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眼中的湖州 从不羡慕北上广,我在湖州挺好的

湖州旅游杂志2018-11-09 10:55:03


吴兴、南浔、德清、长兴

安吉、开发区、度假区

......


他们相互独立又互相交汇,静置在菰城一隅,成为你的起居之地。百年湖州,可临风听雨,可长灯展阅;千年历史,太湖之州,时光凝结在书案上,演绎成一首简单的诗。



 吴兴,中心城区的爱 


@苹果

坐落在吴兴区的大师院,有我四年的青春,我不是湖州人,但我热爱这里。但是,作为一个师范学院的男生,我竟然到现在还没找到有女朋友???

△嗯,你安静的时候很美


@小震撼

十二岁到二十岁,从新世纪到二中,再从二中到师院,把我的青春献给吴兴。

△嗯,我是不是很可爱


仁皇山脚,太湖湖畔,飞英塔间…这里风景独好。还记得初中每天中午都要溜到传达室闲聊,传达室叔叔已经染上了白霜,笑起来却仍然是几年前一般的爽朗;高中总喜欢偷偷溜到师院吃馄饨,没曾想,一吃就是六年;在师院认识了来自各地的人,我们一起吐槽湖州的妖风,也在湖州的妖风里一起疯一起闹。这里的人都闪着温柔的光。

△旁边那位有点酷


这个我说了无数次要离开 却怎么也离不开的地方,大概我和她的故事还会一直一直延续下去。这是每天吐槽无数遍的地方,也是我疲惫生活中最温柔的港湾?


 南浔,满屏的双浇面 


@面先森

 南浔的面馆是神奇的存在,由于基本上的都很好吃,根据幸存者定律,不好吃的面馆支撑不过一年,老街上面破破烂烂的面馆都可能给你留下深刻印象 。

▲没有滤镜的原图依然抵挡不住的美味


@知乎网友

几家旧式的小面店,残破的门面,老旧的八仙桌与条凳,隐藏不住小店里地道的江南小镇味道。最爱的两家店,一家是在古镇南谢家桥的双桥面馆、两家是古镇北的状元楼及与状元楼毗邻的五福楼,吃双绞面(酥肉、爆鱼)、卤汁面。 


▲爆鱼面简直经典


@Anne Sun  

我住在双林,印象最深的就是双林的三座古桥和那些老巷,还有就是小学门口捏泥人的老婆婆,和睦新村的生煎,庆苑公园里的长龙秋千……一转眼,我长大了,重走小镇,发现它似乎变小了,但是,它永远是我心中的唯一的家乡。 

▲我的姑娘


@瞿瞿白

 南浔的百间楼。青瓦白墙,依河立楼,柳树成荫,有那么一瞬间让我想起了沈从文笔下的凤凰吊脚楼。大部分还住着人,很有生活气息。 


▲这张充满生活气息的图



 德清,这名字很仙 


@思无邪(知乎网友)

德清莫干山的民宿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梦里的梅皋坞山居,憧憬留连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一生无憾 


 阳台外面,蓝天白云,连绵竹海,让人不经意间感触到“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清闲。 



阳光家庭房,昏黄的吊灯,老旧的木质天花板,伸手可触及的斑驳木墙,零零点点的思绪和回忆开始在脑中游荡。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小马哥

在北京飘了十一年,来自著名大荷兰驻马店。从题主的链接可以看到,驻马店不属于三四线城市,而是五线城市。随口说说吧。


我每年回一次家,每次一回湖州,脑海里都涌现出一句话“我们都回不去了”。

青春回不去,城市同样回不去了。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以为交通路口的那家鸡肉胡辣汤店是最美味的一家,每天下了早自习就骑车带着一个妹子跑去喝胡辣汤。当时就觉得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胡辣汤更美味的早点呢?当时压根就想不到世界上真的会有咸豆腐这样的神奇物种的存在。

当年我以为德克士应该和肯德基麦当劳是齐名的,要不怎么最繁华的路口会有一家那么大的德克士呢?

