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美食散记

江汉挂职记2018-10-10 16:43:39



清明漫步

在一菜一味中追寻




食    图






品   文


食物,是最有地域风格和特色的标识。

闻到一种味道,品尝到一种美食,或许就能明白身处何方。

在大江大湖的大武汉,这些充满江湖市井的美食就隐藏在背街小巷中,属于早起匆匆的食客,属于夜晚未归的行人。早点和宵夜,或许就是当年码头文化的最好传承。

我所居住的街道,有一条著名的美食街,雪松路美食街,被戏称为“宵夜的窝子”,或者“好吃街”,戏谑中代表着对美食孜孜不倦的追求与热爱。

第一次来到美食街,是在白天,跟随城管和环卫所的工作人员。早晨的街道,就像宿醉后的酒客。油腻肮脏。一夜的喧嚣过后,没有满地狼藉,却能看出长时间的油烟腻在街道上,略显凌乱的垃圾桶,还有辛苦打扫的环卫工人。难以想象,清晨的美食街是这样一种景象。

第二次来到美食街,是在夜晚。黑夜就是最好的化妆师,点点的灯光,招摇的广告牌,摩肩接踵的人群,绵延不绝的长队,无不掩盖了清晨看到的一切不美的东西,人声鼎沸中,才是美食街应当有的模样。

第三次来到美食街,并没有选择吃龙虾,而是吃了一家名为“海陆空”的餐厅,主打是各种海鲜,不同于南方原味的蒸煮,这里更注重味道的把控,海鲜只是辅料,吃的仍然是传统含式菜肴,鲜咸,微辣,蒜蓉的使用,更加丰富了食物的口感和层次,进阶版的蟹脚热干面,肉嘟嘟的蟹脚竟然成为了热干面的配菜,不用咀嚼蟹壳,对于我这样的懒人,确实方便很多。

其实美食街最知名的油焖大虾、蒸虾似乎还不到时候,虽然被好吃的食客从3月底就开始端上了餐桌,然而剥开一看,大大的虾壳里,虾肉并没有饱满,却依然挡不住人们的热情。传统中美食与季节的相适,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在四季只剩下冬夏的光景,显得那么不合时宜。只要人们有需求,就阻挡不住成群结队的小龙虾从各种养殖的水塘爬到人们的餐桌。

对于我来说,湖北菜是伴随成长的味道,是母亲私房菜的味道。鲜、香、咸、辣、酸、甜,不同的味道在母亲的操持下,变成了餐桌上的一道道美味。而武汉的味觉记忆,主要来自于早餐,幼时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汽车颠簸,来到武汉就是为了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在饥肠辘辘中,依靠丰盛的早餐驱散舟车劳顿。记忆里,三鲜豆皮、热干面、汤包、牛肉粉、糊汤米酒等等,来自于老字号的传承,也构成了我的味觉记忆。

这次重新到武汉,令我惊喜的是,在食物上,没有一丝的陌生感。血脉里对这份土地的认同,很快变成了吃嘛嘛香的快乐。连食堂师傅的手艺都觉得比北京的师傅要强上不少,更符合记忆里对美食的印象。早上的牛肉粉、热干面,中午的油炸鱼,还有各式炒菜,虽然样数很少,但都足以吊起我对每一餐的向往。

其实,脱离情怀,脱离这片土地,去谈美食,永远写的空泛。大江大湖九省通衢的地位,赋予了武汉美食更多的包容感。在这里,面食、米粉、米饭都能交融共生,“水陆空”的各种美味都能打上这个城市独有的印记,再配上鱼米之乡特有的藕、鱼、泥蒿、菜薹等本地美味,酸甜苦辣咸,蒸煮烹炸炒,都在这个大码头上,被来来往往的老餮们用一种市井的方式去品味,没有阳春白雪,也谈不上下里巴人。

正如同滚滚东流的长江,带来了,带走了,留下了。


长按关注我们吧