小学杜校长的微信:“你好!我昨天有事先走了。”又“云溪,多好听的名字,听听就高大上。非常渴望去你们学校学习。我们是同行,不用客气,希望我们两校有机会深度合作。”


我坦言云溪是小地方,云溪学校是小学校,只是一群普通的乡村教育人。我热切盼望能有幸和实验小学合作。


 02


客车准时发车,出站后,在站外,在岔路口等地先后带了些客,连过道里都放了凳子坐了客了。


有人上来收钱补票。后排一个男子说没有现金只有微信。乘务员拿了司机的手机挤过蹲了客的过道到后面去,给乘客扫码。


有人很快睡着了,打起了呼噜。


有人低声打电话,谈待月经好了后再继续检查。


蹲坐在我身边过道的是一个崇阳口音的女子,认真地玩微信小程序跳一跳。


和我并座的是个胖胖的中学男孩,戴着耳机听手机。


有人很快晕车呕吐。司机连说车上有袋子车上有袋子,不过晕车的人自带了袋子。


我在手机上看完了森林城市群分享的《对通城房管局“房叔”的辩解再次谈几点说明》,以及后面的留言。


这是王少波针对《李林关于原锦山初中拆迁王少波安置房问题的说明》而写,信息量大,火药味浓,后面的留言观点丰富,全部看完差不多花了我20多分钟。


迷迷糊糊睡觉。被司乘人员的说话声惊醒,原来是有人托司机带东西而接东西的人没有及时赶来。


等了几分钟后,有乘客说司机这样不行吧,不能一车人等!


司机马上給接东西的人打电话,表达了这个意思后,叫下午再来取,然后开车继续往通城去。


我坐客车时,一般都会把手机设置成静音。这个时候就看到了有未接来电,回过去。是家人问我到了哪里,叫我中午去葛槐店里吃饭。


我说到了崇阳县白霓镇,12点前会到店里。


03


下车,出站,步行几分钟就到了520店里。


葛槐的父母都来了,嫂子侄子也来了,两个姨娘也来了。


葛槐母女做了一桌子菜,有紫苏焖云溪湖小鱼,有本地土猪肉煮玉米棒子汤,有炒牛肉,有凉拌西红柿,有小炒肉,有青菜,有茄子,都甚是可口。


大姨夫说要开车不能陪我喝酒。葛槐给我准备了半杯白酒,她自己喝一罐啤酒陪我。


饭后,步行到雁塔桥附近,终于来了公汽,坐到九宫车站终点站。


在家里睡觉。14点多,大姨夫带可可她们来了,我开了门后,继续上楼睡觉。16点多才起来。


晚饭时,谈起打牌输钱的事。我说愿赌服输,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可可停住啃口里的可乐鸡翅,说胜败乃家常便饭。


邻居杜爹进来坐坐。我举起桌上的空杯子说,我喝了半杯,您在家也喝半杯吗?杜爹说现在不喝,以前喝,喝就是一杯。


杜爹一表人才,是玉立集团的老员工,退休后白天帮着女儿看店,风雨无阻。


天凉空闲,看几页《山本》。


早睡。


END


谢谢您的阅读。

如果有空,请点击阅读

鸟儿的去年今日

昨日记||童年之所以美好的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