当年我以为真维斯应该是世界知名品牌,光听听这名字都显得挺有国际范儿的,所以我当年的衣服全是一水的真维斯。这个认知直到看了黄渤的“班尼路”……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坑了。

当年想要逃一节课,题主知道有多难么?放在北京,你在东单逃课,你家住昌平,谁他妈的认识你是谁啊。但是在小城市,如果上课时间在街上闲逛……可能你还没回家,你爹妈都从十几个人嘴里知道了你的最新动态,一抓一个准。特别是在电子游戏室里,天天都上演全武行,我会经常看到很多家长拽着儿子的耳朵就提了出去。高三上映泰坦尼克号,约同班的一个妹子去看。她走在马路这边,我走在马路对面,装作不认识,鬼鬼祟祟反侦察。

反正我高三基本上半学期都是翻窗户踩桌子进的班,前后门都很难进去。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养成的习惯,我至今喝水都特别少,跟骆驼一样,耐旱。150人,能上一本的,也就三十人左右。真的,就那么玩命写卷子算题写卷子算题……

而现在,我回去后所看到的,小城的变化非常大,大型的综合购物中心,大型的市民休闲广场,宽阔的六车道马路,摩天住宅楼,呼啸而过的高铁……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小城的巨变,但是在我的眼里,这些东西背后,有着一股浓浓的不自信的感觉,似乎不去建更高的楼更宽的路,就显示不出小城的发展一样。



 长兴人民都很有文采嘛 


@谢O(∩_∩)O~~

我住“大”长兴,哈哈,说到长兴必须前面加个大字,才能体现我们“大”长兴繁荣高调不失儒雅内涵的本质,展现出我们“大”长兴人民勤劳、善良、知性等N个zan美词的优美品质。在城里:我们在古城街浪浪浪;我们在八佰伴逛逛逛;我们在海洋城吃吃吃。在城外:我们在小浦银杏长廊拍拍拍。

▲长兴银杏长廊


我们在水口杨梅节摘摘摘;我们在新四军纪念馆学学学.......我爱“大”长兴,“大”长兴更爱我,吼吼吼~等你来玩!

▲夜空下的明珠路


@小黑虹

 我住在长兴,忆古惜今展鸿图,太湖明珠永长兴。长兴是国际花园城市,是全国十佳生态休闲旅游城市,是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长兴美,“金沙泉畔涤浮华,顾渚紫笋品芳茗”,美就美在看不尽的碧水荡漾;“银杏古廊史长河,金钉化石历千秋”,美就美在走不尽的文化古迹;“太湖似镜银鱼跃,青梅板栗垂涎滴”,美就美在尝不完的特色美食。悠悠太湖水,冉冉紫笋香!寻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在长兴!

▲长兴夜景



 安吉,绿水青山里的慢生活 


@小优秀

不管是在哪座城市,都有太多人在抱怨工作压抑、生活沉闷、一成不变,

总想着逃离去别的城市。

不管你对它的感情如何,安吉就在这里,用大气和沉默接纳所有的评判。

有人赞美,有人摇头,但是我想更多生活在安吉的人会说:“我在安吉挺好的”

▲其实,安吉烧饼臭豆腐、南门生煎、天荒坪烧烤、皈山汤团、粉丝煲、梅西捞面..,一样好吃


安吉,幸福的生活通常是从一笼汤包或一盘生煎开始。

在街边,或在简陋的小店里,任它的美味冲散昨夜的疲惫,精神抖擞地开始新一天的生活。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也依然幸福无比。

▲这是个有故事的青石板


安吉这个古城,慢生活便是我们的特色。在昌硕故里漫步,驻足文化殿堂;在大年初一脚踏青石板,浓浓的古典小镇味道让人宁静,享受悠悠慢时光。

所以,从不羡慕北上广,我在安吉挺好的!



@小调皮

我知道我家在安吉一个普通的小村庄。
住在里面,夏天可以下河钓鱼抓螃蟹,冬天爷爷会做吊弓抓一些兔子野鸡和一些我不知道的野味。我小时候养过野兔,这都是奶奶抓给我的。
我爬树,摘野果吃。
我下河,抓鱼螃蟹吃。
我下田,抓泥鳅吃。
我上山,野梅子酸的你掉牙。
当我到北方读书,和同学分享小时候的故事,城里的孩子会很羡慕我的童年。
住在这里,很安静。
夕阳西下,春耕秋收。
也许除了爷爷奶奶70岁了还得上山做事,也许除了前段时间奶奶从因为做事从山上摔下来骨折住院。

我真会觉得这是世外桃源。



 开发区,满满皇家气息 



@又有

我们这里有首家上市企业永兴特钢、还有卖的奶茶可以绕地球好几圈的香飘飘等企业300多家,大气威武!


@思思

不仅经济发达,而且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芦山村是“春秋第一相”管仲的居住地,唐代诗人张志和的名句“西塞山前白鹭飞”,写的就是高铁站边西塞山的独特美景。


▲绿草茵茵,白鹭飞



 度假区,南太湖畔是我家



@倪妮

其实,只有生活在南太湖景区的人才知道,走马观花是看不到美景的,真正的美景,是所有静下心来感受的韶华。


@南屏晚钟

南太湖确实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半小时骑着电瓶车可以去城里想去的任何地方,然后环境也不错啊,楼不高但很新,路很宽很平,公园呀小山呀风景都不错。

▲图片来源于网络,感慨青春


@葬爱家族

夏天,晚饭后,吹着太湖边的风,吃着奶奶刚做的糕点,是我最惬意的时候。如今,远在外地求学的我,父母也因为做生意而离开了家乡。那写,承载着我所有的梦幻和美好。我的好友告诉我,幼时和奶奶在家门口种过的一课玉兰树,今已亭亭如盖。

枕着吴兴的汽笛声入睡

在南浔的晨钟里醒来

在长兴早晨热闹集市谈天说地

在午后被窝里召开卧谈会

HUZHOU,请继续你们的感慨


生活步调较缓和,

人之间的摩擦自然变少,

这样的湖州,

你可欣喜?


部分来源:团聚湖州、知乎及网络

感谢供稿的谢宝宝、小黑红、涵涵和小英等微友




《吴越幽默笑话》——21.村妇三斗风流秀才

 

过去有一个秀才,有一天骑着高头大马到乡村去游玩。路过一地,他看见一个美貌的村妇在河边淘米,村妇淘好米站起来刚要跨进屋时,那风流秀才雅兴大作,急忙喊住村妇:“大嫂慢走。” 村妇听到有人在喊她,便也停住脚步。那秀才一脚跨在马鞍上,问村妇:“大嫂,你看我上马还是下马?”这位大嫂正好拎着淘箩,一只脚已经跨进门槛,随口回敬他一句:“你看我是进屋还是出屋?”秀才一听,目瞪口呆。心想城里厢这样的女子也不多。

 

他正想上马赶路,突然感到嘴巴干渴想吐痰,“嗯”的一声,痰没吐出,又想了一句,赶紧喊住那妇女说:“大嫂,你看我咳嗽一声,是吐痰还是吐唾沫?”那位村妇灵机一动,便往地上一蹲说:“你看我拉屎还是拉尿?”秀才一听,又无言对答,只好灰溜溜地掉转马头回家了。

    

秀才回到家里困不安耽,吃饭不香。心想,我连一个村妇都不如,还能再考什么功名。他不甘心,决心再去试她一试。过了几天,他特地又赶去拜访这位村妇。见到村妇后他说了几句恭敬话,就向这位村妇道别,表示他这次是专门来赔礼道歉的。村妇也故作客气把他送出村口。秀才看见前面一座桥,便信口拈来朝那村妇说:“大嫂,有木也是桥,无木也是乔,去掉桥边木,加女变为娇。”回头一招手喊:“娇娇来呀!”那村妇被秀才这么欺侮,火气大作,也回敬说:“有米也是粮,无米也是良,去掉粮边米,加女变为娘。”对秀才大喊一声:“我的儿子啊,快来呀!”秀才一听,知道不是村妇的对手,就催马便逃。

    

    注:流传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里塘乡一带,采录时间:1987年7月。讲述者:郑金吾,男,时年64岁,初小文化,里塘乡后羊村人。


《吴越幽默笑话》2016年10月出版,沈鑫元编著


湖州旅游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